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老寿星-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30、老寿星

    我的额头被撞的生生作疼,疼痛险些让我昏厥过去,我双手抱头躺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剧烈的疼痛终于让我睁开了眼,周围漆黑一片,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和阿花在田野里追逐着玩吗怎么天一下子漆黑了下来

    想到阿花被绊倒摔倒在地,我忽地一下坐了起来,大喊了一声阿花,这一声喊叫,也让我彻底清醒了过来,我顿时回到了现实中来。

    我懊恼沮丧地连连叹气,刚才原来是做了个梦。

    我的额头仍旧在疼,这时,我也逐渐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我此时就躺在卧室的地板上,更才砰的那声巨响,是我的额头撞在了卧室的门上,这一下撞击实在过于结实厉害,我直接被撞翻在地。

    刚才梦中的一切很是清晰,由于急着去扶起摔倒在地的阿花,我用尽了全身力气冲去,整个人在睡梦中从床上直扑了下来,幸好撞到的是门,如果撞在墙上,如此大的惯性,说不定老子就呜呼哀哉了。

    我用手摸着额头,这才感觉到起了一个很大的包,我挪动了一下,背靠在了门板上,静静地回忆着刚才梦中的一切,整个人颓废到了极点,想起梦中的康警花俏丽的容姿,可爱的样子,忍不住靠在门上暗自垂泪。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的手机响了起来,不断响起的手机铃声才把我从恍惚中拽了出来,我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摸起床头上的手机。

    大聪,你怎么还没过来啊

    原来是花小芬打来的电话,我一愣,忙问:我去干什么呀

    你不是来接我吗

    哦对,我这就过去接你。

    我边接手机边看了看窗外,此时天已大亮,我急忙放下手机,匆匆洗漱完毕,穿戴整齐,飞快地向楼下冲去。

    我很快就到了花小芬的家,这丫并没有站在别墅门口等着我,看来她还没有出门,我只好下车去敲门。

    门开了,花小芬问我:你吃早饭了吗

    没有。

    那你先进来吃饭,吃过饭后,我们再走。

    我只好拉开房门向里走去。

    当我整个人进入了房间,花小芬惊呼一声,双手捂嘴,眼睛惊恐地看着我。

    我忙问:怎么了

    花小芬用手指了指我的额头,害怕地问:你的头怎么起了这么大一个包啊

    我不由得举手也摸了一下,奶奶的,这个包起的更加大了。刚才在门外时,由于隔着屋门,花小芬没有看到,直到我进了屋,她才看到了我额头上的这个大包。

    我急忙说:没事,不要紧的,只是撞了一下。

    哎呀,怎么撞的这么厉害来,快点坐下,我给你看看。

    我只好顺从地坐在了沙发上,她俯下身子,用手轻轻抚摸着查看着,埋怨道:你怎么这么不注意,这是怎么撞的辛亏没有出血,不然就得上医院了。

    我忽地想到:如果康警花还活着,她看到我这个样子,会怎样呢肯定也是心疼的不得了。

    听着花小芬无比关心的话语,享受着她温柔的抚摸,我突然之间心中发酸,眼睛不由得湿润起来,只想扑在她的怀里好好地哭上一场。

    昨晚那个梦对我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让我现在犹自恍惚,恍如犹在梦中。

    花小芬柔声问道:你这是在哪里撞的撞到了什么地方啊

    在家里,撞在了门上。

    你干嘛和门过不去

    我也没想到这样,可能走的速度快些,不小心才撞成这样的。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和人家撞车了呢。

    没事,我去吃饭,你吃过了吗

    我已经吃过了,你快去吃吧。

    我轻车熟路来到餐厅,把餐桌上的牛奶面包茶烧蛋席卷一空,全部卷进了肚中。

    等我吃完早餐,花小芬对我说:要不你今天别去上班了。

    为何

    你看你头上的伤。

    不要紧的,不就是起了个包嘛,过几天就好了。

    你不要去了,你在我这里好好休息休息吧你看你这段时间,瘦的都不成人样了,今天头上又被撞成了这样,你不要去上班了。

    不要紧的,让我在家,我会更加憋闷,还是去上班吧,那样心里会踏实些。

    我边说边朝外走去,花小芬看劝解不动我,只好紧跟在我的身后。

    到了单位,高亭这厮首先拿老子开起了涮:哈哈,吕哥,你怎么变成了个老寿星了

    我不解地问:老寿星

    是啊,过年过节家里贴的年画上,老寿星的额头都是和你现在的额头一模一样的。

    奶奶的,这厮如此一解释,周围的其他同志立即明白过来,顿时都哈哈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