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三、香香公主?-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七十三、香香公主?

    看到我无精打采,昏昏欲睡的样子,李感性便起身到卧室中去整理床铺,整理完后,她温柔地对我说:小吕,你要困了就到卧室去睡吧。

    d,怕什么来什么,她收拾的卧室是她的主卧,看这样子,她是让我到她的床上去睡。我晕,该怎么办

    杏姐,我到其它房间去睡吧。

    其它房间没床,你到我的卧室去睡吧。

    那你呢

    我不困,我坐会,要是困了,我就在沙发上就行。

    那怎么行你到卧室去睡,我在沙发上,我毕竟是小伙子。

    可我现在不困啊,你先到卧室去睡吧。

    她说的也对,我实在困的受不了了,就没有再推辞,轻车熟路般来到卧室。

    本想和衣而睡,但看到她那整洁的床单,看看自己的脏衣服,只好将外衣脱了下来。

    哼,小爷平时睡觉都是裸睡,今个儿穿着内衣裤睡觉,已经是很君子的了。

    躺倒没一会儿,就听到客厅里传来隐隐约约电视的声音。

    李感性看电视可以分散一些注意力,减少内心的伤楚,心中如此想着,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我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睡在一片平坦的花坪中。

    那些花草郁郁葱葱,鲜艳欲滴,幽幽芬芳,浓香扑鼻,我沉醉在这一片花丛之中。

    抬眼望天,蓝蓝的天空中,晴空万里,阳光柔和地沐浴着我的小体。

    我又待昏昏睡去。花姿俊美,微风轻拂,一阵醉人的幽香飘来。

    随之花影摇曳,一个赤脚仙子,身披翠白花裙,肤若美瓷唇如樱花。

    我看呆了,疑似仙女下凡,但看她穿的翠白花裙,简洁明了,不像是想象中仙女穿的珠围翠绕的华丽仙服,倒t像是睡袍,真可惜了她这天仙般的美貌。

    她来到我身边,轻轻蹲下,软柔温香、琼枝玉叶的秀体离我很近很近。

    她美目如水,蕴含深情,静静地凝视着我,突然粉腮巧嘴温柔一笑,顿时万般风情绕上眉梢。

    一阵幽幽的浓郁体香扑鼻而来,惹的我激情澎湃,难道是那倾国倾城的香香公主来了小眼四处踅摸,陈家洛呢陈家洛怎么没有陪伴她这家伙跑哪里去了

    香香公主是真香,离我越来越近,也越来越香,馋的我牙根直,禁不住咬牙切齿地想把她蹂躏个半死不活,方才止住牙根的奇。

    刚待起身实施猥亵动作,忽地想起陈家洛的百花错拳,心中害怕起来,只得老老实实地躺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愈来愈近的香香公主。

    香香公主温柔地在我的腮帮亲了亲,开始动手脱我的背心裤头。

    这么绝丽的美人亲自动手脱我这垃圾的内衣裤,受宠若惊不言而喻,只有伸胳膊蜷腿抬屁股配合的份。

    她将我脱的精精光光,似蹙非蹙笼烟眉,似喜非喜含情目,足足端详了好长一段时间。d,老子成了画室里的果体男模了,任人看,任人摸,任人画。

    小宝贝儿早就有了猛烈反应,直挺挺地一撅一撅地,似乎在和香香公主打着招呼:热烈欢迎热烈欢迎你的光临

    香香公主忽地脱掉了那件睡袍,使劲扔到一边,动作有些粗眼,没了小家碧玉的恬静温柔。

    不对啊,香香公主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香香公主是温柔可人的小绵羊,怎么此刻变成了要吃人还不吐骨头的母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