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九四、麦田沉思-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九四、麦田沉思

    一路狂奔,到了城边,刚出城郊,忽地想起来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禁不住气恼无比起来,狠狠地砸了几下方向盘。

    为啥老子已经把手机给摔了,现在没了手机,等于与外界隔绝了联系,一旦耽搁了紧急重要的事情,那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急忙拨转车头向市里驶去,老子要抓紧时间去买部手机。

    七拐八拐,左转右弯,累了一身臭汗,才终于找到了一家手机专卖店。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以免日后被阿梅发现了伤心,我决定还是买阿梅送给我的那款型号的手机。

    进去踅摸了几圈,问了问营业员才知道这里没有阿梅送给我的那款型号的手机,那款型号的手机实在是太高档了,高档的这个手机专卖店里竟然没有。

    问人家营业员哪里有卖那种型号的手机,营业员很是老练地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但她的眼神却告诉我,她即使知道也不会告知我的,要买就从这里买,不从这里买问啥啥也不知道。日,这个女营业丫真t的太地道了。

    女营业丫的面部表情做足了十分的热情,接连不断地给我推荐其它款式的手机。

    我真的不想再在市区到处转悠了,心中默念了一句:阿梅,对不起随之决定就在这家专卖店买款平常的手机就行了。

    选来选去选了款2680元的手机,付款的时候,这才想起我的信用卡上只有几块钱了。康警花的信用卡也在我身上,那上边有八万多元钱,这是她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

    老子今天由于吃醋把阿梅送给我的手机摔了,我要是用康警花的钱去买手机,也太不是个人玩意了。

    想到这里,我决定不动用康警花的一分钱。我的信用卡能透支5万元,区区2680元何足惧哉

    将手机卡掏出来装到新手机上,快速启动小qq向城外驶去。

    到了城郊,我将车窗摇了下来。d,这个小qq真的是太t低档了,车窗不是电动的,需要用手去摇才行,操。

    摇下车窗来,春风扑面,心乱如麻的感觉仍是没有丝毫降低。

    心乱如麻,心情烦躁,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喝酒,但现在不是喝酒的时候。自古以来烟酒不分家,既然酒不能喝,那老子只能是抽烟了。虽然老子对烟不爱好,但此时此刻却感到似乎只有在吞云吐雾中才能把心中的烦躁排解掉。

    走不多远,终于看到了路边有个小商店,停下车来,掏钱买烟。

    日,掏钱的时候,才想起钱夹里只有几块钱,而这种小商店又不能刷卡,只能用现金买了。

    操,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也塞牙,老子此时倒霉的连凉水也喝不上了。手握着那仅有的几块钱,买了一盒最便宜也是最劣质的香烟。奶奶的,只能这么凑合凑合了。

    我将车停在路边,走向了麦田。

    达到脚脖的麦苗,随风微微摇摆,似乎无数的小南蛮在向我挥手致意,表示热烈的欢迎。要在平常,老子肯定会吟咏几句诗句,但现在真的没有一点心情。我信步来到麦田中部地带,站在这里,微风扑面,有一种心胸开阔心旷神怡之感,我深深地做了几个深呼吸,对着天空大声嚎喊了几声,胸中的郁闷之气似乎少了很多。

    我坐在了旁边的那一溜土坎上,掏出劣质香烟来点上,边抽边沉思起来。

    直到接连抽了几根烟后,我才进入了平心静气状态,思路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今天的这一切都是缘于看到了霹雳丫,如果光看到她自己,我不会这样。但偏偏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那一幕。那个面皮白的晃眼,戴着金丝眼镜的年轻学者,也就是满江大哥的学生,还t的是个大学助教。

    看到他驾车来送霹雳丫,我就变得快要失去理智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毋庸置疑,这是老子在吃醋。

    但吃醋的背后,我真切地感到我仍然深深地爱着霹雳丫,对她割舍不下。

    老子已经拥有了康警花,为何还对霹雳丫如此割舍不下老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鸟人我是不是太过于博爱了

    低俗点讲,我就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是个贪得无厌的卑鄙小垃圾。高雅点讲,我这个人就是有点过于博爱了。不管是低俗和高雅,性质都是一个样的,那就是贪得无厌,自私自利。任何一个女人都是无法接受这点的。

    我如果不克服掉这个致命的弱点,我不会找到真爱,更无法获得爱情的幸福。再这样下去,对霹雳丫和康警花都是不公平的。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