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铁腰带-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78、铁腰带

    d,我心中暗暗狂骂着这个小日本料理店,lgbd,为何偏偏要播放那个东京爱情故事,惹的阿梅更加心酸。

    我心中如此狂骂,没想到阿梅抬手拢了拢秀发,环顾了一下这个榻榻米房间,说道:这个地方真好多亏刚才播放了东京爱情故事的曲子,这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

    阿梅说着说着火红的脸上竟然荡漾起了幸福的微笑。

    晕,我和阿梅正好想到了两岔股里去了,汗,看来女人的心天上的云,不但飘忽不定,还更加地捉摸不定。

    刚来到这个榻榻米房间的时候,阿梅在我的怀里睡了一个小时零十五分钟,而且是睡的极沉香又甜蜜,虽然心情一直不好,但精神头却是十足了起来。

    阿梅喜,我喜;阿梅哭,我哭;阿梅笑,我笑;阿梅愁,我愁。

    反正总之是阿梅的心情在左右着我的心情,阿梅的一举一动也引导着我的一举一动。俗话说要求进步的人都是附庸风雅之人,但我现在只能附庸阿梅了。阿梅现在已经成了我的全部世界了,此时此刻,在我的个人世界中,除了阿梅没有别的。

    把那个肥头大耳走路咚咚作响的假日本女人喊了过来埋单,埋单之后阿梅对我说道: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我本想带你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但刚才听了那首东京爱情故事,我突然又有了新的想法,我们到不夜城去吧

    嗯,阿梅,你说到哪里去我就陪你到哪里去。

    呵呵,你也不问到不夜城去干什么。

    反正我们又不能醉舞流云了,你说干嘛我就干嘛呗。

    小样,你就满脑子的那种事。

    嘿嘿

    我带你到不夜城去唱歌去。

    啊唱歌阿梅,我可从来没有听过你唱歌呢,今天我要好好欣赏一下你的歌声。

    嘿嘿,不但我要唱,你也要唱。

    阿梅,我可从来没有唱过歌,我的五音不全,你可不能难为我。

    不会唱会吼吧

    吼当然会了。

    呵呵,这样就行,实际上我也不太会唱歌,今晚我们就去好好地吼上一场。

    听阿梅这么一说,我顿时有种想要释放的感觉,还没开唱,心中竟然为之一阔,说出不的畅快淋漓。

    阿梅看我这样,微微一笑而道:那里的环境也很舒适,正好适合我们呆一宿。

    她边说边抓住我的手向外走去。

    临出榻榻米房间门的时候,我突然又把阿梅紧紧地抱在怀里,嘴巴趴在她的耳边,发着柔柔之声腻腻地问道:阿梅,你今天晚上扎的腰带是不是还是内置开口的

    阿梅被我紧紧抱在怀中,听我这么一说,实感意外,不由得一愣。

    我抓住她这一愣的机会,嘴头子瞬即捕捉到了她的樱唇,老实不客气地贴了上去。嘴巴边这么紧吻着她的樱唇,爪子已经伸进了她的腰间,忙不迭地哆哆嗦嗦去摸索她的腰带开口。

    阿梅边和我吻着边伸手抓住了我那只不老实的爪子,甜甜一笑,摆动樱唇,撤离了我的嘴巴子,趴在我的耳边柔柔地说:这次我扎的是条铁腰带,你是打不开的。

    说完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我刚待伸手再次向她腰间摸去,她抿嘴呵呵一笑,甩头转身,咯咯娇笑着向楼下跑去。

    我看着她那婀娜多姿的身影,节奏跳动的秀发,以及抿嘴忍笑的可爱姿态,我又喜又爱,又疼又恋,恨不得一口将她整个儿吞进嘴里,用舌头永远把她呵护起来。

    我紧跟着阿梅来到楼下,出得店来,微风阵阵袭来,我不由得有些脚下发软。

    d,这小日本的小清酒,度数只有16度,喝起来不这不那的,但却是后劲十足,被风一吹,酒劲立即上涌了上来。

    我和阿梅都是各自喝了两瓶,我担心阿梅也会脚下发软,急忙走上前去伸手揽住她的秀腰。

    阿梅,喝那些酒,你没事吧

    嗯,没事,就是头有些发晕,脚下不稳。

    实际上我和阿梅被风一吹,此时脚下都有了些踉跄起来。

    小日本的服务就是好,一个站在门口类似保安的男服务生走了过来,先是鞠躬后又问道:请问你们还能开车走吗

    我和阿梅均是一愣,随即会意过来,心中不由得对小日本的服务周到细腻程度大加赞赏。

    这个男服务生看到我和阿梅都有了些酒态,因此便走上前来问了这么一句,当真是急客人之急,想客人之想。

    倭寇可恶的小日本虽然是我们泱泱大国华夏之邦的仇家,但人家这种服务水平却不得不让人咂舌称赞。

    阿梅用手拢了拢被风吹乱的秀发,扭头看了看我,这才说道:我们都喝酒了,这车就先放在你们这里吧

    来的时候,我是打的来的,阿梅是开着雷克萨斯来的。现在到处都在查酒后驾驶,阿梅的车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