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馋的哈喇子直流-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08、馋的哈喇子直流

    看到花小芬有些生气了,我只好不再说话。这丫是个性情中人,我再和她争执下去,说不准她就会对我大发雷霆。

    花小芬果然开始自斟自饮起来,我坐在她对面怔怔地看着她,但她竟然仿佛我不存在一样,连头也不抬,更加不看我一眼。

    我日,这丫性情的也太过于厉害了吧

    看着她自斟自饮的逍遥神态,我竟莫名其妙地馋的直流口水。吾数年来,老子这是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愿望想要喝酒。

    但这丫用手攥住酒瓶子一直不撒手,又不给老子斟上,只是自顾自的自斟自饮。

    老子吧唧吧唧嘴,想伸手要酒喝,但面子上又抹不开。花小芬要第二瓶酒的时候,是老子极力劝阻她不要再喝了。现在竟然自己伸手去要酒喝,老脸往哪里搁脸皮再厚它也是个脸皮啊

    同时花小芬会认为我这个人太不实在,我以后就很难再和她这样的性情中人交往了。让她再像今天这样推心置腹地和我说心里话,那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就在我左右为难、进退维谷,馋的哈喇子都快流下来的时候,花小芬轻启红唇说道:大聪,你说的对,人喝酒就得要酒分量饮,有多大的量就喝多少酒,你不能喝了但我还能喝。

    她边说边又举杯滋的一声灌了一杯,滋声甚响,馋的老子的下巴颏子都快掉下来了。

    我日哟,这丫这不是让老子馋上加馋吗

    奶奶的,这丫真是太过分了。你丫是主,老子是客,是你丫在请老子做客。哪有主人自斟自饮个没完,把客人扔到一边置之不理之理你丫就是略微让让老子又怎么了你丫即使嘴上不让,用手举举酒瓶子对老子暗示一下也行嘛,不给老子个水泥台阶,给老子个土坯台阶也行嘛,日。

    花小芬这丫依旧在自斟自饮,老子的小眼则是紧紧盯着酒瓶子,使劲吞咽着口水,视线随着酒瓶子的晃动而不停地踅摸着。

    我日,老子这次算是吸取教训了,以后再喝酒的时候,绝对不能再说不喝了,直到喝的不能再喝为止,但绝不会再说不喝了。d,这挨馋的滋味太焚心烧体了。

    高度的红高粱酒香味不断地扑面而来,老子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刚想抬爪去把酒瓶子夺过来,阿芬问道:你今天下午对我说的那句话是有缘由的吧

    老子此时的注意力都在酒瓶子上,根本没有注意到阿芬的问话,直到她把这句话说完了,我才明白过来这丫是在问我话了。

    阿芬,你刚才说什么

    吕大聪,你不是没有喝多吗怎么我问你的话你没有听到

    不好意思,阿芬,你再问一遍,我刚才开小差了。

    阿芬撇了撇嘴,很不高兴地又道:我在问你,你今天下午对我说的男人为什么总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句话应该有缘由吧

    嗯,是的,是有缘由,我也不会平白无故地说这句话的。

    什么缘由说来听听。

    好,你都把你的事对我坦诚相诉了,我要不告诉你,也显得我太不仗义了。

    呵呵,那好,你说我听。

    我再也顾不上什么脸皮不脸皮了,伸爪就从她手中夺过酒瓶子,忙不迭地倒满酒杯,滋的一声甚响就喝了个底朝天,又手忙脚乱地倒了一杯,又是滋的一声灌了下去,这才顾上开口说话:阿芬,别急,让我喝点酒再说。

    我边说边又倒上酒,又是连干了两杯,这才心满意足地抹了抹嘴巴子。

    花小芬看我急不可耐喝酒的样子,哈哈笑了起来,说:大聪,这才像个男子汉,喝酒是要讲究气氛的,一个人喝没意思的,来,你也给我倒上一杯。

    四杯白酒下肚,我才感觉终于把馋馋的酒虫子打了下去,慢慢幽幽地说:阿芬,实不相瞒,我今天下午对你说的那句话,是我深深自责的感悟之语。

    真的

    这还有假你还记得我今天下午刚到单位时我全身都是烟味吗

    嗯,记得,当时可把我熏坏了。

    我平时不抽烟的,今天我从上级行回来,在半路上抽了一盒香烟,还t是劣质的不能再劣质的香烟。

    我的天,你一下子抽了一盒还是劣质的

    嗯,抽了一盒,整整20支劣质香烟。

    为什么抽劣质的平时不抽烟,要抽就抽最好的啊。

    我也想抽最好的,但但身上就只有几块钱了,所以就买了盒最便宜最劣质的,奶奶的郁闷。

    哈哈,劣质的也不要紧,反正都是香烟。

    什么呀我都抽醉了。

    啊抽醉了抽烟还能抽醉了

    当然了,抽的我呕呕地直吐黄水,又在车上躺了一个多小时,这才缓应过来。

    哈哈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