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吟诗偷看桃花源-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10、吟诗偷看桃花源

    我的话音刚落,花小芬问道:吕君大聪,我怎么听着你说的那话有些不伦不类,还带着黄颜色呢。

    嘿嘿,阿芬,我刚才说漏嘴了。你也是过来人,知者为善,合者为贵,不要怪罪于我,嘿嘿。

    讨厌,不要说这些黄不拉几的话,小心我扰你,哈哈。

    嘿嘿,阿芬,你别开玩笑了,你也不是那样的人。但我保证带黄的荤话再也不说了。

    咳、咳,花小芬刚抽了一口黄鹤楼就咳嗽了起来。

    阿芬,你不会抽就不要抽了。

    不会抽还不会学啊,我要是学会抽烟的话,兴许就不会这么苦闷了。

    你说得也对,人人都说抽烟没有什么好处,但我说抽烟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能解闷。

    花小芬又轻轻抽了一口,沉思着幽幽而吟: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手钳嘴吸黄鹤楼,天天做梦解烦忧。

    哇靠没想到学花卉出身的花小芬,竟然出口成章,还t极其押韵,引得老子诗兴大发,也随口诵道: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当吟到青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的时候,小眼不由自主地往花小芬的裆部看去,那可是她的私密处,这两句韵味十足的诗用在她那里是再合适不过了。但遗憾的是,餐桌桌面却把她的私密处遮挡的严严实实,一点儿也看不到,狗日的餐桌桌面,爆操它祖宗的。

    大聪,你在看什么

    花小芬看我欠着身子,目光直往餐桌桌面下方瞅,很是不解地问了起来。

    哦,没看什么,坐的时间久了,想起身活动活动,嘿嘿。

    我大窘地急忙解释着,饶是脸皮老厚,此刻也不由自主地滚烫了起来。还好,本就喝酒了,老脸再红,花小芬也看不出什么。

    我心中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急忙四平八稳地坐在那里抽起了极品香烟黄鹤楼。

    nnd,好烟就是好烟,这200元一盒的黄鹤楼,老子是第一次抽,感觉极其美妙。

    烟味入口,不辛不辣,飘渺柔和,如山泉之清气,似深涧之浓雾,更如饕餮盛宴之美味,更似丰腴少妇之体香。

    这种极品香烟就是连续抽它个十盒八盒,也不会抽醉的,只能是越抽越似活神仙。

    大聪,你到底在上级行楼前看到什么了你还没有说完呢。

    我刚才不是说到那个被我亲破嘴唇的女同事了吗今早在上级行楼前见到的就是她。

    我说到这里,霹雳丫火红的秀美容姿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心中禁不住一紧一疼一酸一无奈,狠狠地抽了口黄鹤楼,又狠狠地干了口红高粱。

    看到她怎么了她和你吵嘴了

    没有,她要是和我吵嘴我心里还好受些,她要是和我大吵一架才好呢。我看到我看到一个脸皮白的直晃眼的年轻学者来送她上班

    说到这里,我心里酸的实在说不下去了,刚刚平复下去的醋劲犹如排山倒海般打着滚地翻涌了上来。

    你就因为看到那个年轻学者心里不舒服了

    嗯,就为了这个,我吃醋吃的都快发疯了,恰恰在这当口,盛主任哎

    我的天,怎么又扯落到盛主任身上了这是哪跟哪啊

    阿芬,你不要误会,我是说恰恰在我最难受最痛苦最懊恼的时候,盛主任给我打来了电话,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和盛主任大吵了一架,把盛主任也快气疯了。今天下午回到单位,我去向盛主任赔礼道歉,盛主任不肯原谅我,奶奶的,糗事都t赶到一块了,操

    花小芬轻声而道:盛主任那边你不用太担心,盛主任虽然表面不苟言笑,实际上她是个很大度的人,她应该不会往心里去的。

    但愿如此,想想我对盛主任发的那通牢,真是对人家盛主任太不公平了,我真不是个人玩意儿。

    你把事情的起因告诉盛主任了

    没有,我只是对她说这是个人问题,不是工作原因。这种事也不能和领导明说啊,这本就是拿不到桌面上的事情,操。

    呵呵,大聪,以后遇到这样的事,你不要和盛主任发火,你要是实在憋的难受,你就和我发火吧

    啊阿芬,你说什么

    我是说以后你再吃醋的时候,不要和别人发火,要发火就对我发火,我保证深切同情你,理解你,甘愿当个称职称责的出气筒。

    我日,这丫怎么这么说难道这丫还盼望着老子继续吃醋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