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九一、海啸般的刺激-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九一、海啸般的刺激

    老子越想无名之火越大,口气也不客气起来:盛主任,这个会是不是应该一把手来开

    嗯,是的,会议通知上是要求一把手到场的,但今天有个重要客户来拜访我,我实在抽不出空来,你作为副主任去参加也行。

    什么行要求是一把手参加,我又不是一把手,你为什么把我派来

    估计盛雪被我搞糊涂了,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我的怒火越来越大,几近疯狂的状态,对着手机大声吼了起来:上级行明明要求你这个一把手来开会,你凭什么让我来参加凭什么呀

    小吕,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没怎么。

    小吕,文件上是要求一把手去参加会的,但前边有尽量两个字。也就是说,一把手尽量到场,我这不是有事才没法去嘛,你作为副主任去参加也没有什么不可的。

    老子此时变得就像一个火药桶,口不择言地怒吼:我告诉你盛雪,你不执行上级行的决定就是不对,你作为一把手带头违反纪律更是大错特错,你就不该让我来参加这个会。

    我气急败坏之下,竟然不再称呼她为盛主任了,而是直呼其名,摆出了一副吵架的姿态。

    吕大聪,你今天到底怎么了盛雪也恼火了,也是直呼起我的大名来了。

    我没怎么,我就看不惯你这样安排。

    我这样安排没有错啊。

    怎么没有错了你让我来就是犯了天大的错误,是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吕大聪,你今天受什么刺激了你到底怎么回事啊

    盛雪被我气的也吼了起来,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老子就是受刺激了,还受的是海啸般的刺激,怎么着了

    吕大聪盛雪被我气的只喊出了我的名字,后边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我忽地一下就挂断了手机,气急败坏地举起手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啪的一声将手机摔了个稀巴烂。

    我怔怔地看着散落在地的手机碎片,无名之火似乎消退了很多。

    我双手使劲拢了拢头发,又使劲搓了搓脸颊,感觉自己真得快要崩溃了,抬头看着高高耸立的办公大楼,小眼中又不争气地流下泪来。

    傻儿吧唧地过了几分钟,我才稍微平静了下来,又低头看着地上的手机碎片,手机卡已经被摔了出来,就在我的脚前,似乎很是委屈地流着泪看着我。

    我突然意识到我刚刚摔碎的这个手机是冼梅给我买的,心中一阵巨大的绞疼,大脑一片模糊,有些站立不住摇摇欲倒了。

    我摔这手机不等于把冼梅的情意给摔了吗要是让阿梅知道了,她该多么伤心。

    我日,我操,我晕,老子做事向来不后悔。老子虽然是个垃圾,但从来都是唾沫钉钉尿尿砸坑的,说出去的话做出来的事从不后悔,但摔这手机老子却悔的想满地打滚。

    虽然是在无意识中摔的,但也是个不可饶恕不可原谅的过失。

    老子这次吃醋吃大了,醋的伤心酸的欲绝,摔这手机没有错,该摔,就该摔的粉碎。但这手机是阿梅给我买的,就为了阿梅的情意,我也不能摔。即使把自己的手爪子摔裂,把手腕子摔断,也不能摔阿梅给我买的东西。

    越想越是懊悔,越想越是纠结,奶奶的,没想到来开这个破会,竟然起了如此恶劣的连锁反应。

    我长叹一声,开始弯腰低身捡起手机碎片来,没想到刚才摔手机时用力竟然如此之大,好多碎片摔得都像米粒一样。为了将功补过,能使自己的心里好受点,我一丝不苟地在地上搜寻着,将所有的手机碎片都捡拾了起来。

    将流着泪的手机卡轻轻拾起来放进了口袋,手捧着手机碎片来到空地边的草坪上。在草坪边上挖了一个坑,神情肃穆,郑重其事地将手机碎片全部放进坑里,仔仔细细地埋好。

    条件不允许,要是条件允许的话,老子直想在这个小土坑上立块碑,以纪念被我摔碎的阿梅给我买的手机。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手机,而是代表着阿梅的一颗心

    我在这个土坑边又默默地蹲了几分钟,心情更是坏到了极点。最后缓缓地站起身来,失神落魄地迈着沉重的步伐,慢慢向门厅走去。

    这失神落魄的症状就是整个人几乎都快变成了行尸走肉,周围的一切都变得灰暗无比,荡然无存。

    我行尸般进入了电梯,走肉般步入了会场。

    此时,会议已经开始了。

    一进入会场,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小眼微瞥,发现坐在主席台上讲话的竟然是李感性,我顿时惶恐起来,急忙灰溜溜地找了个空位坐下。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