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8、逃犯?-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28、逃犯?

    当我和阿梅开车进入市区的时候,比较偏僻的道路上已经结冰了,主要交通要道上,环卫工人正在不停地忙碌着,往路面泼撒着盐。

    这时,阿梅的鼻音变得浓重了起来。我的抵抗力要比阿梅好些,我小体虽然比价单薄,但我从小很少感冒,感冒病毒在老子这里没有开发市场。

    但阿梅就不行了,看着她鼻鼻囊囊的样子,我问:阿梅,要不我们到医院去看看,该打针就打针,该吃药就吃药。

    你看咱们两个就像个泥人一样,怎么去医院哪里也不去,赶快送我回家,我回去吃上药,睡一觉就没有事了。

    我边点头边加快了速度,一路狂奔,进入了阿梅家所在的小区,将小qq直接开到了她家别墅的门前。

    阿梅整个人精疲力尽,临下车时对我说:走,你也进去,一块吃点药再走。

    阿梅,我就不进去了,你看咱们两个都是泥一身水一身的,一块进去,得把你爸妈都给吓一跳。

    那你等等,我给你把感冒药送出来。

    不用,我家里有,你快回家洗个热水澡,吃上药好好休息。

    那好吧,你路上慢点,一定要注意安全。

    嗯,好的。

    我目送着阿梅进了门,这才调转车头往外走。

    当我快要离开阿梅家门口的时候,听到别墅里出传来了大呼小叫,听声音一个是阿梅妈,另一个是赵妈。估计是阿梅的样子把她们都吓坏了。

    把阿梅送下,感觉任务完成,整个人也就松了下来。这一松下来,顿时感觉全身酸疼,浑身无力,后背丝丝冒凉气,阿嚏阿嚏地接连打了十多个喷嚏。

    nnd,这是受凉感冒的先兆。

    我立即又把整个人给紧绷了起来,加大油门向省公安厅公寓楼窜去。

    一进公寓楼的门厅,还没等我和那个很熟的门卫警察打招呼,他就快速地跑了过来,大声对我说:你是干什么的怎么随便往这里边来

    呵呵,是我,小吕啊我急忙对他微笑着说。

    直到我说话了,这个门卫警察才认出我来,大吃一惊问道:小吕,你这是怎么了我差点没认出来。

    呵呵,这雨夹雪下了多半天了,在路上摔了一跤,就成这样了。

    受伤没有啊

    没有,只是全身弄满了泥水,呵呵。

    哈哈,小吕,你可真会摔跤,摔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

    呵呵,让你见笑了。

    快点上去吧

    谢了

    我灰溜溜地急忙挤进电梯,急切盼望着快点到达,老子的这个样子实在太不雅观了,比捡破烂的还要捡破烂,简直成了洪老前辈,丐帮帮主了。

    电梯到达第八层的时候,突然进来了两个年轻的男警察,他们都穿着笔挺的警服。这两个警察说笑着走进了电梯,其中一个高个对一个矮个说:等到了十六层,人凑齐了就打够级,凑不齐就打升级。

    我一听,他们这是到十六层上去打扑克牌。

    也不知咋搞的,老子一看到穿警服的人,神态就不自然。

    自己的女朋友就是一个警花,但老子看到警察仍是莫名奇妙地有种畏惧感,表情那叫不做亏心事也怕鬼叫门。

    并且老子从来不敢正眼瞧这些穿着笔挺警服的警察,都是贼贼嗗嗗地偷看。

    这两个警察进入电梯,看到我后,都是猛地神情一愣,表情很是威武骇人,老子更加局促不安起来,萎缩着身子缩在了电梯的角落里。

    两个警察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蹭蹭站好了有利位置,那个高个的警察问我:喂,你是干什么的

    我你你是问我吗老子最怕警察这副表情和语气问老子了,心中莫名地慌乱起来。

    对,就是问你。

    我大脑急转,思忖着怎么回答,小眼不由得滴溜溜地转了几转。可能老子的这个表情,更加剧了这两个警察的怀疑,他们又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

    我我到我女朋友那里去。越想说利索越说不利索。

    我的话声还没落地,两个警察就一左一右扑了上来,瞬间就把我摁住了,一人扭住我的一只胳膊,厉声喝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大恐大急,急忙喊道:我真的是来找我女朋友的。

    你女朋友是干什么的

    我女朋友也是警察。

    你女朋友也是警察就凭你这鸟样,我们的女警察能看上你我看你分明就是个逃犯。

    我不是逃犯。

    你不是逃犯,你这全身的泥水是怎么弄的

    我这是刚才在路上不小心摔倒的。

    摔倒能摔成这样你撒谎都不会撒。

    两个警察越说手上的力度越大,疼得老子冷汗直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