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1、失魂落魄-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91、失魂落魄

    阿梅走了,阿梅走了,

    我心中不停地念叨着这句话,仍是不愿接受阿梅走了的这个现实,整个人仿佛做梦一样,大脑一片空白,空气仿佛也凝固住了。

    直到身后传来汽车的喇叭声,我才意识到我已经在原地站了很久了,双腿都站麻了。

    在汽车喇叭的不断催促下,我才迈动步子向旁边闪开。

    阿梅走了,把我的心也掏空了,我脚步踉跄地向前缓缓走着,整个人除了发呆就是出神。

    懵懵懂懂之中,我在街上不停地走着,连伸手打的都给忘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我蓦然发现,我已经来到了省公安厅公寓楼大院的门口。

    当我进入公寓楼大厅门口时,门卫警察老陈看到我后,微微一愣,急忙热情地和我打着招呼:小吕,没有去上班吗

    啊

    今天是星期一啊,你没去上班

    哦,现在几点了

    九点多了。

    我心中暗道:晕,真晕,我怎么把今天是星期一都给忘了阿梅这一走,把我整个人都快击垮了,日期不知道,时间不知道,甚至连自己都快不知道了。

    我无精打采地扭头转身向电梯走去。

    小吕,你上楼啊

    我这才想起身边还站着个老陈,急忙回头招呼了声:嗯,我上楼去。

    老陈的眼神中露出极大的疑问,不解地看着我,想要再问我什么,我已经钻进了电梯,迅速按下了电梯门。

    我现在是欲哭无泪,失魂落魄,到了十八层,进入屋后,咣当一声关上房门,颓废地坐在了沙发上。

    过了良久,我才略微有了些思维意识,这才想起手机昨晚关机了,急忙掏了出来,开机。

    不一会儿,手机有了提示音,打开一看,显示盛雪曾经给我来过电话,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已经是上午九点半了。

    我这才意识到,我在大街上深一脚浅一脚地步行了两个多小时。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干,懒懒地给盛雪回了个短信:我今天不舒服,向你请个假。

    发完短信,将手机扔到一边,就躺到了沙发上。

    没过几秒钟,手机有了短信来音,肯定是盛雪回复的短信,我也懒得看,不管你丫同意不同意,反正老子是不去上班了,我现在连自己姓谁名谁都快忘记了,还顾得上去上班

    躺在沙发上心情烦闷,坐起来心情更糟,这时,手机又响起了短信提示音,我气恼地抓起手机来,直接又关机了。

    举起双手,使劲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想让自己静下来,但越是这样越是烦乱。

    我起身找出了康警花放在橱子里的中华香烟,打开拼命抽了起来,把自己抽的咳嗽不断,心情反而更加乱了。

    我将香烟掐灭,来到橱子旁,从里边拿出那天喝剩下的那半瓶衡水老白干,咕咚咕咚到了满满一大杯,举起来一口气喝了下去,连辣带呛的剧烈咳嗽起来,咳了一会儿,酒劲上涌,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脱得精光,扑通一声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借着酒劲呼呼大睡了过去。

    我和阿梅彻底分手了,阿梅走了,我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这种滋味比失恋还要痛苦万倍,我实在找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排解这种痛苦,只好靠酒精来麻醉自己。

    用酒精把自己麻醉了睡着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门外传来砰砰的敲门声,这敲门声很响,还不知道敲了多长时间了,我打了一个激灵,忽地爬了起来,难道是康警花从北京回来了

    我急忙想下床去开门,但屋里漆黑一片,我心中一惊,我竟然睡了一个大白天,现在都已经黑天了,也不知道是晚上几点了。

    我打开屋内的电灯,匆忙去开门。

    房门打开,仔细一看,原来敲门的竟然是花小芬。

    她看到我后,啊的一声尖叫,急忙将头扭向一边,随后大声说:你这是什么形象啊快点去穿上衣服。

    我低头一看自己,原来我身上只穿着一条小小的三角裤头,我急忙狼狈地向床上蹿去。

    花小芬看我到了床上,这才走进屋来。

    刚一进屋,立即呛的耸鼻扭脸,用手连连呼扇着,说道:哎呀,你这屋里怎么满是烟味和酒味啊都快把人给熏死了。

    她边说边快步来到床边,伸手将窗户打开,使空气形成对流。

    大聪,你今天怎么了手机关机,盛主任说你身体不舒服,专门叮嘱我下班后过来看看你。

    我看了看她,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仍旧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