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霍飞的牺牲-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18、霍飞的牺牲

    听着柳晨的述说,想想康警花当时的危险处境,我心疼的都快崩溃了,不由得用双手使劲抱住自己的头,用力搓了搓脸颊,缓了缓后,说:我没事,你接着说。

    柳晨轻声又道:看康警察情况很是危急,我们的院长非常着急,又紧急叫来了另外几个专家,随着不断抢救,康警察的生命体征一会恢复一会消失,就这样反复了好多次。康警察的生命力很是顽强,最后那次,她有些清醒了,嘴唇不断轻微动着在说着什么,但声音很低,别人都在忙于抢救没有听到,我当时就跪在那里给她推药,我听的比较清楚,她嘴里在喊着

    她嘴里在喊着什么

    她嘴里在不断喊着大聪、大聪,我听后仔细一想,大聪不就是你的名字嘛。

    听到这里,我痛苦的就要窒息了。

    柳晨又道:这时,主治医师也发现康警察在说什么了,听了一会儿,问道:她说的是什么好像是个人名。我说:她说的是她男朋友的名字。主治医师问:她男朋友叫什么名字我说:叫吕大聪。主治医师马上说:她男朋友在不在马上把她男朋友叫进来。我本想出去叫你,但我正在给康警察推药离不开。主治医师便吩咐旁边的另一个女护士跑出去叫你。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我哑声说道:柳晨,谢谢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可能连她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多亏你在场,谢谢我边说边忍不住泪如涌泉。

    柳晨也轻微哽咽了起来,缓缓说道:你不要哭了,康警察也是为了见你最后一面才这么硬挺着的,不然她可能早就牺牲了。我们什么抢救措施都用了,但她的生命体征仍是一会恢复一会消失,实际上都是她的一个意念在努力地使她硬撑着,这个意念在支撑着她的生命体征,她的这个意念就是为了能够见你最后一面。

    听到这里,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忽地大放悲声。

    你不要哭了,康警察在九泉之下也不愿意你这样

    柳晨忙不迭地劝着我,但她越劝,我越是悲伤,悲伤之中不可自拔。

    我在极度悲伤哭泣之下,不断地轻声唤着阿花、阿花

    但是我无论怎么唤,阿花都不会回来了,越唤越悲,越悲越痛,窒息之感将我快要吞噬了。

    柳晨不知道怎么劝我才好,只好站在我旁边,默不作声起来。

    过了好大一会儿,柳晨又道:现在警察都乱成一锅粥了,康警察牺牲了,现在还有在紧急抢救的。

    柳晨话音落地不久,外边的走廊里传来了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悲天恸地,催人泪下。

    柳晨一愣:外边怎么了

    我急忙止住悲声,抬起泪脸,迷惑地看着外边的走廊。

    难道是康警花的父母从新疆乌鲁木齐赶过来了但似乎没有这么快啊。那这个哭的撕心裂肺的女人又是谁呢

    柳晨忙道:我出去看看

    我急忙从床上下来,披上外套,穿上鞋子,跟着柳晨向外走去。

    来到走廊上,只见一群人围着一个女子,那名女子正在号啕大哭,围着的那群人都是警察,用力搀住那名女子的正是何队长。

    我快步走上前去。

    旁边一个声音传来:难道是另一个警察也不行了

    我扭头一看,说话者正是柳晨,我问道:哪个警察

    柳晨回道:在那边的一间抢救室里,也正在抢救着另一名警察呢。

    她边说边快步向前走去,我在后边紧跟着她。

    来到走廊的尽头,这里果然还有另外一间抢救室,只见抢救室里有几个女医护人员正在做着清理工作。

    柳晨走进去问道:在这里抢救的那个警察呢

    其中一个女医护人员回道:那个警察已经牺牲了。

    我急忙问道:那个警察叫什么名字

    叫霍飞。

    我感到一阵发晕,霍飞也殉职了仍是不相信地又追问道:果真是霍飞

    是的,没错,刚才往外运送遗体的时候,他妻子正好赶上,现在在走廊上哭的那个就是霍飞的妻子。

    我这才明白现在正在撕心裂肺、号啕大哭的那个女人正是霍飞霍哥的老婆。

    我转身向外缓缓走去,禁不住又潸然泪下,先是康警花牺牲了,现在霍飞也牺牲了。

    我来到走廊上,听着霍嫂悲痛欲绝的哭声,将头靠在墙上,无声地陪她痛哭着,整个人也黯然到了极点。

    公安局的几个局领导还有何队以及其他警察们,都在围劝着霍嫂,但割着谁的肉谁疼,现在别人怎么劝也是不起作用的。霍嫂的悲伤程度和我一样,我是失去了康警花,她则是失去了自己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