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3、心理战-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33、心理战

    当确定霹雳丫不来了后,我心里大呼万幸的同时,老脸不由得有了些喜色,便不住催促服务员快点上菜。

    没想到我的这些细微变化,被李感性逮了个正着,气的她狠狠地白了我几眼,我顿时又老实了起来。

    醉月楼不愧是高档酒楼,菜品既好又上的很快。

    满江大哥征询李感性和我的意见到底是喝什么酒我们一致选了杏花村,满江大哥哈哈笑道:嗯,我也想喝杏花村,醉月楼的杏花村那可是特供酒,口感极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感性突然改变话题,似乎是漫不经心地问满江大哥:温萍和她男朋友进展怎样

    满江大哥一愣,反问道: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哦,温萍和我简单说了说,我想再问一下详细情况。

    哎,散了,没成,妮子和我那个学生交往了一段时间后,说什么也不再和他交往下去了,害的我那个学生到现在还没有走出失恋的阴影呢。

    我一时听呆了,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惊讶地看了看满江大哥,又惊讶地看了看李感性。

    晕,李感性正用美目紧紧地盯住我呢,我急忙躲避她的眼光,惊慌地低下了小脑袋,李感性抿嘴笑了笑。

    我端起酒杯来,想一口喝干,但老是回想着刚才李感性和满江哥的对话,霹雳丫的身影老在眼前晃,心中又酸又疼,忽地一下将酒倒进嘴里,想一口吞下去,但不知道怎么搞的,却是呛到了气管里,我立即将脑袋扭开背离桌面,低下头剧烈地咳嗽起来。

    大聪,你怎么了满江哥问道。

    我边咳边说:没事咳咳呛了一下咳

    李感性没有说话,只是抿嘴笑着看着我,末了才说:总是毛手毛脚的。

    听说霹雳丫和那个狗日的学者散了,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巨大喜悦,我不由得暗骂自己是个小人。忽地又想起了康警花,心中不由得又绞疼了起来。

    李感性又和满江大哥交谈了起来,但这次却是换了个话题,不再谈霹雳丫了。

    又喝了几杯酒之后,李感性突然又对满江哥说道:让温萍过来吧

    满江哥摆了摆手道:算了,她要来早就来了。

    李感性很是自信地笑了笑,说道: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我再给她打个电话。

    说着她掏出了手机又拨通了霹雳丫的手机,这次却是一拨就通了,听到霹雳丫的手机通了,李感性还故意往我这边靠了靠,意思是她和霹雳丫的通话,最好能让我听到。

    霹雳丫的手机响了几声后,终于接通了。

    李感性道:温萍,你在干嘛呢

    那边传来了霹雳丫的声音:我在家里。

    霹雳丫的声音很低很轻,使我都不相信是她的声音了,那个一贯说话高声高嗓风风火火的霹雳丫怎么变得如此纤纤细娇柔了

    温萍,我们现在就在醉月楼呢,你过来吧。

    我我还是不过去了。

    过来吧,就缺你了。

    不了

    我感觉霹雳丫在说这不了两字的时候,似乎是在前瞻后顾。

    没想到李感性接着说道:什么不了你快点过来吧,我们可是等着你来呢,不见不散。

    李感性故意把不见不散四个字说的很缓很重,说完她不待霹雳丫作何反应,就忽地一下把手机挂断了。挂断手机后,她趁满江大哥不注意,很是恼怒地白了我一眼,让我更加忐忑不安起来。

    李杏,怎么样啊妮子是不是还是不过来啊

    她说了,她等会儿就过来。

    我晕,她和霹雳丫通话的内容,我可是听的一清二楚,霹雳丫绝对没有说过要过来,她怎么就这么肯定霹雳丫会过来呢

    我不解地看着李感性,脸上肚中充满了困惑。

    李感性觉察到了我在看她,又是趁满江大哥不注意,扭头侧目对我做了个咬牙切齿的表情,随即伸手在桌底做了个扭十字花的动作,俊脸和颜悦色但美目饱含愠怒地对我说:不要傻坐着,快点倒酒。

    我急忙诚惶诚恐地起身斟酒。

    我刚一一斟完酒,只见李感性又摸起了手机,我以为她是打给别人的,但电话接通之后,她却说道:温萍,刚才我忘了告诉你,我们在醉月楼顶楼的贵妃醉酒厅,你快点来吧

    说完这句话后,她又立马扣断了电话。

    我晕,狂晕,她这又是打给霹雳丫的,她为何刚才不直接说完,却是在说了个不见不散后立即挂断电话,隔了这么一会儿,又回拨了过去,告诉霹雳丫我们所在的具体位置,李感性这是在玩的哪出心理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