五六九、干呕-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六九、干呕

    我快速地来到厨房,将饭菜热好,直接端到了沙发旁的茶几上。

    康警花闭目养神静静地躺在沙发上,似乎已经睡着了。

    我轻声唤道:阿花,饭菜热好了,快起来吃吧

    康警花蹙眉翻了个身,仍是不愿意睁开眼。我又说道:阿花,听话,起来吃点饭再睡。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身体吃不消的。

    她明显地不乐意起来,闭目蹙眉说道:你先放在那里,等会再吃。

    阿花,听话,你先吃饭,一旦睡着了,饭就吃不成了。

    你烦不烦啊除了吃就是吃。康警花虽然嘴上埋怨着,但还是听话般地坐了起来,拿起筷子,看了看饭菜,突然又皱起了眉头,过了几秒钟,她突然用另一只手紧紧捂住嘴,呕呕着跑向洗手间。

    毁了,这是又开始吐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康警花生病了我心中存着巨大的问号,紧跟着她冲进了洗手间。

    只见她趴在马桶上,不停地呕吐着。我急忙俯下身子,轻轻地敲着她的背,缓解一下呕吐给她带来的痛苦。我看了看马桶里边,并没有康警花的呕吐物,原来康警花一直是在干呕。

    我边敲着她的后背边担心地问:阿花,怎么会这样,你到底是怎么了

    康警花边低头呕吐边不耐烦地回道:我怎么知道呕

    阿花,实在不行,我们就去医院吧

    现在都几点了,去什么医院不去。呕

    看到康警花干呕的很是厉害,我心疼无比,她又不愿意去医院,我只好不停地轻敲着她的后背。

    足足过了几分钟,康警花才站起身来,将手脸洗净之后,人虚脱的似乎走不动路了,我搀扶着她回到沙发上。我刚将碗筷端到了她的手边,她连理也不理,一下子又躺在了沙发上。

    阿花,快点吃饭啊

    我吃不下,一点食欲也没有。

    不吃饭怎么行你多少也要吃一点。

    我真的不想吃,你不要烦我了好不好让我躺一会儿。

    阿花,你听话,多少吃一点儿。

    看到饭菜就反胃,我真的吃不下。

    那你想吃什么

    康警花躺在沙发上,合眼休息了一会儿,才幽幽地说:大胆,你去给我做碗酸辣汤吧,我想吃点酸的和辣的。

    我听她这么说,顿时放心了不少,最起码康警花还想吃点东西了,虽然是汤,但总比什么也不吃要强的多。

    我立即跑到厨房做起酸辣汤来。山西老陈醋和四川红辣椒放了不少,浓浓的酸味和辣味使我接连不断地打了好几个大喷嚏。

    我做了满满一大海碗酸辣汤,端到了沙发旁的茶几上,康警花闻到酸辣味之后,没有等我催她,她就自己一骨碌爬了起来,闭着眼睛用鼻子对着酸辣汤深深吸了几口,神态很是享受。

    当她睁开眼睛之后,又蹙眉对我说道:你快把其它的饭菜拿走,看着就反胃。

    奶奶的,这丫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只喜欢酸辣汤,对其它的饭菜这么厌恶,难道她得了厌食症了

    我将其它的饭菜收走后,康警花才开始喝起酸辣汤来,看她喝的津津有味,身心陶醉的样子,似乎又不像是厌食症,这t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康警花将那一大海碗酸辣汤喝完之后,面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人也精神了不少。

    阿花,你现在还难受吗

    不了,现在感觉很是舒服。康警花身体不难么难受了,说话也轻柔了起来,不像刚才那般不耐烦地样子了。

    我呵呵而道:阿花,你猜我今天干什么去了

    你不是去看车了吗

    嗯,我不但看了,还买了。不但买了,我还开回来了。嘿嘿。

    买了个什么车

    你猜猜

    你的钱连同我给你的也就十万多点,十万多点的车太多了,我上哪里猜去

    嘿嘿,阿花,你先猜猜我买的是什么颜色的车吧

    黑色的。

    不对。

    灰色的。

    也不对。

    白色的。

    不对。

    银灰色的。

    不对。

    蓝色的。

    更不对。

    到底什么颜色的你一个大老男爷们不会买个红色的吧

    嘿嘿,这次让你猜对了,我还就真的买了辆红色的。

    啊你真买的红色的啊

    嗯,那当然了,嘿嘿。

    康大胆,你还有点审美观点没有你是个男爷们,你开辆红色的车多不雅观啊

    有什么不雅观的红色的代表我们的事业红红火火,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爱情也是红红火火的。

    康警花听我说到这里,神情也不那么着急了,面含笑意地问道:一辆红色的什么车

    你猜。

    爱说不说,人家刚刚好受点,你却让人家猜个没完,不猜了。

    嘿嘿,阿花,我告诉你,我买了辆红色的小qq。

    啊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