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八二、做牛做马照顾她-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八二、做牛做马照顾她

    吃完晚饭,我煞有介事地把康警花叫到身边,郑重地和她谈了起来。

    阿花,你说身体重要还是工作重要

    都很重要。

    将双热倾注到工作上,本无可厚非

    等等,什么是双热

    哦,双热就是热血和热情,我很困,老是打哈欠,嘴头子不够用的,只好简化了来说。

    康警花抿了抿嘴想笑,但看我郑重其事的样子,只好忍住了。

    此时我的确困的要命,半真半假之下倒成了真的了,不但哈欠连连,就连熬夜熬的通红的眼睛也有些睁不开了,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当然了,眼泪是不停打哈欠才流的。但我的乞求表情做的很足,又加上确实心疼康警花,担心她一旦上班后,会真的落下病根。如此真兮假兮地交织在一起,连老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康警花明显地动容起来,变得犹豫不决了,低头沉思起来。

    趁热打铁,我决定再加加温,不然,我的努力就会白费了。

    阿花,你真的不能去上班。你上班光坐办公室,我不阻拦你。但你的工作性质是风里来雨里去地到处奔波,一旦落下个什么病根,那就麻烦了。到时候,你不但无法正常工作,也会让我无法安心上班。你落下病根,就得长期在家养病,照顾你的只能是我,我还上不上班了

    康警花抬起头来看着我,眼神里有了一些惊慌,阿门谢天谢地我说的这些话终于打动她了。

    阿花,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你不但无法正常工作,我也得请长假,在家里照顾你,我们两个的事业都会受到严重影响。

    那你说怎么办

    听她这么问,我心中狂喜之下,又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哈欠催动的眼泪都流到嘴里去了。

    阿花,长痛不如短痛,这次你就听我的,安心在家修养一段时间,将身体彻底调养好后再去上班,这样你就不会落下病根了,我也能安心去工作了。

    康警花怔怔地看着我,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眼神里明显地写满了赞同。我伸手抓住她的秀手,边疼爱抚摸着边更加动情地说:阿花,昨晚我上电脑去查的时候,你也看到了,坐月子的女人一旦受风受凉,很容易得类风湿关节炎,一旦得上就完了,手指和脚趾都会变形的,那些照片你不是没有看到,太太恐怖了。

    她听到这里,突然惊恐地将双手抽了回去,紧紧地相互又搓又攥,两只脚也不由自主地使劲并了又并,真担心会得上那种手指脚趾都变形的类风湿关节炎。

    大胆,你不要说了,我知道怎么办了,我听你的。

    她急促地说完,忽地站起身来,走到床边拿起手机拨打了起来。

    我心中大喜狂乐,奶奶的,一番努力没有白费,终于开花结果了。

    为了以防万一,我快速地走到阿花的身边,竖起小耳朵仔细听着。

    康警花对着手机说道:何队,你好我是小康。

    哦,小康,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何队,我我想再和你请一段时间的假。

    啊怎么了还是身体的原因吗

    嗯,何队,我本想明天就去上班,但恢复的不不是很理想。还还要再修养一段时间。康警花说到这里,脸色通红,一是她不太会说谎,二是请假使她难为情。我急忙对她做了个手势,示意她按我说的去做。

    哦,小康,你不要急着来上班,你安心在家调养,啥时候好了啥时候来上班。

    嗯,何队,谢谢你了

    小康,等哪天有空,我们去看看你。

    何队,不用,你们不用来看我,等我好了后立即去上班。

    那能呢,等忙完手头这个案子,我和霍飞他们就去看你。

    何队,不用,真的不用,队里那么忙,我不但帮不上忙,更不能再牵扯你们的精力了。况且况且我现在回到老家养病了。

    啊小康,你回老家了

    嗯,我回老家了。

    哦,那好吧,小康,你就安心在老家调养一段时间,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来上班。

    谢谢何队

    等和何队通完话后,康警花的神色还处于极度不安之中,额头都冒汗了,脸色尴尬地通红,她气恼地把手机扔下,忽地掉过头来,狠狠地白了我一眼,生气地嘟噜起来:都怨你,要不是你也不会有这一出,害的我和何队撒谎请假。

    我嘿嘿地笑了起来,这丫真的不会撒谎,一撒谎感到很是难为情,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她就恨不得一下子把手机给抛出去。

    阿花,你不要懊悔了,更不能生气,都是我的错。为了惩罚我,这段时间,我做牛做马地照顾你。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