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何队长-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23、何队长

    看康警花的妈妈哭了,我不由得心酸地也眨巴起眼睛来。看她哭的越来越厉害,泣不成声,我忍不住也掉下泪来。

    康警花妈妈的手冰凉,两只手都很是冰凉,这使我的心也冰凉了起来,冰凉中更加悲哀起来。

    康警花的爸爸也在一旁不时地抹着眼泪。

    康警花的妈妈边哭边摇头说: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小吕啊,你没有福气,我女儿更是没有福气

    眼看局面将要失去控制,何队急忙走上前来,伸手搀扶住康伯母,嘴里说着:伯母,您要节哀,您身体不好,不能再哭了。

    我也急忙说道:对,伯母,您要保重身体

    把康伯母搀扶到沙发上后,又把康伯伯也搀扶到了沙发上坐下。

    康伯伯个子很高,得有一米八多,康伯母的个子也不矮,得有一米七左右,怪不得康警花的身材如此高挑婀娜呢,想到这里,康警花的音容笑貌顿时在我脑海里不断闪现,秀美身姿也在眼前不断地飘来飘去,我心里剧烈地绞疼起来,悲痛一阵紧似一阵,忍了几忍,都没有将抽噎忍住,最后只好走了出去。

    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儿,平复了一下心情,来到走廊上的洗手间里洗了洗脸上的泪水,这才又返回了屋里。

    此时,在何队长的劝说下,康伯母已经停止了哭泣,康伯伯也平静了很多。

    过了片刻,康伯母又哀怨地说道:我闺女的命太苦了,上警校的时候,谈了个男朋友,毕业后跟着男朋友分到了这里,没想到那个男朋友却牺牲了。前几天她从北京学完习,回到乌鲁木齐,和我们谈起了大聪,说是准备要在五一节期间结婚,我和她爸很是高兴,没想到她刚回来就出了这么档子事

    康伯母说到这里,忍不住又悲哭了起来。

    我坐在一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何队急忙又劝说起来:伯母,您不要哭了,您和伯父今天刚到这里,本就旅途劳顿,再这么个哭法,身体吃不消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劝解,康伯母才又逐渐平静下来。

    看到二老平静下来,何队悄悄给我使了个眼色,站起身来说:时候不早了,您们二老早点休息,明天我再来接您们二老。

    我也急忙站起身来,向二老告别。

    从招待所出来,我的心中更加悲伤,说道:康伯父和康伯母就只有康晓茗这一个女儿,两位老人今后可怎么办啊

    何队长也是深有同感地点了下头,不住地唉声叹气。

    我刚想和他道别回家,何队问道:大聪,你吃晚饭了吗

    没有。

    走,我们找个地方去喝杯酒去。

    市局招待所和省公安厅公寓楼本就相隔不远,

    何队长对这一片很是熟悉,他和我来到省公安厅大门外的一个小酒馆。

    落座后,点了四个菜,要了瓶白酒。

    自从康警花牺牲之后,我滴酒未沾,不是不想喝,而是怕喝酒后更加难过悲伤。

    大聪,你今天吃了几顿饭

    一顿。

    我一顿也没吃,上午一直在霍飞家,下午就到了这边,唉,一下子失去了两个队友,我这个队长失职啊。

    何队长边自责地说着边大口地饮起酒来。

    何队长头上的伤口处还缠着纱布,只不过戴了顶帽子遮挡了一下,受伤的左臂仍旧用吊带吊着,只是走路不再那么一瘸一拐的了。

    不一会儿,何队长就和我把那瓶白酒给喝干了。

    何队长喷着酒气,睁着血红的眼睛,对我说:小吕,现在小康走了,你要好好保重自己,你看你这几天人瘦了一大圈,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你要振作起来。干我们警察这行的,尤其是刑警,脑袋每天都是别在裤腰上的,说不定啥时就光荣了。我21岁当警察,截止到现在,我身边殉职的已经有十多个了,我、小康、霍飞都是从事的高风险行业,我们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随时准备抛头颅,洒热血,你要理解

    嗯,何队,我知道这些,你们这个工作性质决定了你们随时都会处于危险之中,当日我和康晓茗谈恋爱的时候,她也曾经跟我这么说过,让我有个思想准备,但当真的发生了之后,我却仍是无法接受,更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说着说着,我哽咽了起来,在酒精的作用下,忍不住泪水纵横。

    小吕,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知道我们警察每天都是在刀尖枪口上过日子,但当身边的队友倒下后,我也无法接受,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何队长说着说着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来,我们接着喝酒。何队长擦了一把眼泪,又动手起开了桌边放着的啤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