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7、芳馨满体幽韵撩人-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57、芳馨满体幽韵撩人

    花小芬脸上的红澎还是如日中天,没有任何消退的迹象,我忍不住说:阿芬,你也是过来人,什么没有见过啊,刚才你摸我,我被你摸,本就是个误会,你何必这么认真呢

    这种事能不认真吗

    对,认真是对的,但是个误会,那就不能较真了。

    你说的倒是好听。

    和你这么个大美女说话,我当然要拣好听的说了。

    吕大聪,我想问问你,你身边到底有几个女人

    你凭什么问我第一你不是我女朋友,第二你不是我老婆,第三你不是我的相好,我凭什么告诉你

    我这句话把她噎的半晌没有缓过劲来,她秀脸憋红,眯眼抿嘴,咬牙切齿地说:吕大聪,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干什么吗

    你最想干什么

    我现在最想的就是把你从床上掀到地下来,用我皮鞋上的高跟把你的裆中之物踩烂跺碎。

    她边说边作势真的要来掀我。

    我一惊,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紧紧护住裆中宝物,惊恐地问:你想把我变成太监

    对,是,我就是特想把你变成太监,让你成为一个无根之人。

    奶奶的,花小芬,你也太狠了吧真是最毒莫过女人心,你这个蛇蝎心肠的臭女人。

    我这一番话,纯粹是率性所为,不遮不盖,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正好走了性情中人的路子,这番话也恰恰对了性情中丫花小芬的胃口,我的话音刚一落地,这丫竟然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搞的老子一时愣在了那里。

    我喃喃地又道:你们女人的心真是天上的云,一会阴来一会晴。

    知道就好,我们女人可是不好惹的。

    花小芬心情明显地好了起来,伸手从水果袋里拿出来一个橘子,动手剥皮,剥完之后递给我。

    我不想吃,你吃吧

    哎你不是说非要吃水果,非要让我出去给你买的吗

    哦,有这回事吗

    吕大聪,你真是无赖透顶,人渣,泼皮,不吃拉到。

    看到花小芬急赤白脸的样子,我怕她又再生气,急忙伸手接过来,说道:都是被你刚才给吓的,说要把我变成太监,还要踩碎跺烂,吓的我都没有食欲了。

    你少来了,快点吃吧

    经过这一番对话,花小芬脸上的澎红不但没有减退,反而更加鲜艳了,我日,这丫是不是被老子给带的也春心萌动了

    过不多时,只见从外边走进来一个女子,三十多岁,小巧玲珑,穿着一身乳白色的套装,略施粉黛,气质高雅,让人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我心中狂喜,禁不住先暗自吟了几小声。

    那个女子左手提着礼品盒,右手提着一大袋水果,左肩上挎着一个奶白色的小坤包,正要开口询问门口的医护人员,我在床上大声呼道:乐乐,我在这里

    那个女子微微一怔,看到我后,嫣然娇笑,小鸟婀娜,如踏五色祥云,向我款款走来。

    这个女子正是姚乐乐,她愈发的漂亮可人了,脸蛋从里到外透着绯红,精神面貌焕然朝气,她来到床边刚想对我说话,忽地看到床边坐着的花小芬,微微一愣,将嘴边的话收了回去。

    nnd,误解,典型的误解了姚乐乐肯定把花小芬当成我的女朋友了,如果误解不除,姚乐乐便会感到很是尴尬。

    我急忙介绍道:乐乐,这是我的同事花小芬,我们都在城东分理处工作,她是来陪我打针的。

    花小芬听我这么介绍,眉宇之间明显地呈现不悦,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四七二十八,又对她道:阿芬,这是姚乐乐。

    花小芬象征性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让座。

    姚乐乐听我介绍完之后,神态和神情果然放松了很多,不再那么拘谨了,而是很自然地冲花小芬点头示好,又落落大方地坐在了刚才花小芬坐的凳子上。

    姚乐乐刚坐在床边,我顿时感到一阵浓郁香气袭来。

    芳馨满体的姚乐乐幽韵撩人,使我牙根突变奇痒,垂涎立流,恨不得立即把她按倒在床上,不管不顾、伤风败俗地狂办她个十天半月也不罢休,即使祸国殃民也在所不惜。这就是姚乐乐给我的剧烈震撼,惹的老子狂想床震不已,和尚头的坚硬甚至也超过了刚才电话嘿咻时的程度,盖在身上的被子又被顶的凸起了蒙古包。

    姚乐乐抬起细白玉手,轻轻拢了拢刘海处的秀发,含情凝睇地看着我,甜美文静地对我说:你比以前黑了不少,也憔悴了不少。说着说着秀眸中更加流露出浓浓的牵挂和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