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悲悲之颤-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16、悲悲之颤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缓缓地苏醒了过来,好多人围在我的身边,有个医护人员正在用手指掐着我的人中,看我苏醒了,这才停止了掐按。

    我此时就躺在水泥地上,急诊室里已经聚集满了人,门外等待的警察都已经走了进来,满屋里都是悲泣的哭声。

    何队长双手抱头,蹲在手术台旁边,呜呜地正在痛哭着。

    一个医生正对公安局的几个领导说道: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伤者伤势太重了,我们能想的办法都想了,我们能用的抢救措施都用了,但还是没有把她救活过来。

    我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扑到手术台上,康警花静静地躺在那里,身上盖着一个白单子,连头脸也蒙住了。

    我伸手将盖住她头脸的白布掀开,康警花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眼睛紧紧闭着,就像熟睡了一样。

    我伸手轻轻抚摸着她那苍白的脸,剧烈的心疼险些又让我昏厥了过去。

    我泪水狂涌,狂涌的泪水已经把我的视线遮挡住了,我抬手抹泪,想再看看她,但视线瞬间又被泪水挡住了,我紧紧环抱住她的头,不停地抚摸着她苍白的脸,心疼如裂,全身麻木,痛苦的犹如死去了一般。

    我已经哭不出声了,全身颤抖着。这无声的痛哭要比哭出声来更加难受百倍,我想哭出声,但哭不出来,似乎又怕打扰她静静地沉睡。

    我泣不成声地默念着:阿花,我在家里已经做好饭了,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炸酱面我等了你多半天也没有等到你回家阿花啊我们五一就要结婚了,你怎么就能狠心舍我而去呢阿花我们的婚房也有了还等着你设计装修呢你怎么就躺在这里了呢阿花我们说好了我要陪你调到乌鲁木齐去阿花我盼星星盼月亮盼着你回来却没有想到你刚回来就离我而去了阿花呜呜

    旁边的人看我悲伤过度,过来要拽我离开,但我死死抱住阿花不松手。

    过不多时,又有人过来拽我,这次则是强行把我拽开了,随后几个医护人员走了过来,将康警花的遗体从手术台上抬了下来,放在了一个推车床上,又用白布盖住了她的头脸。

    我眼前又是阵阵发黑,当看到那几个医护人员往外推康警花的时候,我才感到康警花真的是离我而去了,而且是永远地离我而去了,我再也见不到她了,狂急之下,想扑过去,但双腿根本不听使唤,整个人定在了那里,看到康警花被越推越远,想喊她的名字却又喊不出来,喉咙犹如堵住了一般,直到她快要被推出急诊室的门时,我才哭着大声喊出了她的名字:阿花。

    看着康警花被推出了急诊室,触目恸心,摧心剖肝,泣涕如雨,悲悲之颤,眼前一阵紧似一阵的发黑,过度悲伤之下,我又一次昏厥了过去。

    当我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病床上,何队长领着他们刑警队的几个队友围在了我的床边。

    我哑声问道:何队长,我这是在哪里

    我的嗓子已经非常沙哑,感觉喉咙老是堵着东西。

    大聪,你不要说话,安心休息,这是急诊室旁边的一个病房,

    我侧头看了看,发现自己手背上已经打上了针,也不知道是输的什么针药。

    我感觉像是在做梦一般,喃喃地问:康霄茗真的走了

    何队长双手紧紧握住我的手说:大聪,康霄茗已经殉职了,我们全刑警队的人都很难过,你也要节哀。

    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万箭穿心,撕心裂肺的痛苦海啸般袭来。

    我真的希望这是个梦,但这却又是个残酷的现实,我心中不停地呼唤着:阿花,亲爱的阿花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你们都出去吧,让他休息一会儿。

    我睁眼一看,原来是个女医护人员进来了。

    她看到何队长几个没有动弹,又道:吕大聪的嘴唇都发青了,需要休息,你们都出去吧

    何队长对我说:大聪,你要想开些,我们先出去了。

    我冲他点了点头,他们几个这才起身向外走去。

    看何队长领着人出去了,那个女医护人员坐在床边的凳子上,问道:你现在好些了吗

    我哑声说道:好多了,我没事了。

    说着我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立即问道:你要干什么

    我起来。

    你起来干吗

    我出去看看。

    我边说边想起康警花被推走的那一幕,心碎滴血,肝肠寸断,禁不住低头闭目。

    你不要动,你的嘴唇都发青了,你必须卧床休息才行。

    我的泪水噼里啪啦地滴落在传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