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高B矮B帅气B-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29、高B矮B帅气B

    我真的有些着急发怒了,大声吼道:我不是逃犯,我这身泥水真的是摔倒在路上弄的,你们快把我放开。

    你即使不是逃犯,也不像是个好人。你胆子倒是不小,竟敢闯到我们警察的公寓楼上来了。

    刚说到这里,电梯就到了十六楼,这两个警察不由分说,就把我从电梯里给押了出来。

    我边挣扎边大声说:我真的是来找我女朋友的,我女朋友就住在十八层。

    你女朋友叫什么

    我女朋友叫康晓茗。

    矮个子问高个子:你认识她吗

    高个子摇了摇头。

    矮个子说:我也不认识。

    这时从一个房间里呼啦啦涌出来了几个人,有穿便装的也有穿警服的,看来这几个人正是等这一高一矮的两个警察来打牌的。

    出来的这几个人看到这个场景后,职业习惯促使他们快速迅捷地围了上来,大有把老子摁到铐起来的趋势。

    那个矮个子警察问他们:你们谁认识住在十八层上的康

    他说到这里,扭头大声问我:你女朋友叫康什么来

    操他妈的,老子刚告诉他,这b就他妈三字忘了两。

    我急忙说道:我女朋友叫康晓茗。

    矮个子又扭头对刚刚出来围住老子的那几个警察说:对,叫康晓茗,你们有认识的吗

    其中一个人说:我认识,是市局刑警队的,那可是个大美女。

    这人说完,仔仔细细地端详了我一会儿,表情有些恶心又有些气愤地说:你说你女朋友是康晓茗你看你这熊样,你配的上康晓茗吗你说康晓茗是你女朋友,简直是在玷污我们的女警察。

    他边说边掏出手铐来就给老子咔嚓了一声,可能这b比较义愤填膺,给老子拷手铐时力度奇大,差点把老子的手腕给铐断,疼的老子险些开口骂他娘。

    我疼的呲牙咧嘴怒视着他,操他妈的,这b还比较帅气。

    另一个人说:把他押到十八楼,找康晓茗当面核对一下不就是了。

    我立即接道:她不在家,她到北京学习去了。

    帅气b问道:你说康晓茗到北京学习去了

    对,是到北京公安大学去学习了。

    矮个子警察问道:你明明知道康晓茗去北京学习了,为何还要来找她驴嘴不对马腚嘛。

    帅气b又怒气冲冲地问道:康晓茗不在家,人家到北京学习去了,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

    老子刚说了个我字,后边的就说不出来了,我本想说我是来睡觉的,但这种事毕竟不是好事,毕竟我和康警花没有结婚,我要说来睡觉,岂不败坏了康警花的名声。

    虽说现在这个社会,试婚的、未婚同居的比比皆是,但像康警花这么纯洁的女孩子,我就是舍得一身剐,也不能败坏我心爱的康警花的声誉。

    帅气b看我说不出什么来了,更加剧了对我的怀疑,一双虎目瞪的提溜圆,就他妈像是吃人的样子,吼道:我什么我快说。

    我我是来拿东西的。

    矮个子警察说道:人家不在家,你来拿什么东西

    我是来拿换洗衣服的。

    帅气b就像t的吃了呛药似的吼道:你的衣服怎么能在康晓茗家里

    因为她是我的女朋友嘛。

    帅气b怒不可遏地用手指着我:胡诌八扯。

    我没有胡诌,也没有八扯,我就是来拿换洗衣服的嘛。

    其中一个穿便装的人说:把他带到十八层上看看不就清楚了。

    好,对,把他带到十八层,反正他也跑不了。

    我心中一乐,奶奶的,到了十八层,老子打开房门,不就万事大吉了,同时这些条子还得给老子道歉不可。

    操他妈的,老子恼怒地看了看那一高一矮两个警察,就是这两个b多此一举,让老子遭受这份罪。

    操,高b矮b是罪魁祸首,现在又蹦出来个帅气b,此b比前两个b更t具备b性。

    我理直气壮地说:就是嘛,到了楼上不就什么也清楚了走。

    这个时候,老子反而镇定了下来。

    这群警察押着老子直接从楼梯上往十八层爬去,操,这些条子真他妈会折腾人,有电梯不用,非t让老子徒步跋涉。

    很快,就从十六层来到了十八层。

    我对那个帅气b说:你把手铐给我打开,我来开门。

    你想的倒是挺美,钥匙在哪里

    为啥还不给我打开手铐我有这个房间的钥匙,就充分说明我是康晓茗的男朋友。你不给我打开手铐我怎么开门

    你有这个房间的钥匙,就能证明你是康晓茗的男朋友你开什么玩笑我现在就怀疑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房间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