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激将法-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50、激将法

    冼伯伯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这样吧你回去先弄一个详细的竞标方案,要经得起推敲和询问才行。

    嗯,好。

    如果单从私人关系而论,我现在就可以拍板这么做。但冼伯伯不是那样的人,让你制定竞标方案,是做给其他人看的,在这个基础上我也可以理直气壮地帮你,不然,我也无能为力。

    冼伯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马上回去制定竞标方案。

    嗯,制定的方案一定要站得住脚,还要有鲜明的特色,让我们明确你们银行到底能够给我们提供什么样的金融服务。

    我激动地点了点头,道:冼伯伯,你尽管放心我一定会做到的。

    呵呵,说是说,做是做,我们可不能纸上谈兵,要从实际出发。

    冼伯伯边说边站起身来,走到办公桌旁,打开抽屉,拿出来一摞材料。

    大聪,这是我们公司制定的在开发区筹建加工车间的可行性报告,你拿回去仔细研究研究,根据这个报告来制定竞标方案,更加具有说服力。

    哦,谢谢冼伯伯

    呵呵,你可记好了,一定要保密,这个可行性报告可是我们公司的机密,千万不要对外人讲,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冼伯伯

    呵呵,现在消息还没有散开,你就找上门了,等消息一公布,各家银行就得挤破头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做准备,准备的一定要充分。

    嗯,冼伯伯,谢谢您的教导

    好了,你去忙吧

    从冼伯伯办公室出来,急匆匆来到接待室,只见花小芬正等的心焦。

    她看到我后,立即从接待室出来,我给了她个眼色,领着她快步走向电梯。我和花小芬还是坐着供领导专用的豪华电梯,所不同的是没有了那个叫人馋涎的年轻女子了。

    到了楼下,花小芬急促地问:事情进展如何

    还不知道,需要做一些准备。

    这个冼董事长的架子真大,让我在接待室干等了那么长时间。

    不准这么说冼伯伯,他找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谈。

    哎呀,你发的哪门子火让我干等了那么长时间,我发发牢还不行了

    不行,不准你发牢。

    我就发了,你能怎么着

    小心我给你扣上一顶破坏营销的帽子,回去在大会上作检讨。

    我边说边快步向她的红色福克斯大姨妈走去。

    切,你还真以为你是领导啊

    刚才下楼的时候,花小芬已经用遥控器将车门打开了,没想到我刚待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她却日的一声又锁上了,想上也无法上了。

    你干嘛快点把车门打开。

    不行,你和我发火,我就不让你坐我的车。

    快点打开,不要耍小孩子脾气。

    我怎么耍小孩子脾气了

    我们这是出来办大事,你也是老客户经理了,冼董事长不接见你,自有他的道理,让你等等怎么了即使让你等上十天半月你也不能有任何怨言。

    你少拿官腔教训我。

    我本就为阿梅的事窝火,赌气不再和她继续交谈,而是掉头向外走去。

    吕大聪,你干什么去

    你不让我坐你的车,我自己打的回去。

    切,你还来脾气了。

    她快速地发动起车子来,在我刚刚走出烟草公司的大门时,她将车子紧贴着我,打开车窗喊道:快点上车,人不大脾气倒是不小。

    奶奶的,老子要不来这么一出激将法,你丫还真不让老子坐你的大姨妈了。

    我拉开车门坐进车里,说道:别和我赌气,我现在心情不好。

    你心情怎么又不好了是不是营销的不顺利

    不是,营销的很好,我心情不好是因为别的事。

    什么事啊

    我不想说,你也别问了,开好你的车就行。

    小样,还以为我愿意和你说话呢她狠狠地白了我一眼,将车开的飞快。

    我坐在车上,心思全部倾注到了阿梅的身上,越想越黯然,越想越难过,小眼又酸又涩的很是难受。

    花小芬突然打了一个喷嚏,随后说道:你是不是传染我感冒了我鼻子很痒。边说边又阿嚏地打了一个。

    听着她的喷嚏声,感觉很是熟悉,颇有阿梅的韵味,我忽地说道:阿芬,你真的很像我原先的一个女同事。

    啥我很像你原先的一个女同事

    嗯。

    谁

    不告诉你。

    操,你别尽和我说一半话。我晕,这丫竟然说操了。

    不准说脏话。

    都是跟你学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你怎么不学学我的好。

    你也没好让我学啊,除了骂街就是骂街,我要跟你学,就真的成了泼妇了。

    操,我是泼男,不是泼妇。

    嘿嘿,你原先的那个女同事漂亮不

    当然漂亮了,她那种漂亮是最具女人味的那种漂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