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五、最终去了医院-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七五、最终去了医院

    康警花思忖再三,终于下定了决心,说出了我最担心也最害怕更加不愿听到的那两个字。

    我们去做流产吧。

    听到她这句话后,虽然我已有了些思想准备,但当流产二字从她嘴中说出来后,我的脑袋仍是止不住地嗡的一声。

    阿花,真的要去做流产吗

    嗯,我已经考虑好了,必须得去做。

    突然,我心中生出一股巨大的怨气来,忍不住生气地大声说道:凭什么呀孩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是我们两个人的,你说流产就流产啊

    你嚷嚷什么我这不是和你协商吗

    我不同意。

    我吼完之后,赌气离开沙发,生气地一个人躺在床上,将康警花一个人撇在了沙发上。

    过不多时,我听到康警花压抑的哭声,我正在气头上,也就没有搭理她。

    又过了一会儿,康警花的哭声大了些,我有些放心不下了。

    再过了会,康警花依旧在哭,我肚中的怨气跑的无影无踪了,剩下的除了心疼就是牵挂。但我仍是不想放弃自己的想法,只好咬牙狠心和她冷战下去。

    如此又过了几分钟,看到康警花仍旧啼哭不止,我再也无法和她冷战下去了,从床上爬起来,悄悄来到她的身边坐下,柔声劝道:阿花,不要哭了。

    她边哭边生气地说:我已经和你说得很明白了,你就是不听,你以为我想去做啊这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嘛。

    看她凄凄哀哀的样子,听着她的泣血之语,我心疼地把她揽进怀里,柔声对她说:不要哭了,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听我这么说,她忽地止住了哭声,静静地趴在我怀里,过了几分钟之后,她缓缓抬起头来,满脸的泪水,问我:你同意了

    嗯,我同意了,你就是我的全部,你想怎样就怎样,我听你的。

    听我这么说,她坐起来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又开始愣神发呆了。

    阿花,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吧。我边说边起身去拿外套。

    等我把外套拿过来给她披在身上,她反而不动了。

    阿花,你哭着闹着去流产,现在怎么又不动了

    我再想想,你别催我,让我再想想。

    我晕,这丫是不是又改变主意了难道她又想要这个孩子了我心中顿时高兴起来,急忙坐在旁边静静地等待她最后的决定。

    说真的,从客观出发,康警花说的很对。但人是个感情动物,往往到了最后下决心的时候,反而会变得优柔寡断。此时此刻的康警花就是这样。

    就在我等着康警花做最后决定的时候,她却忽地一下躺在了沙发上,闭目养神起来。

    我不敢打扰她,让她再好好考虑考虑,最好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按照我说的去做。

    就在我满怀希望期盼的时候,却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我仔细一看,康警花竟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奶奶的,这丫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伸手把她推起来,但又于心不忍,只好悄悄站起身来,到床上取过毛毯来,轻轻给她盖上。

    我躺到床上,但没有丝毫的睡意,一双小眼盯着屋顶,大脑却在天马行空地思考着。

    自从知道康警花怀孕之后,我突然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又沉又重,从来没有过的责任感压在我的心坎上,使我瞬间成熟了起来,感觉自己是个地地道道的大人了。

    康警花对我一心一意,我也要对她一心一意,再也不能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了,将家庭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深深地装在心中。

    康警花已经说了,最迟过了五一节之后,我们就结婚,人一旦成婚,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大人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么胡作非为了。

    在床上躺着这么天马行空地想着,时间过的飞快,不知不觉中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我悄悄从床上爬起来,康警花依旧在沉沉地睡着。

    我刚想返身再回到床上,只听康警花说道:走吧,我们现在就去。

    到哪里去

    到医院去,去做流产。

    阿花,你考虑清楚了

    嗯,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

    她边说边起身穿上外套,唯恐自己又再变卦,不管不顾地快速向外走去。

    我只好麻利地穿上衣服,紧跟在她的身后。

    进了电梯,我仍是不甘心地问道:阿花,你真的考虑好了

    嗯,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再和我谈论这个问题了,就这么定了。

    我晕,这丫刚才是睡觉还是在考虑问题怎么态度变得这么坚定了

    我挺着满肚怨气噘着嘴陪康警花去了医院做了流产。

    康警花做完流产之后,脸色苍白,人憔悴了很多。那个慈祥的中年妇女大夫很是负责任地叮嘱我:回去后要按照坐月子的标准伺候你对象,按照我的交代按时给她服药。

    我不停地点着头,一一记在心中。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