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2、被她戏谑-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692、被她戏谑

    花小芬一看我这样,又大声说道:你到底怎么了人家大老远地来看你,你竟然连句话也不说

    我又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这才懒洋洋地说:谢谢你来看我

    呵呵,这样才像话嘛。

    花小芬看看屋里的烟味和酒味都跑没了,这才将窗户和房门都关上,来到床边,问道:你又生病了

    没有。

    没有生病,怎么不舒服了

    很不舒服,浑身上下,从里到外就没有一处舒服的地方。

    你到底怎么了

    阿芬,你把茶几上的烟递给我,我想抽烟。

    哎呀,刚刚把屋里的空气净化好了,你又抽烟再说你躺在床上抽烟也不安全,要是不小心失火了怎么办

    我不耐烦地说:没事,你递给我一支。

    不行,要抽你起来抽。

    看花小芬执意不给我拿,我又不能守着她穿着这条小裤自个儿去拿,只好无奈地从床上爬起来,穿上了衣服。

    花小芬站在旁边注视着我说:我看你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啊,怎么精神状态这么差啊

    我没有回答她,而是向洗手间走去。

    当我小便出来后,花小芬又道:你怎么也不洗洗脸头发乱糟糟的,把自己梳理的精神些嘛。

    我心中暗骂:就你丫她奶奶的事多。

    心中边骂边又返回洗手间,刷牙洗脸梳头,一番收拾下来,感觉自己真的精神了很多。

    北京衡水老白干的度数实在是太高了,烧的我心如火燎,来到厨房,拧开自来水,低头狂喝。

    花小芬快步跑了过来,从后边一把抱住我,将我拽离了水龙头。

    我有些恼怒地喝斥她:你干嘛

    你干嘛

    我口渴,喝点水也不行啊

    喝了自来水会闹肚子的。

    不用你管。

    哎呀,吕大聪,你别不识好人心

    我只好不再说话,低头来到沙发上坐下,花小芬在后边嘟囔了一句:好心当成了驴肝肺。随即她动手烧起了水。

    nnd,我到现在还是有些神不守舍的,老是想发无名之火。

    大聪,你的茶叶在什么地方

    哦,我来。

    我站起身找出两个大玻璃杯,从壁橱里拿出铁观音来,花小芬提着烧开的水过来开始沏茶,不多时,屋里飘起了铁观音所特有的那种清香。

    这热茶喝进肚去就是舒服,我点上了一支中华烟大口大口地吸了起来。

    大聪,你吃晚饭了吗

    哦没有。

    没有你从哪里喝的酒

    在家里啊,就在这里。

    喝酒了还没吃饭

    喝了酒并不代表就吃饭了,我可是一天没有进食了。

    你什么时候喝的酒

    早上,早上九点多钟,喝了一杯衡水老白干,我就睡觉了。

    你到底是怎么了大早上的喝什么酒

    别问了,心里苦闷。

    遇到什么事了

    我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了。

    我大老远地跑过来看你,关心你吃过饭没有,你怎么就不问我吃过饭了吗。

    哦,你吃过饭了吗

    花小芬白了我一眼,说道:我上哪里吃去我下了班就直奔你这里来了。

    正好,我们两个一块吃,你陪我再喝点酒。

    你还想喝

    当然了,我不但要喝,你还要陪我喝。

    老子现在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唯独对酒却是情有独钟,感觉只有酒能帮助我减少痛苦。

    想到了酒,我的兴致也高了起来,掐灭烟急忙来到厨房,我准备快速麻利地整几个菜,但找来找去,只找到了几根枯萎的葱。

    花小芬就跟在我身边,她也看到了我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菜,只有这几根焉又耷拉的葱头子了,禁不住嘿嘿地说:吕大聪同志,这么凑巧啊整个厨房里只剩下了你当家子。

    什么我当家子

    花小芬狡黠地用手指了指地上的那几根葱。

    我日,这丫竟然开始戏谑起老子来了。

    我是聪明的聪,这是大葱的葱,不一个字吗

    怎么不一个字了你叫大聪,这也是大葱,不是你当家子是什么你看它枯萎的都焉又耷拉了,特别像你现在的状态。

    花小芬同志,你敢目无领导,竟然戏弄顶头上司

    哎哟,吕副主任,你可真是我的顶头上司,你不但是我的顶头上司,你还是顶头上的那根葱。

    我顿时无语起来,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和她调侃,只好扭头走开,花小芬哈哈大笑了起来。

    花小芬又道:吕大主任,要不你请我去下馆子吧

    不去,没有那份心情去馆子里吃。

    不去馆子,你这里也没有菜啊,我想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