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四、心疼李感性-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六十四、心疼李感性

    我到达她家那个小区时,天色已经全暗了下来。

    当我敲开门进去后,顿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只见屋里一片狼藉,东西丢的乱七八糟,地上还有摔坏的杯子,茶具,花瓶,果盘。

    难道她这里刚刚爆发了一场加里墩家里蹲战争不是加里墩战争那是什么

    李感性给我打开门之后,一屁股又坐回到沙发上。

    d,才一天没见,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头发零乱,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神情颓废沮丧到了极点,竟一下子苍老了很多。眼圈红红的,眼皮也肿了起来,显是哭了很久。我越看越心疼,恨不得一下将她搂进怀里,好好抚慰她个十天八天。

    td,这是哪个龟孙惹得她这样了老子要和这鬼孙拼小命命。

    今个儿到底是怎么了我边想边问:杏姐,这是咋的了

    我这一开口问不要紧,又把她问哭了,她双手掩面,抽抽噎噎,泪水竟顺着手指缝滚滚而下。

    唉,女人真是水做的,泪腺出奇发达。泪腺不发达的女子,肯定是个二百五或是三百六啥的。

    本想立即上前搂住她开导开导她,但一是怕她哭得更凶,二是不想再挨她的降龙十八掌。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女人哭吧哭吧更不是罪。心里难受,哭出来会好受些,我静悄悄地坐在沙发边边上等她尽情地哭完。

    没想到这一等,竟等了半个多小时,她哭得我心里也酸酸的。

    这丫的哭功不亚于冼性感。d,老子碰到的都是一些水晶女人。

    看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又不能劝,只能让她都哭出来才行。

    女人一哭,男人就吼,那是大错特错的。

    应该是:女人一小哭,男人一小劝;女人一大哭,男人靠边站。

    等女人哭完了,哭够了,男人再深情款款,温语柔声地抚慰,再贞烈的女子也会倒在男人的怀里,因为此举的杀伤力比原子弹还恐怖。

    看着加里墩战争留下的残骸,总的有人打扫战场吧。你丫使劲哭,我来给你打扫战场,收拾残骸。

    为了不影响她哭下去,我轻手轻脚,慢慢收拾打扫起来。

    你哭你的,我干我的,咱们两不误。

    本就有些腰酸腿软,干了没一会儿,竟然全身冒汗。

    我先将客厅收拾停当,又开始收拾卧室。d,洗漱间里竟也有些东西掉在了地上。还好,餐厅和厨房都很整洁。

    也不知道李感性是什么时候停止了哭泣,就在我将加里墩战场的全部残骸即将收拾完毕时,她坐在沙发上幽幽地说:小吕,不用收拾了,就那样摆着吧。

    d,你早说啊,老子都拾掇完毕了,你才说,说的可真是个时候。

    干这趟活累的腰更加酸了,腿也开始打哆嗦了。

    如果让冼性感看到我这样,非心疼的哭鼻子不可,嘿嘿

    我将垃圾放倒门外的垃圾桶里,再进门的时候,李感性已经疲惫地躺在了沙发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

    我走上前去,轻声问道:杏姐,你吃饭了吗

    她隔了好大会才略微摇了摇头,哭的时间太长了,估计她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d,老子现在把战场打扫完了,又要准备去做饭了,要再来个洗洗浆浆啥的,就真的成了个十足的男保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