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九七、流氓眼里尽流氓事-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九七、流氓眼里尽流氓事

    与花小芬的这一番对话,让我的心情稍微好了些。

    我这个人虽然垃圾,但平时是很少生气发火的。与人为善,友好相处是我一直坚持的睦邻原则。

    今天和盛雪闹得这么不愉快,也是赶到了点子上。恰恰就在老子最痛苦最郁闷最烦躁的时候,盛雪这丫早不打晚不打,偏偏在那个点上给老子打来了电话。老子也就控制不住地把她当成了出气筒。

    以盛雪的脾气性格她也绝对当不成出气筒,与其说她是出气筒,倒不如说她是炸药筒更加合适。

    说出去的话做出去的事,想收也收不回来了,除非世上真的有月光宝盒。狗日的周星驰这个浪b,竟然td发明了月光宝盒,给人带来了无限的期望,但这期望是永远也无法实现的,只能让人产生遐想罢了。

    这时,花小芬也把客户调查报告写完了。她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三点,对我说:大聪,我要去附近跑个客户,你去不去

    和盛雪闹得这么不愉快,心情郁闷的我本就不想多在单位呆,听花小芬这么说,我立即点头应诺,和她相继下了楼。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一看到花小芬的婀娜身姿,就不由自主地想起朝思暮想的阿梅来,这丫外貌酷似阿梅,性格好似肥,你让我不对她充满好感都不行。但我绝对不能和她越雷池半步,老子再也不能犯浑了,更不能犯那作风上的错误了,一定要专心致志地去爱康警花一个人。

    花小芬开的是一辆水红色的福克斯,洋洋洒洒地看着像是女人的大姨妈。

    花小芬刚想打开自己的车门,忽地看到了我停在不远处的小qq,很是惊奇地走了过去,围着小qq转了几圈,好奇地问:这是谁的车啊颜色这么红红的真漂亮,就是车的档次有些低点。

    大聪,你知道这是谁的车吗

    阿芬,这车的颜色漂亮吗

    嗯,很是漂亮。

    嘿嘿,现在这样的小qq是不是不多见了

    嗯,前几年这车经常见,现在真的不多见了。

    呵呵,我看的这车也很漂亮。

    大聪,这车肯定是我们单位某个女同事买的,但不知道是谁你知道吗

    我日,这丫怎么就认准是女同事买的了靠,太伤老子的自尊了,我禁不住有些汗颜起来。

    此事不可拖,越拖越坏事。我只好说道:阿芬,这车是我的,是我上个星期刚买的,嘿嘿。

    啊这车是你的不是在开玩笑吧

    这有什么可开玩笑的真的是我买的,280元,我就是买了个代步工具,嘿嘿。

    你为何买这种颜色的

    你刚才不是还夸这种颜色漂亮吗

    是很漂亮,但你是一个大老男爷们开这种颜色的车嘿嘿,似乎不太合适,嘿嘿。

    有什么不合适的现在最时髦的词就是与时俱进,开啥样的车也要讲究与时俱进,你说对吧嘿嘿。

    哈哈,说得也对。

    花小芬呵呵笑着,打开自己福克斯的车门坐了上去,我也老实不客气地坐在了她的副驾驶座上。

    我故意逗她说:阿芬,要不开我的车去吧

    呵呵,这次就免了。等那天出去玩的时候,再开你的车。

    哦,好,嘿嘿。

    我心中不由得暗自踅摸起来:这丫说出去玩的时候再开我的车,这个玩字我怎么越听越暧昧,越思越别具韵味呢

    俗话说:恶人眼里尽恶事,善人眼里尽善事。同样,无赖眼里尽无赖事,流氓眼里尽流氓事。

    实际上老子此时就是典型的流氓眼里尽流氓事,只是自己胡思乱想罢了。事实上人家花小芬不想用我的车去跑客户,是怕人家客户看不起,操。

    转瞬之间,花小芬载着我出了分理处的大门,快速地朝前驶去。

    很快,我们就到了一家工厂的大门,花小芬将车直接开了进去,停在了一排平房前边。

    我坐在车里看了看这个工厂的布局,工厂不大,看这排简易的平房,就能推断出这个不大的工厂正在筹建之中。

    花小芬将车停好后,刚想下车,我对她说:阿芬,我今天心情不好,没有心思工作,我就不下车了,你自己去吧

    为何你都来了,一块去见见这个工厂的领导吧

    不了,我今天真的没有心思工作,我就不下车了,你也不要对他们说是我陪你来的。我在车上休息一会儿,你自己去吧。

    她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那好,今天到这里来也是临时决定的,那我自己去吧。

    嗯,好,下次我再陪你一块去见这个工厂的领导。

    她点了点头自己提着小挎包下车了。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