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八三、夫妻相-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八三、夫妻相

    当夜我咬牙硬撑到晚上十点就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又在康警花的一再要求下,我只好上床睡觉。

    这一夜,康警花没有掉床,但我却掉床了。这是打我记事起首次掉床。

    第二天天明的时候,是康警花把我叫了起来。

    我睁眼一看,自己却是将被子紧紧捆在身上躺在了地下。

    大胆,你还说我掉床呢你看你躺在地上睡的那个香啊,抱你上床抱不动,叫了半天才把你叫醒。

    我很是诧异,这t是怎么回事想来想去估计是昨晚我怕碰着挤着阿花,让阿花睡在了床的中央,而我自己却是睡了个床边边上,又加上一天一夜没有合眼,实在是困极了,这才不知不觉中掉在了床下。

    我边爬起来边对康警花说明了我掉床的原因,没想到她嘿嘿直笑。

    阿花,我说的不对吗你笑个啥劲

    嘿嘿,大胆,我给你说,夫妻之间呆的时间长了,就会变得越来越具备夫妻相。这包括长相、肤色、生活习惯和饮食习惯等等方面。

    啊还有这么一说

    当然了,不相信啊不相信你怎么会掉床呢

    我不是把掉床的原因告诉你了吗

    嘿嘿,你说得那个原因不准的,我说的才准,你掉床是被我传染了,原因是夫妻相造成的。

    阿花,就按你说的夫妻之间呆长了,什么长相肤色习惯啥的越来越像,我也不能光随你掉床这习惯吧长相肤色是不是也该随你了

    呸,你看你这副尊容,还想像我你做梦去吧。

    你刚才不是说夫妻越呆越具有夫妻相吗

    嘿嘿,别耍贫嘴了,快去做饭吧,我可是饿极了。

    奶奶的,这丫说的我一愣一愣,难道这掉床的习惯她真的传染给我了

    吹过早饭后,我跑出去又买了些生活必需品。

    回到家后,突然意识到我的手机从星期天晚上就关机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开机。

    急忙将手机打开,随即就传来了不停地叫声,都是短信提示音。看了看曾经给我拨打过电话的短信提示,其中有盛雪、高亭、花小芬还有其他几个分理处的同事,最重要的还有李感性的来电显示。

    从头翻到尾,竟然没有阿梅的任何短信消息,在我停机期间,她既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也没有给我发过短信。

    我的心情灰暗到了极点,难道这丫真的生我的气了奶奶的,这可咋办

    这段时间,我的的确确是冷落了阿梅,但除了冷落她,老子实在找不出其它的招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一阵巨大的惆怅愁绪袭来,忍不住想要长叹,刚刚做足了长叹的预备姿势,忽地看到旁边不远处的阿花,急忙停止了继续要长叹的动作,将胸中之长气使劲下咽,下咽之气和上吐之气发生激烈相撞,导致岔气,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大胆,你这是咋的了

    咳咳,没事,没事,咳咳。

    我急忙端起一杯水湿润了湿润喉咙,这才止住了剧烈的咳嗽。

    奶奶的,昨天鼓励康警花继续请假时,老子曾经说过长痛不如短痛,既然我和阿梅无法开出红花更无法结出硕果,那就真的长痛不如短痛了,既然她生气不给我打电话和发短信,那我也只好销声匿迹默不作声了。

    盛雪等几个分理处的同事,虽然给我打过电话,我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决定不给他们回电了。但李感性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李感性的电话不得不回。她一般情况下不会找我的,一旦找我都是大事。

    我急忙拨通了李感性的手机。

    但她没有接,却是给我发来短信:大聪,我现在正在开会,开完会后我给你打过去。

    奶奶的,当领导干部除了文山就是会海,操,就为了这让人厌恶至极的文山会海,也不能当什么jb领导。

    老子自从到了城东分理处之后,虽然上了短短的几天班,但被无休止的会议折磨的筋疲力尽,对开不完的会深恶痛绝。

    吃中午饭的时候,李感性给我打来了电话。

    大聪,我这刚刚散会。

    杏姐,这都十二点半了,你才刚刚开完会啊

    嗯,这几天很忙。对了,我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你怎么关机了

    哦,我手机没电了,嘿嘿。

    你撒谎从来不脸红是吧

    怎么了杏姐

    还怎么了星期一的时候,我见到盛雪了,她说你请了半个月的长假,说你得了急性肠胃炎,是不是真的

    我肚中气急败坏地骂道:d,盛雪这个熊娘们儿嘴头子怎么这么长老子星期天晚上和她请假,星期一她就和李感性说了,这不是让老子找难看吗我日。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