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七、沙发中热吻-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六十七、沙发中热吻

    我还没有进入状态,她的香舌已经全部伸到了我的嘴里,真t又柔又软又滑又湿。

    我贪婪地用上下两排牙狠狠地咬住她的香舌,力度把捏的极到好处,咬的她秀美微蹙,鼻中嗯嗯声不断,直到她发出轻轻的吟声为止。

    d,怎么竟没有了以前那种猴急欲喷的感觉

    现在她很主动,老子倒显得被动了。

    本想主动主动,但体内确实没有那种焚身的欲火了,只是被动地敷衍。

    这都是被冼性感给抽的,抽的不但连个底儿也没剩下,直接出现了严重的赤字。

    就像花枝俏然,桃花洞里邀你进,但你自个儿进不去,那能怨谁这种无奈的感觉是很痛苦的。

    老子现在想主动些,但弟弟坚决要罢工,小爷也没奈何。

    最后,还是我主动松开的。d,这可是破天荒头一次。

    不过,这样倒也显得老子很有君子气,是个谦谦君子。

    但这谦谦君子不是那柳下惠而是更像岳不群。

    果然,我一松开李感性,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欣赏和望。

    那种欣赏眼神让老子很是受之有愧。

    那种望眼神让老子不敢正视她,弟弟都罢工了,我看也白搭。

    我轻声说了句:吃饭吧,菜都凉了。

    李感性温顺地点了下头,起身到洗漱间去洗刷了。

    我急忙将尚在锅中焖着的羊肉羊汤热气腾腾地盛了一大盆端到了餐桌上,其余的菜都早已摆在餐桌上了。

    李感性洗刷完毕,来到餐厅一看,显是很吃惊,她明显是没有想到偶还会这么一手,由衷地点头微笑赞许。看来小爷做的这回家庭妇男真的没有白做,博得美人一笑就很知足了,最起码比夏桀商纣同志强上不止几万倍。

    估计是偶做的驴式红焖羊肉的香味勾起了她的食欲,她说:小吕,今天咱们两个喝点酒。

    边说边到酒柜中去找酒,我一看有点眼晕。酒柜中的酒琳琅满目,啤的、红的、白的摆了满满一柜子。

    她顺手从酒柜里拿出来一瓶茅台酒。

    小吕,咱喝白酒吧问的话是征求我的意见,但说话的同时就把酒放到了餐桌上,动作神态中透着: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别的酒还不喝,就喝这个。

    神情眼蛮十足,劲头霸道十足。

    我晕,我本想喝点啤酒,白酒还真不擅长,但看她的意思是铁定喝白酒了,不好再违她的意,以免引起她心中的不快。

    她又找出来两个酒杯,这酒杯我看着就害怕。

    高高的身子,中间还有凸出来的一个大肚子,横看像企鹅竖看更像t袋鼠。

    d,这一杯足能装3两白酒。

    众所周知,干办公室主任的人,不论男女,没有一个好酒量,是很难胜任的。

    我心爱的杏杏也是如此,久闻她的酒量惊人,人送雅号“何仙姑”。

    何仙姑是八仙之一,八仙之所以妇孺皆知,主要是以饮酒醉酒而出名。敢称“何仙姑”,其酒量肯定不一般,我估计一斤白酒不在她话下。

    李感性将两个酒杯倒满酒,便示意我坐下。

    我虽然害怕白酒,但已经饿的实在不行了,屁股刚一落座,便将一块大大的红焖羊肉塞入了口中,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估计老子的吃相很可笑,惹得李感性咯咯娇笑出了声。d,这久违的娇笑声,从老子进门就没有听到过,现在听起来格外亲切,没有勾起来,竟勾的食欲大振,还没有沾酒杯,就已经海吃了几大块驴式羊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