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牛的垄断X的馋人-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47、牛的垄断X的馋人

    我和花小芬下得楼来,花小芬开上她自己的那辆红色的福克斯大姨妈,载着我向省烟草集团公司驶去。

    八点半左右,我和花小芬就赶到了目的地,这个点冼伯伯应该刚来上班。

    d.好单位就是好,牛单位就是牛,省烟草集团公司办公楼透着浓浓的霸气,我和花小芬在楼下门卫处就被拦截了下来。

    我腆着笑脸问那个门卫:是不是登记了之后就可以进入了

    那个门卫懒的和我说话,而是让我立正站好等待消息。

    那个门卫先是和楼上接通了电话,这才把话筒递给我。

    我接过话筒,里边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找谁

    哦,你好我找冼董事长。

    哦,请问你贵姓

    我姓吕。

    先生,能报一下你名字的全称吗

    哦,我叫吕大聪。

    那好,请你稍等一会儿,我去汇报一声。

    好,谢谢

    放下电话后,花小芬把我拽到一边对我说:你和冼董事长认识

    嗯,有过几面之交。

    关系怎样

    一般,只是几面之交而已。关键时刻,老子可要把自己的底搂紧捂实。

    要是关系一般,很可能等会给你回电话说冼董事长不在。

    你怎么这么有把握

    我以前经常碰到这样的事。

    哦,那就碰运气吧。

    听花小芬这么说,我心中竟然真的没有了底气,真的担心冼伯伯会不见我。

    过了十多分钟,正当我越等越没有信心的时候,只见电梯里走出来一个靓丽的年轻女子,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西装,越发显得肤白胜雪,身材婀娜多姿。

    d,我不由得使劲看了她几眼,吞了吞垂涎,在心中狠狠地太阳了一番。还没等想出用什么姿势来太阳好,这个年轻的女子走了过来,面带职业的微笑问道:请问谁是吕大聪先生

    我一愣,急忙走上前去,礼貌地回道:哦,你好我就是吕大聪。

    哦,吕先生,你好我们董事长有请,请跟我来

    哦,谢谢

    刚走了几步,年轻女子微微扭头看了一眼紧跟在我身边的花小芬,问我:吕先生,请问你们一共来了几位

    哦,两位,这位是我的同事花小芬。我忙介绍道。

    年轻女子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而是带我们进入了电梯。

    在临进电梯的时候,我才发现在这个电梯旁边不远处也有个电梯,很明显,我们坐的这个电梯比旁边那个电梯要豪华的多,看来这个电梯是专供领导使用的。

    我们瞬间就来到了八楼,奶奶的,领导的专用电梯就是好,方便快捷,没有其它楼层的人来打扰,电梯从一楼日日地直通到八楼,没有任何的停顿。人站在里边,没有任何的震感,如同站在平地上一样,连升的感觉也给省略了,真t的太高档了。

    狗日的烟草公司就是牛x,牛的垄断x的馋人。

    从电梯里出来,年轻女子面带职业微笑地对我说:吕先生,对不起刚才我们董事长有交代,他只见你一个人。请你的同事到接待室坐一会儿,好吗

    花小芬一愣,她明显没有想到会是这样,脸色微微一红,面呈不悦。我急忙点头应诺,同时悄悄给花小芬使了个眼色,说道:谢谢那就让我同事在接待室等一会吧

    好,请花女士到这边来。

    年轻女子先把花小芬领到不远处的一个接待室里,随即又领我向前走去。

    踏着厚厚的地毯,这个楼层里透着高雅的同时,显得很是低调,所有的办公室门前都没有挂着牌子,不像那些爆发户般的单位,穷人乍福地要在每间办公室的门框上钉上个破牌子,表明自己的身份和官衔,真t俗气,不像是办公,倒t像是在显摆,俗不可耐。

    年轻女子领我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前,轻轻扣了几下门,里边传出一声请进。

    年轻女子先轻轻打开房门,站在门口说道:董事长,你的客人吕先生来了。

    哦,请他进来。

    年轻女子立即闪身出来,伸手轻轻摆了个请的姿势,我立即迈着小碎步向里走去。

    冼伯伯此时也正向门口走来,看到我后,爽朗地笑了起来。

    小吕,来,快请进。

    冼伯伯,打扰你了。

    哪里话,你能到我这里来,我很高兴,我还本想找个机会好好和你谈一次呢,现在你登门拜访,这样也就省的我再去找你了。

    冼伯伯热情地把我让到沙发上。我屁股刚坐在沙发上,年轻女子就无声无息地把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茶放在了我面前的茶几上。

    随后又礼貌地对我微微一笑,这才迈着轻灵的步子向外走去,无声无息地带上了房门。

    d,看来这个年轻女子是专门负责接待的,太t职业了,职业的老子感觉自己也似乎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