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红色娘子军-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13、红色娘子军

    越往前走,脚下越是不稳,膝盖软了几软,逛荡了几个趔趄,险些一头攮在了马路上。花小芬步履也不稳了起来,但她状态要比我好得多,最起码她还没有出现趔趄。

    走到一颗树旁,老子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双手抱住树就不撒手了,呼哧呼哧地直喘粗气。

    花小芬靠在我身上,将手臂伸进了我的肋下,紧紧缠住我的手臂不放。

    阿芬,不要和我靠这么近,男女授受不亲。

    老子的舌头突然之间也变得僵直生硬了起来,说话也不成溜了。

    大聪,我得扶住你才行,不然你要跌倒的。

    我使劲要挣脱她,嘴里囔囔着:不行,我们这样成何体统会会引起别人误会的。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我脚下也站不稳了,必须搂住你才行。

    阿芬,你可不能沾我的便宜,我是有妇之夫。

    我就沾你的便宜了,怎么着吧

    快松开。

    结果阿芬重重地哼了一声,更加用力地拽住我向前走去。

    我喷着酒气说:妈的,这酒喝的真是痛快,醉并快乐着。

    就是嘛,心情不好的时候,喝点酒找个人聊聊,会很舒服的。阿芬虽然脚下有些不稳,但说话很是流利,她的香舌也很柔软。

    如果放在年前,老子此时肯定会趁机抱住她亲上一把再说。但现在不行了,老子为了康警花,绝对不能再觊觎别的少女少妇了。

    老子今天郁闷了一天,酒能抒怀也能壮胆,我突然有了一种想高声放歌的。

    我使劲将僵硬的舌头在嘴里逛荡了七八个回合,又用力将舌头伸出嘴外左右上下地活动了活动,感觉有些软和了,这才说道:阿芬,我想唱歌。

    那好,你就唱吧。

    你松开我。

    不行,不能松开你。

    你不松开我,我怎么唱歌

    你这样不是照样唱嘛。

    不行,这首歌非同凡响。

    不行,松开了你,你倒我也得倒。

    阿芬,我这可是要歌唱你祖先的。

    我祖先谁

    花木兰。

    嘿嘿,少来。

    真的。

    就不放开你。

    我唱完了歌,你再搂住我。

    我不由她再说什么,忽地用力挣开了她,大步流星向前走去,边走边扯着高嗓门唱了起来:

    向前进,向前进。

    战士的责任重,

    妇女的冤仇深。

    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

    今有娘子军扛枪为人民。

    向前进,向前进。

    战士的责任重,

    妇女的冤仇深。

    真当是领路人,

    奴隶得翻身,奴隶得翻身。

    向前进,向前进。

    老子这一番快走高歌,吓得旁边的路人纷纷躲避着我。

    花小芬在后边紧跑慢跑才赶了上来,喘着气问:你唱的是红色娘子军

    对头,我特别喜欢这首老歌,太给力了。每当听到这首歌时,我都是激情澎湃,热血沸腾。

    说完之后,我才意识到,唱了这首红色娘子军之后,老子的舌头竟然不再僵硬了,走路竟然也稳当了不少。

    哈哈,这歌词里边真的有花木兰,呵呵。

    当然了,歌唱你的祖先,我必须得用心用力去唱,嘿嘿。

    嘿嘿,这首歌的歌词现在被网上的人改的很黄的。

    妈的,我也见过篡改后的歌词,简直是对革命先烈的亵渎。

    别那么义愤填膺的,时代进步了,人的观念也会发生改变的。

    再怎么改变,也不能忘本。

    陡然之间,老子感觉自身形象高大了很多,有些顶天立地了起来。

    我这一通鬼哭狼嚎的高唱加上爆走,酒劲散发了不少,感觉浑身舒坦了很多。怪不得好多人喜欢在喝酒之后去唱歌,原来是为了t的跑酒,高实在是高

    到了花小芬小区的门口,我停住步子看着花小芬,还没等我开口,这丫说道:摆在你面前的有三条道,供你选择。

    哪三条道

    一是你送我回家,二是我送你回家,三是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各自回家。

    花小芬,你的酒量也太大了吧都喝到这个份上了,你的头脑竟然还如此清醒。

    哼,我也是硬撑着,刚才都快吐了。我们女人就比你们男人有韧劲,比你们男人能吃苦。

    好,既然这样,我还是送你回家吧。

    这样才像个男子汉,嘿嘿。

    我日,这丫鼓捣了半天,竟然还是让老子送她回家。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