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3、电话ZUO爱-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53、电话ZUO爱

    姚乐乐在电话那边没有立即说话,而是过了十几秒钟之后,才传来了她那催人性发的娇声莺语:这床上的东西我走的时候也没有收起来,现在也是落满了灰尘,实在是太可惜了。

    听话听音,原来她去到了卧室里,那个卧室那个地方那个床还有床上的一切东西,对姚乐乐和我来说都是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的,我忽地想起了当时我和她醉舞流云的时候作的那些特别提性的银诗此处没有写错字,银诗就是淫诗,银比淫要高雅些嘛,就像把禁诗说成金诗一样。

    这银诗堪称是世上最厉害的春药,是伟哥以及金枪不倒等春药的老祖宗,还t没有一点副作用,堪称顶顶尖的银春药诗淫春药师,嘿嘿。

    我喃喃愧疚地小声说:乐乐姐,对不起啊我好长时间没有回去了,我辜负了你的一片心意。

    她声音更低地说:这也不能怪你,我都不在了,你还来干什么但我看到屋里凄凉成这个样子,心里酸酸的难受,嗯哼嗯呢

    听着她的小鸟般的温柔之音,我心中竟也泛起酸楚,使劲眨巴了眨巴小眼。

    姚乐乐声音更低更柔地轻声念叨:我看到这个床就想起了我临走的那晚,嘿嘿,我们作的那些诗你还记的吗

    嗯,记的,终生难忘。

    呵呵,嗯呢,你说说看。

    我晕,这丫竟然让老子现在就把那些银诗再说给她听,要是身边没人,老子肯定会色相毕露,春心大作,死不要脸地说个没完,但现在不行,现在老子身边还坐着个虎视眈眈的花小芬,这让老子一时为难起来。

    说吧,守着花小芬绝对不行;不说吧,似乎又感觉对不起姚乐乐,奶奶的,这可咋办

    手机中传来了姚乐乐的问话声:说话啊,怎么了

    哦,稍等。

    稍等什么我现在特别想听你再说说那些诗句,快点啊

    我小眼踅摸着花小芬,将声音压低对姚乐乐说道:要不你先说说我听听。

    哎呀,讨厌,这种事是你们男的主动些才行,怎么能让我们女的先说你懂不懂女人的心啊

    听着姚乐乐的略带埋怨捎带牢的话语,我不由得窘迫起来,只好把手机捂住,鼓足勇气对花小芬说:阿芬,我有点很重要的事要谈,你先回避一下好吗

    花小芬显得很不高兴,啐道:有什么重要的事还得让我回避一下

    奶奶的,我顿时有些后悔起来,后悔不该对花小芬说的这么直接,对待女人不能直来直去,一定要耍太极才行,缓缓柔柔,绵绵不断,曲里拐弯,滔滔不绝才行。

    想到这里,我灵机一动,嘿嘿土不笑着对她说:阿芬,我现在有些口渴,你去给我买点水果吧

    口渴有水,你喝水就行了。

    不想喝水,想吃水果。

    我家里有的是,打完吊瓶,回家去吃。

    我日,这丫怎么这么拗非要看老子出丑才死心是不

    我耐住性子,更加温柔地对她说:阿芬,我现在特别想吃水果,求求你了,去给我买点吧

    花小芬极不耐烦地啐道:你真难伺候,不就是为了让我躲开,你好说事嘛,何必找那么多借口

    我晕,老子的这点花花肠子都被这丫给识破了。

    花小芬站起身来,问道:你想吃什么水果

    哦,随便,你买什么我吃什么。

    她白了我一眼,一甩长发,咔咔地走出去了。

    身边没了旁人,老子的色胆顿时大了起来。

    我对着手机急不可耐地说:乐乐姐,现在可以了,刚才身边有人。

    嘿嘿,不准喊我乐乐姐。

    那我喊你什么

    喊我什么你知道的。

    哦,乐乐,嘿嘿。

    嘿嘿,现在开始吧。

    我心中乐开了花,暗道:奶奶的,老子闷,乐乐比老子更加闷,闷对闷,那是上加,劲直过九重霄。

    黄莺乳燕为哪般闷中发直翩跹。

    床之爱化视频,醉舞流云手机欢

    时代进步了,网络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东,男女之间谈的过瘾聊的甚欢,但又相隔天南地北,无法真刀实枪地在床上爱,就发明了视频爱,男男女女着身子,就像卖肉一般对着视频镜头狂扭浪巅,发嗲叫,采用超科技的自慰工具,完成那飘飘欲仙的时刻。更有甚者,还发明了电话爱。

    我日,这电话爱,比之视频爱更前进了一步,没有了强烈的视觉效果刺激,全凭声音完成那飘仙勾魂的醉人一射,不但要有超高的意淫能力,还更要具备技术含量,比视频爱要难上加难,但比视频爱更让人感到刺激。

    奶奶的,老子现在和乐乐就是典型的电话爱,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