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衰气B-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30、衰气B

    我厌恶地看了一眼那个帅气b,心中骂道:你b的穿着这身皮不办你b的皮事。随后一字一顿地说:钥匙就在我左手口袋里。

    帅气b听我说完之后,伸手就从我的口袋里拿出来了一串钥匙,并让我指出哪把钥匙是这个房间的。

    随后,他亲自去开门。

    随着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了。他们都很是吃惊,唯独老子高兴的得瑟了起来。

    怎么样我没有骗你们吧现在好了,请给我打开手铐吧,这是一场误会。

    有几个警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高b矮b也有些面带愧色,但那个帅气b却是不依不饶地反问道:误会谁知道你这把钥匙是从哪里来的,还得要调查一番才行。

    我怒道:你有完没完现在事情已经很是明了了,你怎么还铐着我不放你们还有王法吗

    王法哼,我现在还怀疑你这把钥匙是偷来的呢。

    帅气b说完之后,其余的警察又都td来了精神,个个又对我横眉冷对起来。

    我怒气填胸,气的一时说不出话来,直想抬脚把这个狗日的帅气b变成个死太监。

    我忽地想起了一楼的那个门卫警察,现在能证明老子清白的只有他了。

    奶奶的,刚才光顾慌乱气愤了,竟然把那个很熟的门卫警察给忘了。

    我又吼道:那好,既然这样也不能证明我是康晓茗的男朋友,那你们把门卫上的那个警察叫上来,我和他认识。我要是和他不熟,我也进不到这个大楼里来。

    我这一句话,使所有在场的警察都是一愣,矮b处事比较老练,他说:既然这样,那就把门卫上的老陈叫上来。门卫警察姓陈。

    说完,矮个子警察让一个更年轻的小伙子下楼顶替老陈一下,好让老陈上楼来当面对质一番。

    几分钟之后,电梯门打开,老陈同志来了。

    我立即对老陈说:陈师傅,他们不认识我,把我当成坏人给铐起来了。

    帅气b立即对我吼道:你不准先说话,更不准混淆视听。

    我操他妈的,老子看到老陈就是看到救星了,说了这么句话竟然成了混淆视听了,这帅气b真t的不办帅气事。

    老陈说道:我刚才听下楼的那个小伙子说了事情的经过,这是个误会。

    老陈边说边指着我对他们说:他姓吕,叫吕大聪,在银行上班,他的确是康晓茗的男朋友。

    这些警察们听老陈说完后,立即都焉了,唯独那个帅气b仍不死心地追问:老陈,你可看仔细了,他真的是康晓茗的男朋友

    老陈呵呵笑道:是的,不会有错的,小吕天天都在这住着。

    我晕,老陈同志这么说虽然是好心,是为了尽快让我脱离麻烦,但同时也把老子天天留宿在康警花家里的事给彻底曝光了,这对康警花的声誉是有大大的影响的。但一想到我和康警花五一期间就要结婚了,这影响也就不那么坏了。

    其他警察听老陈这么说,有的偷笑,有的惊诧,有的恼怒,恼怒的就是那个帅气b。

    高b矮b立即走上前来,向我微笑着赔不是,刚带伸出手来和我握手,却发现我的双手依旧在倒背着,这才意识到还没有给老子打开手铐。

    铐老子的就是那个可恶的帅气b,这b不但不向老子赔礼道歉,对老子的敌对情绪没有丝毫的减弱,手铐的钥匙就在这b的手上,他竟然没有丝毫要给老子打开手铐的意思,真他奶奶个球姥姥个蛋的。

    矮个子警察悄悄碰了碰他,从他手里拿过手铐钥匙来,赔着笑脸急忙将手铐给老子打开了。

    我将两个手腕举起来,使劲大范围地活动了活动。仔细看了看,手腕上竟然有道浓重的血紫印,这都是那个狗日的帅气b用手铐给老子砸的,我抬起头来怒视着他。

    高个子警察和矮个子警察分别和我握了握手,真诚地向我道歉。人家都向我道歉了,我也就不再忍心称呼他们为高b和矮b了。

    我也嘿嘿笑着说:没事,没事,这是一场误会。你们这么做也是尽到了一个当警察的职责。

    矮个子警察呵呵笑道:看小吕多会说话,谢谢你的理解多亏康晓茗不在家,不然,她看到我们这样对待你,还不得心疼死了,呵呵。

    呵呵,她要是在家,这场误会早就消除了。

    我说着急忙走上前去,双手握住老陈的手,感激地说:谢谢你陈师傅要不是你那就麻烦了。

    呵呵,小吕,不要客气。你今晚身上要不是全是泥水,也不会发生这场误会的,呵呵。

    其他几个警察也都纷纷向我点头示好,只有那个帅气b对老子仍是横眉冷对的。我心中暗骂他:的,说你帅气b还是高看了你,你看你那副德行,简直就是一个衰气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