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性情中丫-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12、性情中丫

    花小芬既拍桌子又大吼,把我吓了一哆嗦,周围其它餐桌上的食客均纷纷扭头看向我们,花小芬气恼地抬起手来拢了拢秀发,一双怒目望向窗外,过不多会儿,将头低下无声地哭了起来。

    我开始悔恨自己说话没有经过三思,不该这么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急忙压低声音对她说:对不起阿芬,是我说错了,你别生气了。

    我连着对她说着,劝着,她一句话也不说,泪水涔涔而下。我越说越劝,她似乎哭的更加伤心起劲。

    我心中也不满了起来:nnd,老子越劝你,你丫却越来劲了。老子虽然说的难听,但也说的全部是实话,事实胜于雄辩,既然这样,你丫哭你的,老子不吱声就是了。

    我开始悠然地抽起黄鹤楼,潇洒地喝起红高粱,不再劝她了。d,你丫要有本事就哭到天亮,操。

    过了好久,花小芬这才抬起头来,啜泣着说:你说的没错,事实的确如此,是我心情不好,你不要在意。

    阿芬,我们喝了不少了,我们走吧。

    她翻起泪眼白了我一眼,噘嘴说道:走什么走要走你自己走。

    她说完擦了把泪水,又开始自斟自饮了起来,把我又扔到了一边。

    我担心她喝醉了,急忙把酒瓶子夺了过来,说道:阿芬,不要喝了,我们该回去了。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来,你倒酒,我们两个继续喝。

    从今天下午和她亲密接触以来,我算是彻彻底底地领教了她的脾气性格,典型的性情中丫。对待如此性情中丫,只能顺着来,绝对不能硬磕。

    我只好执壶斟酒,和她继续对饮。

    nnd,看着第二瓶中的红高粱不断减少,我心中越来越害怕。如果我和她再把这瓶给喝光,那就是二斤高度白酒了,老子非得彻底醉倒不可。这丫虽然酒量比我大,但也绝对好不了哪里去。

    不喝这丫肯定不答应,再往下喝后果不堪设想,这可咋办

    我决定先来个缓兵之计,停止了倒酒,取出黄鹤楼来,递给她一支并给她点上,开始不停地劝她喝茶。这丫从开始入座以来就没有欠过屁股,她一次厕所也没去,这丫的尿脬也太大了吧

    我决定劝她多喝点茶,我就不信她的尿脬还能坚持下去。

    奶奶的,茶水是利尿的,我就不信你丫的尿脬具有无限储备功能。我接连不断地劝她喝了四杯茶。

    果然,她的尿脬抵挡不住了,她站起身来说道:我去趟洗手间。

    我心中窃喜,忍不住也想去尿尿,因为老子的尿脬也撑到了极限了。

    但我不能去,我忍住快要尿裤子的危险,将还有半斤多酒的第二瓶红高粱瓶口对准了喝光了的第一个空酒瓶子瓶口,倒进去了一个底,估计不到二两酒。随即将第二瓶红高粱藏了起来。

    足足过了十多分钟,花小芬才浑身轻松地飘飘走了回来。我心中暗乐,奶奶的,这丫这泡尿足足尿了十多分钟,估计能尿一暖瓶吧

    阿芬,你稍坐,我也去趟洗手间。我边说边起身快速地向厕所跑去,老子的尿脬也已经到了极限的极限了。

    来到厕所,足足尿了七八分钟才将尿液排光。nnd,老子的尿脬不如花小芬的大,她能尿十多分钟,老子才尿了七八分钟。看来女人的韧性就是厉害,说不行还能行,弹性十足。男人说不行就不行了,韧性实在太差,更加没有什么弹性。

    尿完了尿尿,老子也浑身轻松地飘回到了餐桌旁。花小芬此时正在抽着黄鹤楼,这才多大会儿,这丫抽烟的姿势就已经十分优雅了,不愧是研究花卉的,审美观点和优美之态不同凡响。

    阿芬,我们现在酒足饭饱,是不是该走了

    把瓶子里的酒喝光,我们就走。

    我极其爽快地点了点头,操起了酒瓶子就开始倒酒。万幸,这丫没有发现瓶中酒少了很多。

    阿芬,你的酒量到底多大

    不知道,反正没有喝醉过。

    我晕,难道这丫的酒量比李感性还要大现在的女人怎么都这么能喝酒太t骇人了。

    我和花小芬一人两杯就把瓶子底给喝了个干干净净。

    花小芬跑去结账,我没有和她争,更没有和她谦让,因为老子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成了个标准而彻底的穷光蛋。

    从酸菜馆出来,走了十几米之后,形势急转直下。今晚我和花小芬总共喝了斤半多酒,她八两我七两,在馆子里时只是头晕,并没有感到醉酒。

    但来到外边走在马路上被风一吹,酒劲立涌,顿时头重脚轻步履踉跄了起来。

    毁了馆内酒香馆外吹,馆内平稳馆外荡。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