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面耳朵-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14、面耳朵

    我步履踉跄,双爪连搀带拖着花小芬,走到离那个女子五六米远的时候,只见那个女子快步走上前来,很是吃惊地看着我和花小芬。

    她靠近花小芬,连声问道:小芬,你怎么喝成这个样子了

    兰兰姐,你怎么来了

    我都等了你好长时间了,你的手机怎么关机了

    没有啊。花小芬边说边掏出了手机,一看原来是没电了。

    那个女子很是警惕地侧目看了看我,我急忙解释道:哦,我是花小芬的同事,我们一块吃的饭。

    她伸手搀住了花小芬,手肘碰了碰我,意思是让我靠边站,我只好知趣地站到了一边。

    她没和我说一句话,扶着花小芬向家中走去。

    我日,这个娘们太t没有礼貌了,怎么连句谢谢也不对老子说真她妈的连点礼仪也不懂,操。

    我气冲冲地刚待转身要走,花小芬扭头对我说:大聪,家来坐会,醒醒酒再走不迟。

    算了,我不进去了,把你送到家我也就完成任务了,我走了。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让你进来坐会醒醒酒,难道是害你啊

    看到花小芬又性情了,我只好跟在她们两人的屁股后边进了屋。

    进屋后,花小芬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呼呼喷着酒气,嘴里说着:兰兰姐,请你给我们两个冲点白糖水喝。

    小芬,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喝那么多酒干什么

    兰兰姐,今天我喝的很是高兴,你先去给我们冲糖水喝,好解解酒。

    那个叫兰兰姐的连正眼看我也没看我,扭身去给我们冲糖水去了。

    来,大聪,坐下休息会。

    我也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奶奶的,此时酒力又开始上涌了,只能使劲抬头大口喘气才行,不然真的一个控制不住,会把今晚吃进去的酸菜佳酿给吐个干净。

    不一会儿,那个叫兰兰姐的端过来两杯热气腾腾的白糖水,我急忙伸手接过,嘴上说着谢谢

    这时,她才仔细看了我一眼,当我的目光和她的目光相对时,我不由的啊了一声,这个叫兰兰姐的实在是太面熟了,我不由得仔细观察起她来。

    我刚才啊的那一声,把她吓了一跳,她手上还端着要给花小芬的那杯白糖水,她被我吓的一惊,杯中的热水不由得泼洒到了她的嫩手上,想必烫的很是厉害,她也啊了一声,啪的一声将那杯滚烫的糖水扔在了茶几上。

    花小芬哼哼着说:你们两个都啊啊的干什么呢

    那个叫兰兰姐的将被烫的手指放到嘴边不停地吹着,想必是十分疼痛。同时她很是厌恶地扫了我一眼,便再也不想看我了。

    但她那扫我的那一眼,我终于想起她是谁来了,禁不住欣喜地喊道:巧克力,你是巧克力。

    啊那个叫兰兰姐的很是惊讶地看着我,过了五六秒钟才问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昵称

    嘿嘿,乔老师,我听过你的课,你讲课讲的太好了,生动有趣,深入浅出。

    哦,在什么地方

    就是在我们银行培训基地啊。

    哦,我想起来了,你们行的那个培训基地我经常去讲课,呵呵。

    直到现在巧克力才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一副迷人画卷也浮上了我的脑海:一身得体的黑色职业套裙装,将身材衬托的丰盈窈窕,丰姿冶丽。鹅蛋脸庞,轻傅淡妆,肤色如朝霞映雪。烫着曲里拐弯的卷发,发梢略微染成了黄色,我一贯将这种发型称之为性发,看着就提性,很是带劲。

    现在巧克力依旧留着这样的性发,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更是风情波动,迷人性魄。

    当时巧克力的自我介绍又涌现脑海:大家好,我姓乔,叫乔幽兰,成语空谷幽兰的幽兰。在省人寿保险公司工作,专职公司内的礼仪培训。我是个很随和的人,很高兴能和大家共处。你们不要喊我乔老师,喊我巧克力就行了。这是我公司的人送给我的雅号。希望大家听我的课,就像在吃巧克力一样。

    奶奶的,老子别的记不住,对于美女的自我介绍,甚至说的每一句话那可都是刻骨铭心的,这可能是流氓成行使然吧。

    乔老师,你当时给我们讲的是礼仪,我到现在都历历在目,铭记在心。

    呵呵,讲礼仪是我的本职工作,你现在和小芬是同事

    嗯,我和花小芬同志现在都在城东分理处工作。为了避免她再敌视我,我没有称呼花小芬为阿芬,而是庄重正统地称呼花小芬同志。

    呵呵,好啊,你们银行的人素质普遍很高,我也很喜欢去给你们银行的人讲课。

    乔幽兰巧克力说话莺声燕语,柔柔的似乎能把听者的肉耳朵变成面耳朵。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