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发春唤性-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80、发春唤性

    我在旁边听的稀里糊涂的,不知道什么是清唱混唱,更不知道什么是雅唱俗唱,一时弄的老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更摸不着头脑的还在后边,嗲声传来:请问是大雅、中雅、还是小雅呢

    我操,这个另类真t啰里啰唆的腻人,简直比长嘴长舌的臭娘们还要唠叨。

    阿梅也有些不耐烦起来,伸手从款包里拿出卡来,说道:当然是大雅了,这是你们这里的专用卡,到时候我刷卡就是了。

    那个不男不女的另类,更加点头哈腰,态度热情的能把人给几近腻呆。

    他掏出对讲机来,对着对讲机说了几句话,立即对我们说:先生女士请你们到八楼的春花秋月厅去吧,那是大雅中的大雅。

    阿梅点了点头,他立即招来一个服务小姐,吩咐服务小姐把我们带到八楼去。

    我此时仍是处于云山雾罩之中,忍不住悄声问阿梅:什么是清唱和混唱

    阿梅对我抿嘴甜笑,也同样压低声音对我说:清唱就是不找伴唱小姐,混唱就是要找伴唱小姐。

    伴唱小姐光伴唱吗

    不知道,应该是伴唱伴舞吧

    嘿嘿,我看不但是伴唱伴舞,有可能还要伴抱伴睡。

    滚,说着说着就开始不正经了。

    嘿嘿,阿梅,我可说的都是大实话。

    阿梅俏脸一绷,生气地说:屁,什么大实话你是不是想混唱啊

    不,不,阿梅,你不要误解我,我可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谅你也没有这个胆子。

    阿梅,雅唱和俗唱又怎么解释

    雅唱是高端消费,俗唱是普通消费。

    既然是高端消费,怎么还有大雅、中雅、小雅之分呢

    这也是根据消费的价位多少来区分的。

    真tnnd,怎么这么多讲究啊寻常老百姓连这门也没法进来的。

    寻常老百姓也不会来这地方来的。

    说话之间,电梯到了八楼,那个服务小姐在前款款带路,来到了那个叫春花秋月的厅门口。

    服务小姐打开房间门,阿梅在前我在后,当我一进入这个房间后,其富丽堂皇之奢华程度险些让我退而却步,太t高档了。

    白色的墙壁略微散发出淡淡的红光,整个房间犹如嵯峨的山涧中凝聚着若隐若现的岚光,而岚光拥红,想不暧昧都不行,暧昧之烈宛如发春唤性。

    里外双套间,外间大约有六十平方,里间大约有四十平方。

    外间东墙的整个墙面上镶嵌着硕大的玻璃镜,使整个房间更加地开阔,墙根处排着一溜真皮矮座高档沙发,西墙上挂着一个超宽大的壁挂屏幕,下边布置了四个半米多高的音响,屋顶的四角处也悬挂着环绕小音响。

    北墙的墙面上贴着一幅仕女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遐想之图,图中的仕女是半裸着的,薄如蝉羽的丝纱环抱着玉嫩娇体,使高雅之人对这环抱她的薄薄丝纱产生嫉妒之感,更使粗鲁之人恨不得上前把这丝纱狠狠地一把扯下,老子的感觉就是恨不得扑上前去,不但把这丝纱扯下,还要扯个粉碎。

    南墙根上摆放着一套紫檀茶艺更是耀眼炫目,唱歌累嗓子,因此便离不开品茗,果真是大雅中的大雅。

    外间大雅了,里间更是大雅。里间摆着一张大床,这床超大,让人浮想联翩。洗手间也在里间,并且洗手间里有一个整体浴室,这个整体浴室是木头制成,类似于一个小型桑拿室,这更让人浮想联翩,我禁不住牙根子发痒。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翠花圆缎服装的女子轻轻走了进来,对我和阿梅各自点头鞠躬问好我和阿梅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只好也对她点了点头。

    领我们进屋的那个女服务员,不知道何时已经退了出去。

    翠花圆缎女子这才轻轻跪在紫檀茶艺座跟前的绒毛地垫上,先是洗漱准备茶具,看样子是要给我们沏茶喝。

    原来这个翠花圆缎女子是个茶女,只见她笑不露齿,轻扬秀臂,葱指旋转。然后就是佳叶入宫泉茗出海平分秋色观赏汤色喜闻幽香小口啜饮。这时,房间又响起了淡雅悠扬的轻音乐,使人油然而生顿入仙境之感。

    我和阿梅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伸手接过翠花茶女递过来的小茶杯,阿梅是名媛美姝,见过大世面,她很快就深深陶醉在“汤色明亮、香气浓郁、爽口爽心,回味甘甜”的品茗境界中。

    我虽然在满江大哥家里多次喝过功夫茶,但彼功夫茶非此功夫茶,老子本来就是个俗人,小日本的小清酒后劲又是十足,使我本来就渴的很,咕咚一声就喝下去了,吧嗒吧嗒嘴,竟然没品出啥滋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