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九九、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五九九、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想到这里,我于是缓缓地幽幽问道:阿芬,你说为什么男人总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呢

    阿芬听我说到这里,明显地一怔一愣,她压根儿就不会想到我会问这句话,忽地一下就把车停住了,瞪着一双美目很是陌生地看着我。

    她突然这个样子也把我给吓了一跳,很是吃惊地问她:怎么了阿芬。

    她足足看了我十几秒钟,这十几秒钟就像十几个小时一样,让我很是别扭难堪,更加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丫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样了

    阿芬突然将头扭了过去,朝车窗外望去,神色慢慢变得恼怒起来,再过了会儿,她的胸口竟然起伏了起来,呼吸也粗重了起来,我感到更是莫名其妙,这丫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对我那句话这么敏感

    又过了十几秒钟,她才稍微恢复了正常状态,长叹了一口气,蹙眉冷对着我而道:你说的很对,你们男人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们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有一个好鸟。

    我听着听着,不由得小眼放大,更加吃惊地看着她,一时不知所措。

    她顿了一顿,轻声说:大聪,我是个性情中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请你原谅。

    哦,没事。我喃喃地说着,心中暗道:性情中人都是这个样子吗因为一句话就能起这么大的反应吗简直比化学制剂还要化学制剂,比活性元素还要活性元素。

    就在这时,忽听到车后边传来一阵刺耳的汽车鸣笛声,花小芬气恼地将头伸出车窗,朝后大吼起来:按什么喇叭公路这么宽,你不会拐弯过去啊

    听她这么咋呼,我这才注意到花小芬刚才刹车停住的时候,是将车停在了公路的中央,后边的车离得远了还能拐弯绕过去,如果离得近了还真无法过去。

    后边车上的人很是恼火,听声音是个男子。

    你把车停在路中间,我们还怎么过去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啊

    花小芬很是气恼地发动起车子来,呼哧一声闪电般向前冲去,巨大的惯性竟然使我的后背狠狠地撞了一下车座后背。

    阿芬,火气别这么大,注意安全。

    花小芬将车开到了路边,忽地一下又停了下来,这使我感到更加意外。

    阿芬,你怎么又把车停住了

    她拢了拢头发,蹙眉说道:我现在心里有点乱,让我静一会儿。

    阿芬,是不是我说错话了刚才我是不是说的不对

    你说得没错,你说得很对,正因为你说的很对,我心里才乱。

    她边说边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来到公路旁的一块大岩石上,站在上边,头发被风吹的东倒西歪,她浑然不觉,举目远眺。不知道详情的还以为她在游山玩水,观赏远处的风景呢。

    千年的祸万年的首,老子是罪魁祸首,自己挑的自己平,自己惹的自己灭,我只好也从车上下来,悄悄站在她的身边,顺着她的目光也向远处眺去。

    我屏住呼吸,尽量不打扰她,处于抒情状态的女人很是敏感,温柔起来像只顺猫,疯狂起来则会像只恶虎,不可不防,更不能马虎大意。

    没想到我这么小心谨慎,仍是没有逃过她的感知感觉,她连看也没看我,充满怨气地说:现在的好男人越来越少了,少的几乎找不到了。

    阿芬,你不要把男人想的都那么坏,好男人还是有的。

    哼花小芬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显然对我的说法极不赞同。

    阿芬,你不是要当回我的真诚听客吗现在是听你说还是听我说

    她突然扭过头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对不起,我有点失态了。

    我惊讶地看着她,因为此时的她,满脸的泪水,浓云密布,爆雨倾下,斑斑泪花滴滴嗒嗒。她的笑是破涕的笑,让人看了心痛无比,怜悯无限。

    阿芬,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没什么,你那句话勾起了我的伤心事,让我想起了很多。实不相瞒,昨晚我刚和我男朋友通了电话,一夜没睡,今天下午心情刚刚好些,你那句话又把我带入了昨晚的状态。

    我靠,这t也太巧了吧巧的不能再巧了,我晕。

    阿芬,对不起,我不该说那句话,请你原谅

    大聪,你也是个实诚人,不然,你不会说那句话的。你知道吗女人最受不了你们男人的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我轻轻点了点头,我这点头一是为了迎合她话中的意思,二是想让她尽快脱离这种伤心过度的精神状态。

    没想到我这一点头,更加刺激了她,她突然提高声调斥道:你以为现在还是封建社会啊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还想娶个三妻四妾啊

    日,她怎么对着我耍起性子来了我茫然地看着她,她却是掉头向车上走去。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