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6、驴扒皮-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26、驴扒皮

    我不解地问道:阿芬,我怎么成了驴扒皮了此话怎讲

    她生气地哼了一声而道:你知道有个半夜学鸡叫的周扒皮吗

    知道啊,当然知道了,日中时候就学过这篇课文,作者叫高玉宝,课文的题目就叫半夜鸡叫嘛。

    知道就好,这个可恨的周扒皮为了剥削长工多干活,半夜起来学鸡叫,这才得了个周扒皮的诨号。

    阿芬,我这么高尚,你怎么把我这么个高尚的人去和那个周扒皮相提并论了呢

    我看你比周扒皮还要过分,人家周扒皮虽然学鸡叫,但也比较有人情味,你可倒好了,天天耷拉着个驴脸,自己干就干呗,还硬拽着别人和你一块遭罪。

    阿芬,这是我们的工作,不能分你我的,我们是一个团队。

    你少来了,别拿大帽子压人,你自己没有发现你自己变化很大吗

    我怎么变化了

    你现在变得不通情理,老气横秋,死气沉沉,不苟言笑了。

    哦,真的吗

    当事者迷旁观者清,你自己感觉不到罢了。

    但也不能把我和周扒皮相提并论啊。

    哼,你比周扒皮还要卑鄙无耻,阴险狡诈。

    我心中暗操了她一下,肚中暗骂:奶奶的,但嘴上却是无语了起来。

    她又生气地白了我一眼,啐道:你没看这都快要下班了吗明天干也不迟啊。

    那好,你回去吧,我自己干。

    我边说边埋头干了起来,不再搭理她了。

    气的她猛地跺了跺脚,扭头独自走了。

    毛爷爷曾经气吞山河地说过: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

    我现在就是处于这么个境界之中。

    工作已经成为了我的全部,我对待工作的态度就是认真二字。

    花小芬走后,我独自一个人忙碌着,我现在已经不知道什么是饿的滋味了,自从康警花牺牲了之后,我就没有体会到什么是饿了。

    我不知疲倦地在那里聚精会神地忙碌着,眼看着报告快要写完了,突然听到啪的一声响,把我吓得险些跳了起来,一看原来我的桌上多了一盒饭,扭头看去,只见花小芬噘嘴站在了我的跟前。

    阿芬,你不是走了吗

    我走什么走我出去转了一大圈,透了透气,顺便给你买了晚饭。

    哦,谢谢你了

    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客气了你这段时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大家都知道你女朋友殉职了,都知道你心情不好,但你也不能这么作践自己啊。

    我没有啊,阿芬,你不要误会我,我真的没有,我只是想把自己全部都投入到工作中去。

    什么没有你现在除了会干活你还会什么

    阿芬,你的火气怎么这么大啊你喝酒了

    我突然闻到了从她口中喷出的浓浓的酒味,这丫这是喝了多少酒啊我这才发现她的脸红红的,这丫果真是喝了酒了。

    嗯,心里发闷,刚才出去的时候,在路边吃了个烧烤,喝了几瓶啤酒。

    我又低头忙碌了起来,边忙边说:你先坐一会儿,我马上就忙完了。

    不行,你先吃饭。她边说边拿起那盒饭又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

    阿芬,你可别耍酒疯,我现在不饿,等我忙完了就吃。

    不行,你现在必须马上吃饭。

    你丫怎么这么霸道啊

    我就是霸道了,怎么地

    奶奶的,这丫摆足了一副斗鸡的架势,不依不饶了起来。

    我只好败下阵来,连连应着:好,好,我现在就吃。

    我边说边打开盒饭,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实际上老子没有一点儿饿劲,如此这般狼吞虎咽,只是做给她看。

    这丫嘿嘿笑着,坐在了我的旁边,看着我吃。

    很快,我就把那一盒饭吃了个净净光光,还夸张地用头舔了舔盒底,腆着脸对她说:阿芬,怎样我吃的干净吧

    嗯,不错,吃的很是干净。

    嘿嘿

    你先别嘿嘿,我问你,你知道你刚才吃的是什么吗

    啊阿芬,我吃得什么我还不知道嘛,你这也是多问嘛。

    哦那你告诉我你吃的什么

    这我吃的米饭啊。

    我没问你米饭,我问的是菜,你吃的是什么菜

    这

    我顿时哑口无言了起来,奶奶的,刚才光想着赶快吃完好接着干活,根本就没有留意吃进去的到底是什么菜,光知道有米饭了。

    嘿嘿这嘿嘿什么菜我倒没有注意,嘿嘿

    花小芬抿嘴一笑,说道:你没注意最好了,我给你说,那个菜是老鼠肉。

    啊你说什么你个死丫头。

    我听她说老子吃进去的竟然是令人作呕的老鼠肉,顿时恶心起来,急忙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