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2、辗转反侧-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32、辗转反侧

    d,今晚上实在是太倒霉了,希望明天不要再这么晦气了。

    自古以来作恶多端的人痛改前非、改过自新最常使用的是金盆洗手和洗心革面。

    这金盆洗手只是洗洗爪子而已,就像西医一样治标不治本。

    而洗心革面则会像博大深奥的中医一样,能够标本兼治。只有洗心革面了才能彻头彻尾地改头换面。

    要想洗心革面,标本兼治,老子能做的就是洗洗澡,将小体冲个干干净净,以便明天迎着朝阳,踏着晨霜,以朝气蓬勃的崭新姿态去示人,省得再t的这么倒霉。

    因此,我将这身脏乱不堪的衣服脱下来,将自己脱的净净光光,摇摆着裆部中的枪,充满希望地钻进了洗手间,打开淋浴头,不停地浇灌着。洗头液、沐浴液、香皂轮番上阵,足足冲洗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把小体的皮都快搓没了,这才罢休。

    人们都说办一次竖心生事,相当于跑3000米,这洗一个多小时的热水澡,则相当于跑10000米,相当地消耗体力。

    体力消耗的几乎殆尽,偶是挣扎着从洗手间出来的,摇摇晃晃来到床边,一个衰衰的大鹏展翅扎到床上就再也不想动了。

    我盖着一床被子,抱着一床被子。盖着的那床被子是偶平时使用的,抱着的那床被子是康警花天天晚上盖在娇嫩粉体上的。

    我深深地吸吮着康警花留在上面的体香,裆中之物邦邦硬地对着松软的被子,越顶越t兴奋,越兴奋越t暗伉,禁不住吟着小声念叨:阿花亲亲的阿花我快想死你了。

    要知道,我已经半个多月没有向康警花交公粮了。她即使在家,我也不敢交,她也更不敢收。

    那个慈祥的中年女大夫一再叮嘱我和康警花,至少一个月之内不能行房事。一个月就一个月呗,还t是至少的。

    慈祥的中年女大夫就像法官一样给老子判了至少一个月的有期徒刑。吓的老子不敢再有非分之想了,把晚上盖的被子当成了铁笼窗。而康警花更如惊弓之鸟,把太空棉也当成了铁栅栏。

    老子决定在这一个月里认真改造,绝不再沾康警花一下。并发扬不断深造的改造思想,自我加压,将有期徒刑自动延长到了一个半月。

    没想到还不到半个月,康警花就一翅子飞到北京去了。这样也好,省得我色性不改,再得被重判加刑。

    吸吮着康警花的体香,默想着和康警花在一起的美好时光,裆中阳物将太空棉顶了一个深深的洞,很快就进入了深睡状态。把阿梅叮嘱我的睡前要吃感冒药一事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哼哼唧唧地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突然感到嗓子又干又疼,鼻子吸气竟也又酸又疼的,忽地一下让我醒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难受全身犹如火烤一般,但后背又犹如背上了一块大冰砖,丝丝地不住直冒凉气,口感舌燥,鼻子还不透气。

    思忖片刻,这才回过神来,这是感冒发烧了,是典型的受凉造成的。

    这感冒发烧的滋味很是难受,小体从内到外透着侵肉蚀骨的燥热,后背还出奇的冷,犹如赤身果体地背靠着冰山在晒太阳,个中滋味要多难受有t多难受。

    平躺着睡,两个鼻孔都不透气,只能用嘴呼吸,但嗓子又干又疼。朝左睡,左鼻孔堵的严丝合缝,右鼻孔倒是畅通无阻起来,但没吸上几吸,右鼻孔就会又酸又疼,疼的脑门子都t的难受无比。朝右睡,则又倒了个儿,左鼻孔通右鼻孔堵。

    如此一来,可真把老子给折磨坏了,平躺着睡不行,嗓子和你死磕作对。只能是朝左或朝右,刚想睡着,鼻孔又和你死磕作对起来。朝左睡右鼻孔难受,朝右睡左鼻孔难受。

    老子又累又乏,困的要命,但又无法入睡,当真是辗转反侧了起来。估计辗转反侧这个成语就是这么来的,真t太形象具体又活泼生动了。

    老子被逼无奈,只好趴着睡,但没过几秒钟,口鼻竟然都喘不动气了,憋的难受,只好又辗转反侧起来。

    我看了看时间,这才是凌晨四点来钟,离天明还有好几个小时,这可咋整呢

    估计阿梅比我更惨,我很少感冒,抵抗力是出奇的好。我都受凉受成这样的了,何况阿梅呢想想很是担心阿梅,越想越是担心,偶本就辗转反侧,现在又再牵挂阿梅,当真是火上浇油,睡卧不安了。

    急忙打开灯,着发烧的小体,在屋里找起药来。

    康警花很是细心,她在家中放了个小备用药箱。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那个小药箱子,满怀着希望打开,却发现里边没有感冒药,而是一些包扎外伤用的棉棒纱布消毒水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