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二、过足了瘾-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六十二、过足了瘾

    冼性感秀美紧蹙,面部兴奋的快要痛苦死了。撄唇大开,将满口性牙都露了出来。

    我的脑海中忽地显现出那个日本娘们的姿态,再看冼性感的姿态,把那个日本娘们比的直接没了影。那个日本娘们是个花骨朵,而冼性感就是那含苞怒放,勾雨带露的盛开花蕊。

    如此这么一想,不免分心,本要快一身一寸的弟弟犹如上了铁门拴,竟鼓鼓地一时半会不一身一寸了。几个强有力的旋转,冼性感止不住大声地吟起来,口中大呼让我快点,但我还没将铁门拴拔掉,如何快的了

    冼性感突然眼睛鼻子嘴巴紧紧地凑到了一块,嘴巴大张着,竟没有了呼吸,双手死死抓住我后背的嫩肉,似乎要将抓住的肉生生撕下来。

    这下把我吓得不轻。忙问:宝贝,你怎么了

    连问了好几句,冼性感依旧那样,乖乖龙的东,她可别出什么事,心中惶惶然起来。

    就在这时,冼性感忽地长出了一口气,紧闭的媚目睁了开来,俏鼻和性嘴也各自复位。她喘着粗气问我:射了没有

    我晕,刚才被你丫吓坏了,铁门拴已经变成了紧箍咒,那里能射的出来。

    没有,还没有射出来。我的话声刚落,她就噘着嘴发脾气:你想把我折磨死啊。

    说完,双手环抱我的后背,趴在我耳边柔声说:你快射吧,我实在受不了了。

    得到她的鼓励,我大力地做起俯卧撑来,并不时穿插做着铁牛耕地的波浪运动。

    但如此忙活了十多分钟,仍是没射。

    冼性感眉头紧紧蹙到一起,不但嘴里吟,连鼻子里也是不断吟,但这吟不是兴奋快乐地吟,而是疼痛地吟。

    我不得不挺了下来,她问我射了没有,我摇了摇头。

    她让我拔出来,她的小妹妹被我摩擦的疼痛难忍。

    我看了看弟弟,又大又粗。d,不是弟弟,而是大弟弟了。

    她看到我意犹未尽的样子,轻声说道:不能再插了,得好好休息一会,很疼。

    我点了点头,说好吧,便平躺了下来,但大弟弟犹如擎天之柱,直指天花板。

    冼性感小猫般依附着我休息了一会,看到我的那话儿丝毫没有变小的迹象,便柔声对我说:你不要动,我用嘴给你弄出来。

    啊我一听大喜大乐,激动地声调都变了,头像拨浪鼓一般点着。

    那口错落有致的性牙,那撩人心魄的性唇,那又滑又湿得香舌,此刻要和我的宝贝进行亲密无间的接触。

    d,兴奋,太兴奋了,兴奋地快要成活神仙了。

    冼性感用玉手葱指轻柔地握住它,端详了片刻,便低下头去,含住了上半部,性唇摩擦它,香舌打着卷儿抚慰它,性牙不时咬咬它,我也不时快乐地叫着,十五分钟后,我才到达性高射了出来,全部射到了她的嘴中。

    我们一直缠绵在一起,就连次日的早饭也是口对口地互喂。

    我们两个都充分发挥想象力,运用各种姿势疯狂地l。

    直到次日中午,前前后后总共办了八次。

    她将我体内的积蓄抽的干干净净,骨头缝里也空空如也了。

    冼性感性高总共达到了多少次,我没仔细数,估计她也数不过来了。

    最后的那次来来回回翻翻滚滚竟然持续了一个半小时才完事。就光那一次,冼性感就到达了十多次性高。

    冼性感从我这里一直呆到第二天的中午才离去,让我过足了瘾,她也过足了瘾。

    起来送她,腿直打软,感觉就像踩在棉花垛上,轻飘飘的。

    将她送走后,我就像根糗烂了的面条,懒洋洋地趴在床上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