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5、急救室-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15、急救室

    康警花的手机关机,我能做的就只能是在家等了。

    这一等,又等到了八点多钟,天色早就已经黑了下来,满桌的饭菜都已经凉透了,康警花还是没有回来。

    在等待的过程当中,每隔上一会儿,我就给她打手机,但她的手机仍是处于关机状态。

    我开始焦躁不安起来,攥着手机,不停地看着钟表,每过一分钟都感觉是那么的漫长。

    又过了好大一会儿,我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我没有顾得上看来电显示,急忙拿起来接听。

    喂,是小吕吗

    手机中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声音很是沉重,我竟没有听出是谁来。

    哦,我是吕大聪,请问你是谁

    小吕,我是何队长。

    哦,是何队长啊

    小吕,你马上到医院来。

    我一听何队长让我到医院去,心中一沉,忽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不安地问:怎么了何队长,到底是怎么了

    小吕,你不要着急,今天我们刑警队全体出动,执行一个重要任务,康霄茗受伤了,现在正在医院里。

    听到这里,我身子猛地晃了一下,头发都竖立了起来,手哆嗦的几乎都快拿不住手机了,颤声问道:有生命危险吗

    正在抢救,你快点过来吧

    我忽地扣断电话,发疯般往外跑去。

    我很快就全身大汗地赶到了医院,只见急诊室外站着好多人,有穿警服的,也有穿便衣的,无疑都是公安局的人。

    一个头缠绷带,脖子上也缠绕着吊带,吊着受伤的手臂,全身血迹斑斑的人向我一瘸一拐地走来。

    我定睛一看,此人正是何队长,他神情沮丧,落魄悲伤地对我说:小吕

    我急促地问:康霄茗没事吧

    她正在急诊室里抢救。

    我着急地问:何队长,你告诉我,康霄茗受伤重不重到底有没有生命危险

    何队长说:小吕,你不要着急,康霄茗受伤很重,现在正在抢救。

    这时,有不少人都围了过来,一个中年人过来拍着我的肩膀安慰道:小吕,我已经通知院方了,无论如何也要把康霄茗抢救过来,你不要着急,我们现在都在等着抢救结果呢。

    我扭头一看,这人正是公安局的局长。

    我焦急地盯着急诊室的门,快步走了过去。

    不少医护人员,不停地从急诊室里进进出出,看着这些医护人员慌张的神色,我双膝一软,咕咚一声,跌坐在了地上。

    迅速有人过来把我搀扶起来,扶我坐在了急诊室外的连椅上。

    何队长站在我旁边,说:小吕,不要着急

    我此时什么也顾不上了,只是紧盯着急诊室的门。

    不一会儿,从急诊室里跑出来一个女医护人员,大声问道:谁是吕大聪吕大聪在不在

    我急忙站了起来,说道:我在,我就是吕大聪。

    伤者情况非常不好,刚刚苏醒了,她要见你,快点。

    我急忙跟着这个女医护人员向急诊室里跑去。

    在急诊室里,一群医护人员正站在手术台的周围,手术台上躺着的伤者,全身布满血迹,我快走走进一看,躺着的伤者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心爱的康警花。

    她的手上脚上都扎着针管,还在不断地往体内输着血。旁边一个女医护人员跪在地上,往她手臂上扎的针管里不停地推着急救药。

    我眼前一黑,摇晃着要跌倒在地,旁边的人急忙把我扶住了。

    我趴到康警花的面前,嘴里不停地喊着:阿花,阿花

    康警花脸色苍白,眼睛闭的很紧,听到我的呼喊后,微微睁开眼睛,当她看到是我后,眼睛忽地睁大了。

    康警花嘴唇微微动着,想要说什么,但她的声音很是微弱,我急忙又趴近了些。

    我终于听清了她说的话:大聪

    阿花

    她吃力地说道:我终于见到你了

    阿花你会好起来的。

    她苍白的脸上突然显出一丝笑容,眼中流出了两行清泪,用更加微弱的声音说道:见到你我就心安了

    我哭着说:阿花

    康警花此时已经又闭上了眼睛,嘴唇缓缓动着,声音低的不能再低:抱抱我

    我急忙伸出手去,环抱住她。

    我低头看着她,她就像睡着了一样,神色很是安详。

    突然一个医护人员大喊一声:情况又不好了,快点抢救。

    接着有人把我拽开了,随后又是紧张的抢救

    我已经彻底傻了,嘴里不停地哭喊着:你们快点救她,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活她

    只听一个医生大声喊着:快点,再用电击。

    手术台旁聚集满了医护人员,大家都在忙碌着

    过了几分钟之后,医护人员有的摇头,有的叹气,有几个女医护人员已经捂面垂泪,那个跪在地上给康警花推药的女医护人员仍在不放弃地努力推着,边推边泣声说:已经推不进药了,已经推不进药了。边说边哭出了声。

    我撕心裂肺地大喊了一声:阿花。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