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让她快乐地走-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24、让她快乐地走

    我和何队长都是喝的东倒西歪,走在大街上脚步也不由得踉跄了起来。

    我想先把何队长送走,但他执意不肯,坚持着把我送到了公寓楼,他这才打的回家。

    第二天午后一点半是正式举行遗体告别仪式的时间,地点选在了省公安厅办公大院里的大礼堂里。

    我和康警花的爸妈也提前赶到了这里,康警花的老家也来了几个亲戚代表。霍飞的家人也都到齐了。

    从今天早上开始,天空就一直阴沉着,就像老天爷也在悲泣难过着,阴沉的天气使人心里更加难受,我感到此时的空气都已经凝固了。

    进入了大礼堂之后,里边周围摆满了花圈,正中挂着康警花和霍飞的照片,哀乐低沉回荡,康警花和霍飞的遗体就摆放在了大礼堂的正中。

    霍嫂一进门就大声地哭了起来,想扑到霍飞的遗体上去,但被人拉住了。

    我仔细观察着就像熟睡着了一般的康警花,她穿着一身新警服,戴着新警帽,俊美的面容也化了妆,她就那样静静地躺在那里。

    我悲声顿起,眼睛瞬间就被泪水模糊了,我一直搀扶着康伯母,我感到她身子在颤抖着,她想走进一步去仔细看看自己的女儿,但被执勤的警察给挡住了。

    康伯母的身子颤抖的越来越厉害,突然之间她大声哭了起来。

    随后过来了两个女警察,代替我搀扶住了康伯母,并不断地劝说着她。

    我看到康伯父用手捂眼,哭的泣不成声,我便走过去搀扶住了康伯父。

    公安厅的领导开始念悼词,通过悼词,我才知道,康警花和霍飞都被追认为烈士,烈士总是以付出鲜血和生命为代价得来的。

    念完悼词,下边开始的就是正式的遗体告别仪式了。

    来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市民自发来的,来悼念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公安战线的警察们也几乎全部涌到了这里,来送别他们的战友。

    李杏,盛雪,花小芬,高亭等同事也都来了,车小田,赵俊男,肥,柴雪颖等老同事也都来了,李满江大哥也来了,使我没有想到的是冼伯伯带着冼伯母也赶来了。

    哀乐不停地播放着,人置其中,悲从中来,我虽然没有和康警花举行婚礼,但做为她的男朋友,我也站在了她的亲属的行列里。

    我紧紧搀扶住康伯父,康伯母虽然被两个女警察搀扶住了,但竟也几次险些蹲坐在地上。

    遗体告别仪式举行到一半的时候,康伯母突然晕倒在地,她昏厥过去了。由于事前有了准备,康伯母被紧急送往医院。

    我本想跟着去,但何队把我留下了,他告诉我:大聪,你一定要把小康送走之后才能离开,你要让她安心地走,快乐地走,不能有任何遗憾留下。

    我很是感激何队考虑问题的周全,如果我现在真的离开了,说不定就会留下终生的遗憾,我冲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搀扶着康伯父留在原地。康伯父现在也是在硬撑着,他的身子也在发抖。

    等到遗体告别仪式全部结束了之后,康伯父再也撑不住了,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他也被紧急送往了医院。

    随后就是火葬仪式,浩浩荡荡的车队向市区外的火葬场驶去。

    按照烈士的待遇,康警花的骨灰被安葬在了烈士陵园里。同样,霍飞的骨灰也被安葬在了烈士陵园。

    等将康警花彻底安顿好了之后,我才赶到了医院里。

    康伯父和康伯母被安排到了一个高干病房里,两位老人都在挂着吊瓶输着氧气。

    看到我进门,康伯母又流起了眼泪,康伯父忍着悲痛问我:都安顿好了吗

    嗯,伯父,伯母,康晓茗被安葬在了烈士陵园里,您们放心吧

    康伯父听到这里,老泪纵横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我专心致志地在医院里陪护着康伯父和康伯母,黑白守护,细心照料,我要替康警花来尽孝道,我整个人又瘦了一大圈。

    康警花在省公安厅公寓楼住所里的私人物品,有的已经随着她的遗体火花了,有的随着她一块被安葬在了烈士陵园里。她的住所已经收拾出来了,她不在了,这个住所也要被公家收回去了。

    等康伯父和康伯母把身体调理好,出院后,何队和我一道把两位老人接到了康警花生前的住所里。

    两位老人进入了这个房子后,睹物思人,不由得又大放悲声。

    悲悲切切泣泣苍苍凉凉恸恸凄凄惨惨戚戚哀哀怨怨涕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