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一、美女的苦楚-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七十一、美女的苦楚

    d,我不跑了,就是被她施爆扁成残废,我也心甘情愿,老子坚决不跑了。

    想到这里,我又回到了餐厅。但t依旧有点诚惶诚恐,惹得李感性温柔地俊脸浅笑,眼睛里充满了又怜又爱的深情。

    小吕,你刚才那是干吗

    我怕你扁我,我那是准备逃跑。

    哈哈,李感性索性哈哈大笑起来,挂在粉腮上的几颗泪珠被震颤的掉在了酒杯里,她笑完以后,眉头一皱,举起酒杯来,将那合着泪水的茅台一口喝了下去,放下酒杯的时候,两行清泪又流了下来。

    玉面粉腮挂泪斑,铁血硬汉也骇然。

    老子虽不是铁血硬汉,但看的心中流血,眼眶湿润。

    小吕,你顾哥要有你一半的善解人意,我或许会原谅他的这次过失。唉,我已经决定好了,先和他分居一段时间,实在不行就离婚。

    那顾哥现在干什么去了

    回他爸妈那里去了。

    杏姐,你最好不要离婚,你要为孩子着想。我忽地想起老人们的古训来:拧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老子决定将好事做到底,不做也不行,真要离了,估计李感性还会继续痛苦下去,我可不忍心让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处在痛苦的深渊里。

    小吕,你不知道吗我一直还没有生孩子,本想再过段时间就要,哼,我现在决定不要了。

    晕,本想用孩子来熄灭她的愤恨,结果她还没生。d,看来这好事很难再做下去了。

    那也好,你就和顾哥分开一段时间,双方各自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到底该怎么办

    老子已经回天无力了,冒着被她海扁的风险,帮忙帮到这,也算尽心尽力了,至于结果怎么样,那就看顾b的造化了。d,你顾b真他妈是个践种,你干什么不好,却去嫖娼,死有余辜。

    小吕,自从我知道他在外嫖娼的事后,我看到他就恶心。他呆在这房子里,我都感觉整个房子里很肮脏,只能把他撵了出去,是不是我的心理有问题

    杏姐,你的心理没问题,你要不这样想那才有问题,你这事洁身自好、清纯无瑕的表现,实属正常。我由衷地说着,心想:顾b你他妈上了趟公共汽车,还不知带回来多少细菌病毒该,就该把你撵出去。

    李感性又打开了一瓶茅台,我急忙进行劝阻:杏姐,不能再喝了,再喝就会醉的。

    你几时见我喝醉过。d,不愧是何仙姑。

    她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并把我那尚有半杯酒的酒杯也倒了个挂灯泡。

    杏姐,你别喝了,你再喝会伤身体的。

    哼,没事。

    你的身材那么好,那么人,要是喝酒伤坏了,多可惜。我这句话终于起了作用,她抿嘴一笑,说道:小吕,你的嘴巴是不是抹了蜜啊怎么这么甜听起来很是受用,好,喝了这一杯就不喝了,来,你也喝,我们把各自的杯中酒喝干了就结束。

    我一听如释重负,心中大喜,边喝酒边将剩下的羊肉羊汤吃了个精精光光,浑身通体舒畅,渐渐地开始活力四射起来,弟弟也有了点儿勃勃生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