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恰到好处恰到妙处-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09、恰到好处恰到妙处

    和康警花足足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扣断电话后,我的心中波澜起伏,有喜有忧。喜的是她爸妈终于同意我和她的婚事了,基本没有给什么阻力。忧的是康警花这丫非要逼我跟她调到新疆乌鲁木齐去,这可不是说说就能办得了的。

    nnd,女人的心天上的云,你丫回家看到你父母,心里难受,就非要让我跟你一块调到乌鲁木齐去工作,我走了,我父母怎么办我父母可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呢,我顿时又左右为难了起来,急得在地上转了几个圈圈。

    老子在美女面前,一贯是乖顺听话的。尤其是在心爱的康警花面前,更是乖巧温顺,什么事都是她做主,她说了算,她占主动,我占被动。只有一件事我才算稍微显得主动些,那就是和她在床上醉舞流云的时候,大跳床舞,我不想主动也不行啊。

    想到这里,裤裆中的和尚头日的一声挺拔了起来,险些将小裤给顶开,我不由得更加思念起康警花来,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抱在怀里,好好地温存一番。

    第二天临近中午下班时,盛雪通知我,今晚要和省烟草公司财务处的人举办酒会,让我不要再安排其它的事了。

    老子本来也就没有其它的什么事,只好专心致志地等待晚上的那场酒会了。

    马上接近下午四点,盛雪叫着我匆忙向楼下走去。

    我问:盛主任,什么事这么用急啊

    重要人物来了,快点。

    谁

    还不太清楚,刚才李总给我来电话,让咱们两个到楼下去接一下。

    是不是李总来了

    肯定不止是李总,快点,别说话了。

    盛雪边说边小跑了起来。

    我也只好跟着她迈着小碎步来到了楼下的后院里。

    没过一会儿,有几辆高档轿车,黑压压地驶进了我们分理处的后院大门。

    奶奶的,黑色轿车就是庄重肃穆,这黑色高档轿车的是官车,剩下的那个1,即使是私家车,开车之人也是一个td官迷。

    果然,从第一辆黑色轿车上下来的是李总,李总即李感性也

    盛雪在前,我在后,快步向李感性走去。

    奶奶的,人家盛雪是一把手必须在前,老子是个副的,只能老老实实地跟在她的屁股后边。

    李感性首先和盛雪握手问好,脸上的笑容是职业的笑容。当李感性和我握手问好的时候,笑容则是迷人捎带着情梢的那种,我禁不住用两只爪子使劲攥了攥李感性的嫩手,裤裆中的和尚头竟不听话地略微撅了撅。

    这握手问好只是一瞬间的事,因为李感性随之对盛雪和我说道:叶行长也来了

    盛雪和我急忙连滚带爬地向第二辆黑色轿车走去,老远就都腆着笑脸,脸上笑的比弥勒佛还弥勒佛,当我们走进车门,从车上下来的却是另一个人,我举目一看,晕,怎么是车小田车主任呢

    来者果然是车小田车主任,这可是我在不一不的顶头上司啊,等盛雪和他握手问好后,我立即伸出两只爪子,紧紧握住车大主任的手连连问好,车主任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小吕,干得不错

    没等我说话,他立即又道:快去见过叶行长。

    盛雪和我又急忙一步紧似一步地向第三辆黑色轿车滚去,真的是滚,因为现在感觉两条腿迈的太慢了,只好用滚这个字来形容了,这就是tnnd官场。

    等盛雪和我来到第三辆黑色轿车的车门处,也正是该辆官车刚刚停稳的时候,恰到好处,恰到妙处,叶行长戴着金丝近视眼镜,风度翩翩,笑容可掬地从车上走了下来。

    盛雪这丫这次伸出的不是一只手,而是两只手,黑不溜秋的脸颊横向地多出了好几公分,她已经笑的不能再笑了,这官场上的笑还真不是一般人能笑得出来的,而盛雪则就很具备这种特质,她用双手紧握住叶行长的右手,嘴里忙不地说:欢迎叶行长来给我们指导工作

    我日,这丫的官话也是说的恰到好处,恰到妙处,叶行长的官腔更是十足:辛苦了,你们辛苦了

    盛雪又是恰到好处恰到妙处地让开身子,我紧接着迈步上前,也是双手握住叶行长的手,憨笑着说:欢迎叶行长给我们指导工作

    呵呵,小吕同志,从办公室下来干的不错嘛

    我不好意思地谦笑道:马马虎虎。

    简简单单的马马虎虎四个字一说出来,引得叶行长、车主任、李感性都哈哈笑了起来,哈哈的笑声之中,竟然也能透出浓浓的官气。

    奶奶的,这就是官者气场来的这些高官,身上都充满了浓的不能再浓的官者气场,随口那么一笑,竟也浓的吓人,甚至让人有些窒息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