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八、沉默了再沉默-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七八、沉默了再沉默

    我来到客厅,刚想把手机放下,突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冼性感打来的。

    接还是不接如果接的话在哪里接在屋里接,稍有不慎就会引起康警花的不痛快;跑到外面去接吧,那岂不就成了欲盖弥彰,让康警花怀疑了更加不好。

    不接吧,冼梅那边又无法交代,操,老子左右为难了起来。

    正当我踌躇不决到底是接还是不接的时候,康警花说道:大胆,你怎么回事来了电话怎么不接啊

    哦,我这不正准备接嘛。

    我边扯着谎话边按开了接听键,事已至此,只好在客厅里接听了。在客厅里接听,离康警花还有一定的距离,阿梅在手机中说的话,康警花应该不会听到的。

    刚开始按接听键时,我心中有个冲动,直想跑出门外去接阿梅的电话,但是那样只能更糟,想来想去还是大大方方、自自然然地在屋里接的好。只要说话慎重些就行了,绝对不能让康警花起任何疑心,她现在可是重点保护对象,说什么也不能让她不高兴,否则,我后悔都来不及,现在康警花毕竟是重点中的重点。

    喂,谁啊我故意这么问,不这么问不行,我这是说给康警花听的。阿梅那边现在是次要的了,老子可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了,不然等待老子的就只能是抓瞎了。

    我,是我,连我的电话也看不出来了

    哦,是你啊,我刚才没有注意,嘿嘿。老子现在连阿梅两个字也不敢说了,混到这一步,实在是惨不忍睹,都是自作自受,出来混早晚要还的,d真是郁闷至极。

    大聪,你不会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阿梅的声音有些不高兴起来。

    我知道,嘿嘿,我知道的。我不着边际地这么说着,心中暗道:阿梅,对不起了要怪只能怪你打电话的时机不对。

    阿梅沉默了起来,估计她已经很是寒心,愈加伤心了。阿梅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缓缓地轻声问道:大聪,你怎么又没有回家

    我靠,阿梅这丫这是在哪里难道她又去了我租住的地方如果真是这样,那该如何是好

    阿,你现在在哪里我差点就喊出了阿梅二字,突然意识到床上躺着的康警花,只说了个阿字,后边的梅字硬生生地给憋了回去,憋的老子浑身难受,险些连臭屁也给憋出来了。

    我现在就在你的楼下,刚上去敲门敲了半天,没有动静。阿梅说着说着,语气中充满了埋怨,鼻音重了起来,这丫似乎又掉开眼泪了。

    哦,我没有回去,我在外边。

    你现在在哪里

    哦,我在外边,你找我有事吗没办法,旁边有康警花,我不得不狠下心来,语气生硬地对阿梅这么说。

    哼,我现在问你,你到底在哪里阿梅的声音比我的声音更加生硬起来,让我心中突突直跳,害怕无比。

    我我在我故意含糊不清地说着,犹犹豫豫着也没有说出什么来。

    行了,你不要告诉我你在哪里了,我也不想知道。阿梅很是生气地说着,我仔细辨听着她的声音,唯恐爱哭的阿梅在电话上哭起来。但阿梅似乎比以前坚强了很多,刚才浓重的鼻音没有了,话声中竟然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哭腔,这反而让我有些很不适应。

    电话中又是一阵沉默,这次不再是阿梅一个人沉默了,而是我和阿梅都沉默了起来,这次沉默的时间更加长了些,压抑的似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沉默之后,又是阿梅主动开口说话了:大聪,你现在有空吗

    干嘛我心中狂呼对不起,但语气仍是生硬的很。

    我干嘛二字吐出来后,明显地感到手机那边的阿梅猛地一愣,怔怔地发起呆来。似乎她就站在我的面前,眼泪汪汪地正不解地看着我。我心中一酸,眼眶迅速无比地湿润起来,急忙使劲眨巴了眨巴小眼,才没有让眼泪流下来。

    阿梅长叹了一声,话到嘴边似乎不想说了,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又是一声无奈的叹气,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这才幽幽地把想说的话说出来:大聪,我今天很是高兴,我爸爸又官复原职了,我我想和你一块坐坐

    哦,这是好事啊,祝贺冼伯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呵呵。听说阿梅她爸又官复原职了,我心中一高兴,竟然呼出了冼伯伯三个字来,估计康警花听的一清二楚。我心中一揪,更加不安了起来,悄悄看了一眼康警花,只见她躺在床上,正在闭目养神,兴许阿花没有听清楚吧我心中自安自慰地一小宽。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