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5、渴梦-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65、渴梦

    顶着三伏天最最酷热的阳光,我赤身果体在沙漠上踉跄地行走着,这天太热了,热得出奇,干燥的出奇,老子小体的水分都快被蒸干了,喉咙干渴疼痛,举目四眺,想要找一片绿洲乘凉,更重要的是要尽快找到水源,再这么干渴下去,老子非交代了不可。

    不停地行走,不停地寻找绿洲水源,结果什么也没有找到。额头上骄阳似火,脚下沙滩烫脚难耐,口干舌燥,小体干瘪,老子快要渴死了。

    就在渴的不能再渴的时候,我忽地一下醒来,原来是做了个渴梦,这渴梦做的快把老子渴死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感觉头疼欲裂,脚下打软,艰难地来到洗手间,也顾不得去找凉白开了,直接拧开自来水,将冰凉的自来水灌了一肚子,咕咚咕咚足足喝了十多升,方才把这蒸体烧肚的极度干渴给化解了下来。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钟了,自己呼出来的气都感到充满了酒精,td,这到底是什么酒,怎么这么烈

    来到茶几旁,摸起酒瓶子来一看,顿时大骇一惊,d,原来是67度的衡水老白干,这酒在全国都是出了名的高度烧酒,怪不得喝起来那么辣,喝过之后竟是如此干渴。

    河北人太实诚了,造个jb酒都t那么实在,搞的度数这么高干啥操。

    咧开大嘴打了几个哈欠,这才意识到,今天是星期六,这几天盛雪忙着拟定竞标方案,把她累的够呛,我昨天上午就主动提出来,今天要到单位值班,让她在家好好休息一下。

    我打起精神,穿戴整齐,快速下楼,越是值班的时候越不能迟到。值班就是额外加班,值班是中国特有的叫法,在国外根本就没有值班这一说,都是叫做加班。而在中国,叫法也独具特色,美其名曰值班。说白了,就是td无偿劳动。加班是要给加班费的,而值班就是无私奉献,lgbd,典型的变相地剥削人,手段更为恶心人,更为歹毒,lgbbbbbbbbbd。

    昨晚喝了半斤67度的衡水老白干,开起车来,竟然四肢发颤,可见酒精之纯,度数之高,河北人实在是实诚的不透气,你t的标上个67度,鼓捣成个37度有什么操,实在的吓人,标准的二杆子。

    哆哆嗦嗦开了接近一个小时的车才赶到了城东分理处。

    盛雪周六周日值班的时候,是楼上楼下乱窜,尽职尽责。老子值班则是走走过场,就这过场不走也不行,lgbbbbbbbbbd。

    d,国家早就有明文规定,周一到周五每天都要早九晚五,一周休息两天。现在倒好,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就急匆匆地往单位赶,都t黑天了还没下班,星期六和星期天还要轮流值班,这是什么的制度lgb,简直比资本家还会剥削人。

    老子能来就已经很不错了,说明老子还是有思想觉悟的。还楼上楼下地不停乱窜着检查那纯粹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才这样。

    连咒带骂,满腹牢,一整天都是焉又耷拉地蹲坐在凳子上趴卧在桌子上。还好,没有其他人来打扰老子,更没有闲片子事来麻烦老子,老子在这里值班纯粹是在做无用功,烂泥般地就是个摆设。

    中午的时候,我饥肠辘辘地跑到外边,买了十几个灌汤包子,吃的撑撑歪歪,方才把昨晚喝的酒劲给压住,压住了酒劲,感觉也不那么难受了,趴在工位上美美地睡了几个时辰,这才神清气爽,小体才彻底从高度酒精中恢复了过来。

    这一觉睡醒之后,也就快到下班的点了。d,稀里糊涂的一天值班终于结束了,老子伸了伸懒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感觉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刚刚心情愉悦了没几分钟,霹雳丫的身影又闪现在脑海里,她似乎在摆动着她那双美轮美奂天嫉地妒的秀腿在我眼前翩跹起舞,我顿时如梦似幻,深深沉浸在这令人陶醉的想象之中。

    但这令人陶醉的时刻,也就仅仅维持了十几秒钟,十几秒钟之后,我的心情立即变得极度沮丧颓废,整个人黯然神伤起来。

    我伸出双手使劲搓了搓老脸,暗骂自己猥琐龌龊。随之心中有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从此之后再也不见霹雳丫了,满江哥召集我去聚会的时候,只要霹雳丫在场,我是坚决不会去的。别说那个狗日的学者在场我不去,就是光霹雳丫一个人在场我也不去了,这种油煎火烤的滋味,老子实在是受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