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〇〇、不离不弃-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六〇〇、不离不弃

    我急忙也跟着她上了车,各就各位,但却没有起跑,只见花小芬痛苦伤感地趴在了方向盘上。

    我知道她现在的内心鼎如油沸,此时劝她只能是适得其反,越劝越糟。况且她男朋友是干啥的老子也不知道,无从开劝。我坐在副驾驶座上,悄无生息了起来,连喘气都是轻吸轻呼,以免干扰到她。

    她在方向盘上足足趴了几分钟,方才缓缓抬起头来,伸手拿起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全灌进了肚中,一句话不说,发动起车来向前驶去。

    她飞快地开了几分钟之后,我忍不住开口:阿芬,你把车开的慢一点,你不是说卡着下班点到单位吗

    阿芬,你开的这么快,很容易出事的,要不我来开吧

    日的一声紧急刹车,花小芬将车停在了路边,忽地开开车门走了下来,绕过车头来到我这侧的车门前。

    这丫也太t性情了,就因为老子那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竟然引得她性情大发,言行举止弄的老子一愣一愣的。

    我怔怔地看着她,她说:你不是说你开吗你去开吧,我静静心。

    哦,好。我急忙从副驾驶座上下来,绕过车头钻进车里坐在了驾驶座上。

    d,好车就是好车,开起这个福克斯来,比开老子的那个小qq爽多了。

    我将车速开的很慢,就像练车一样。花小芬将头靠在车座后背上,闭上眼睛在静静养神,这是平复内心烦躁的最好方式,心无旁骛地闭目养神,很快就会从性情中人变成理智之人了。

    老子边开车边注意看着时间,五点钟刚到,我就把花小芬的福克斯开进了城东分理处的大门,时间卡的分秒不差。

    停下车后,花小芬缓缓睁开眼睛,看了一下皓腕上的小手表,点了点头笑道:呵呵,你卡点比我卡的还准。

    我扭头轻身问道:阿芬,你的心情好点了吗

    好多了,我来得快也去得快,不要紧的,我已经习惯这样了,你可不要介意。

    我晕,这丫算是让老子体会了一把什么才是真正的性情中人。

    大聪,你还上楼吗

    我反问一句:你还上不上

    我不去了,卡点回来的目的就是不再上楼。

    那好,我也不上楼了,我们现在就都各自打道回府吧

    嗯,好的。

    阿芬,你现在心情好些了,开车回家的时候一定慢点,知道吗

    花小芬很是感激地冲我点了点头。

    我从花小芬的车上下来,直接走向了我的小qq。

    花小芬先把车开了出去,我紧接着发动起小qq来。

    d,孬车就是孬车,刚才一直开着花小芬的福克斯,现在再开这个小qq,很是不爽。等手头宽裕了,老子立马要换车,再也不开这样的低档车了,操。

    我开着小qq出来,发现花小芬开着车就在前方不远处,她果然将车速开的适中稳当,我踩了脚油门,赶了上去,跟在她的车屁股后边。

    反正她也是回市里,我就这样跟在她后边一块回去,这丫今天过于性情,别出个啥闪失,老子正好也当把护花使者。

    一路无话,老子开着c女红小qq跟在花小芬大姨妈福克斯的后边,甚为壮观地进入了市区。

    进入了市区,花小芬这丫想快开也不成了,车水马龙的也无法开快,我决定不再跟着她了,直接回康警花的公寓。

    老子原先租住的地方已经好长时间没去了,潜意识里它已经从老子的脑海里消除了。回家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康警花在省公安厅的公寓。

    七拐八拐,我的方向一直是向着省公安厅的公寓楼不断逼近,但奇怪的是花小芬开着她的大姨妈一直就在我的前边,就像在给我开道似的。

    这丫是怎么回事难道她知道我住在什么地方非要把我引领到位才可罢休

    直到拐进省公安厅公寓楼所在的那条马路上,花小芬驾驶着她的大姨妈仍在我的前边,我真的云里来雾里去了,不知道这丫要干什么了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由于正集中精力开车,没顾得上看来电显示,直接接听了起来。

    大聪,你怎么还在跟着我啊

    我晕,原来是前边的花小芬给我打来的电话。

    哦,阿芬,我没有跟着你啊,我这是回我自己的家。

    没有跟着为我你可是一路都在我的后边不离不弃的。

    呵呵,我们这是赶巧了,我真的是要回家。

    你家在什么地方

    快到了,就是前边不远处的省公安厅公寓楼大院。

    啊你住在那里边。

    嗯,是的,呵呵。

    花小芬忽地挂断了电话,将车开的快了起来,忽地一下就停在了省公安厅公寓楼院落的大门前。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