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2、康警花的父母-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22、康警花的父母

    李感性看我执意要下去,便只好将车停了下来,我没有等车停稳,就推开车门从车上跳了下来。

    哀乐低沉幽徊,催人泪下,我忍着悲痛,在路上仔细寻找起来,走不多远,果然在路边发现了一大摊血迹,血迹已经干枯,但仍是清晰可辨,这无疑就是康警花受伤倒地的地方,这血迹就是康警花留下来的。

    我蹲在血迹旁,想着鲜血从康警花的身体上汩汩流出,心疼的眼前阵阵发黑,双手抱头失声痛哭起来。

    我的身边逐渐聚集了不少的市民。

    有的市民说:这个地方就是那个女警察牺牲的地方。

    有的市民说:那个女警察很年轻很漂亮,真是可惜了。

    过了不一会儿,聚集在我身边的市民中先是稀稀拉拉地有人在陪我啜泣,后来有人也失声哭了起来。

    李感性挤进人群,把我拽了起来,轻声说道:不要哭了,跟我回去。

    我举目四望,很是感激地看了看那些陪我哀哭康警花的市民,感谢他们的同情之泪

    李感性拉着我挤出人群,来到车上,我越发痛哭地不可自拨。李感性一言不发,迅速发动起车子离开了。

    李感性直接把我送到了省公安厅公寓楼,进了家门后,她对我说:大聪,谁也不希望这样。康霄茗牺牲的重于泰山,你要想开些。今天你在家好好休息,不用去上班了,我和盛雪说一声。

    杏姐,你去忙吧。

    我走了,你一个人行不行

    行,我想一个人呆一会。

    嗯,你可要想开些,不能再折磨自己了。

    李感性又叮嘱了我一会儿,这才走了。

    我一个人呆在康警花的公寓里,往事历历在目,更是悲从中来。

    快到中午时分,盛雪领着花小芬、高亭他们几个来了,并且给我送来了午饭,安慰了我一番后,方才离开。

    在痛哭哀伤之中,不知不觉到了第二天的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我接到了何队长的电话,康警花的父母来了。

    两位老人被安排到了市公安局的招待所里,当我赶到的时候,何队长正站在楼下等着我。

    何队长看到我后,立即走上前来,先是握住我的手,然后深沉担忧地说:大聪,小康的父母今天午后到的,先让二老休息了几个钟头,刚才省厅和市局的领导刚走,我才给你打的电话,等会你进去后,一定不能过于悲伤,小康的父母身体都不是很好,尤其是她的母亲,还有心脏病,你可一定要慎重

    我知道,何队,我会掌握分寸的。

    好,走吧。

    何队陪我向楼上走去。

    实际上,我的内心压力很大,这是我第一次见康警花的父母,却是在康警花牺牲之后,想到这里,我顿时感到莫大的窒息,走着走着不由得一屁股蹲坐在了楼梯上。

    何队看我这样,不由得大吃一惊,急忙搀扶住我,问道:大聪,你怎么了

    我哑声轻道:何队,我心里很难受,让我坐一会儿。

    何队也坐在我身边,掏出烟来,递给我一支,他也点燃上一支,说道:来,抽支烟稳定一下。

    何队,我这是第一次见康晓茗的父母,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的,我

    说着说着我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只好大口大口地抽着烟。

    何队拍了拍我的肩膀,很是哀伤地说:大聪,多亏你提醒,听派去接小康父母的人回来说,见到她的父母后,刚说了没几句话,小康的母亲就昏过去了,小康的爸爸也瘫坐在了地上,幸好提前有准备,身边的医护人员马上进行了紧急抢救,才没有出大事。

    我又抽了几口烟后,定了定神,说:何队,你说的很对,我等会进去,一定要控制住自己。

    嗯,千万不能让小康的父母出什么意外,明天就要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了。

    明天

    嗯,省公安厅的领导和我们市局的领导一块商榷决定的。

    我掐灭烟后,说道:走吧,何队,我们一起进去吧。

    嗯,好,你一定要稳住自己。

    何队轻轻敲了几下门,里边传出一个沙哑的声音:请进。

    何队轻轻推开房门,何队在前我在后走了进去。

    只见屋里站着两位老人,这无疑就是康警花的父母,看上去两位老人正处于极度悲伤之中,眼睛都是红肿着的,神情很是沮丧憔悴,看着两位老人的样子,我心中更加难过难受,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何队走上一步,轻声介绍道:伯父伯母,这是小康的男朋友吕大聪,他来看望您们二老了。

    我急忙走上前去,给二老鞠了个躬,轻声说:伯父伯母您们好

    康警花的妈妈走上前来,双手抓住我的双手,仔细看着我,突然之间,泪如泉涌,哭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