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九〇、醋的伤心酸的欲绝-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九〇、醋的伤心酸的欲绝

    第二天是星期一,我六点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做了康警花和我都最爱吃的炸酱面。

    吃过早餐后,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康警花又多穿了一身保暖内衣。我从挂衣橱里找出了她的绒毛围巾和一双手套。

    大胆,我多加了身保暖内衣就行了,这都什么时候的天了还戴围脖和手套

    阿花,听话,这不是以防万一嘛,你戴上后我也就放心了。

    康警花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顺从地戴上了围脖和手套。我们两个这才双双出门。

    我开着c女红小qq先把康警花送到了刑警大队,这才慢慢蠕动到了上级行。

    d,上级行办公楼前的空地上停满了车,老子到处踅摸了踅摸,最低档次的车也在十一二万元以上,只有老子的小qq停在那里最为抢眼,显得煞是鹤立鸡群。

    老子本就没有什么虚荣之心,更没有什么攀比之念,鹤立鸡群就鹤立鸡群吧,反正老子心安理得,满不在乎。

    我拔步向门厅走去,碰到了几个原先办公室的同事,相互之间热情地打着招呼。

    突然,一辆轿车开到了办公楼门厅的前边,紧贴着台阶停了下来。

    一个穿着紫红风衣的女子下了车,手里提着一个红色的手提包,长发随风飘飘,身材婀娜多姿,浑身魅力四射,似乎把整个办公大楼都映红了。

    我定睛一看,险些晕倒,原来这个下车的女子竟然是霹雳丫温萍。

    我心中顿时狂骂着一句话:是哪个狗日的来送她的

    小眼一道电光射向驾驶座,只见一个皮肤白的晃眼,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的男子也从车上下来了。

    d,rtnnd,这个男子似乎二十七八岁,一看这狗日的外表就t是个学者。

    老子此时小眼中的电光似乎变成了一道烈火,这是一道见谁灭谁的烈火,足以焚毁烧掉眼前的一切。

    只见霹雳丫转身对那个年轻学者微微一笑,那个年轻学者也是温柔一笑,对霹雳丫说道:下午下班的时候我再来接你。

    霹雳丫点了点头,转身向办公楼走去。

    我喃喃地看着霹雳丫的背影,心中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让我嘴头子都颤抖了起来,而且是越颤抖越厉害,嘴头子上的神经似乎已经失去了功能。

    奶奶的姥姥的,这种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心似刀绞,感觉眼前阵阵发黑,似乎天要塌下来了。

    在我小眼烈火的注视下,那个年轻学者儒雅又优雅地上了车,缓缓驶离潇洒地走了。

    我整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就像钉在了地上一样无法动弹,更不愿相信刚才看到的一幕,企盼是梦但又不是梦。

    我想放声大哭,我想哀号咆哮

    老子这是怎么了一种心底之声传到大脑,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告诉我:老子这是吃醋了,而且几乎要把我整个人都酸的腐蚀掉了。

    理智又告诉我:吕大聪,你还有资格吃醋吗你已经没有资格了,一点儿资格也没有了。你现在有了康警花,就要专心致志地爱康警花。你已经不属于霹雳丫了,人家霹雳丫更不属于你了。你吃醋也是白吃,你把世界上所有的醋都喝光了,也是无济于事。

    理智清楚明白地告诉我不能吃醋,应该衷心地祝福霹雳丫,祝福她一生一世幸福美好,不要再受到任何的伤害,让她高高兴兴度过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

    想是这么想,这只是理智地想。但老子发自心底的想法,则是想一头撞死,最起码也要在地上鬼哭狼嚎地打滚,滚它个黑天昏地,滚的体无完肤,滚的再也起不来才好。

    这时,有人从后边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扭头一看,原来是赵俊男赵主任,他呵呵一笑对我说:大聪,你这也是来开会的吧

    嗯是的,我也是来开会的。

    大聪,你怎么了眼圈红红的,你怎么哭了

    啊没有啊,可能可能刚才被风吹的。我边说边抬手抹了抹小眼,果然泪水斑斑,奶奶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流的泪。

    哦,走啊,我们一起去开会。

    好,走。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举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盛雪打过来的。

    赵主任,你先上去,我接个电话。

    好,那我先上去了。

    嗯,我接完电话就上去。

    我按开了接听键。

    小吕,你到上级行了吗

    我到了,刚到楼下。

    嗯,这样就好,我还担心你忘记了呢。

    听她说到这里,我心中忽地升腾起一股无名之火。都是盛雪这个臭娘们让老子来开会,不然,老子也不会看到这最令老子伤心欲绝的一幕,都怨盛雪,都怨盛雪这个死臭娘们,d。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