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4、如履薄冰-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34、如履薄冰

    我心中暗道:李感性啊李感性,你就折腾吧,你还是不了解霹雳丫的脾气性格,你如此煞费苦心地要把她叫过来,我估计很有可能都是徒劳,因为霹雳丫的脾气是霹雳的,性格是一根筋的,她太有主见了,不会受人摆布左右的。

    就在这时,贵妃醉酒厅的房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从这轻轻的敲门声可以判断,很有可能是酒楼的服务员。

    随后房门被轻轻地打开了,从外边进来了一个人。

    这人穿着一件藏青色的时尚外套,梳着整齐利索的马尾辫,戴着的一副眼镜更能衬托出她的文静娴雅,俊脸白皙凝脂的皮肤使屋里的亮度更是增加了不少,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来人正是霹雳丫。

    李感性马上站了起来,走上两步,紧紧攥住霹雳丫的手,呵呵笑道:妮子,你终于来了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你来啊

    满江大哥也道:来,妮子,快点坐下。

    此时的霹雳丫显得有些忸怩拘谨,甚至有些微微含羞,雪白的脸颊飘上了两朵彩霞,玉面雪颊顿时变成了桃面粉腮。

    此时,我也不得不站了起来,装出一副儒雅的派头,脸上挤出笑容估计也是苦笑,很有礼貌地说:你也来了

    没想到我这一站起来和霹雳丫打招呼说话,本来有些忸怩拘谨甚至害羞的霹雳丫,听到我的话后,忸怩拘谨甚至害羞的表情倏地消失了,马上恢复了以前的霹雳样子,只是目不视我地冲我点了下头,微微一笑,显得和我就是一般的不能再一般的朋友,使我的心顿时瓦凉瓦凉了起来。

    她的微微一笑平淡无奇,但我隐隐约约感到这平淡无奇的微微一笑下边,似乎隐藏着浓浓的皮笑肉不笑,这又使我不由得背上又冷又麻,甚至有些害怕。

    恢复了常态的霹雳丫,身姿更加优雅,神态更是落落大方,和李感性说笑着坐了下来。

    霹雳丫有意往满江大哥和李感性的中间坐,但李感性表面似是无意但暗中却很有意地将霹雳丫按坐在了我的身边。

    我小眼微撇,发现霹雳丫比以前更加瘦削了,原先的苹果脸变成了现在的瓜子脸,原先眉宇间的快乐朝气变成了郁郁寡欢。我不由得心中发颤,阵阵抽搐,似在滴血,心疼无比。

    霹雳丫坐下后,很是明显地挪了挪身子,离的我远了一些,只顾和李感交谈着,对我置若罔闻,根本就没有用眼角扫我一下,就像我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李感性早就对我和霹雳丫之间的事了如指掌,清楚了然于胸,但满江大哥看到霹雳丫对我的态度竟是如此冷淡,有点看不下去了,眉头微微皱了几皱,最后终于忍耐不住,开口说话了:妮子,要有礼貌,不要对大聪这样嘛。

    哦哥,我对他没有怎样啊

    霹雳丫边狡辩着边不得不冲我看了一眼,这是她进门后第一次用正眼看我,这让我的心里更加酸酸地难受。

    霹雳丫这一用正眼看我,方才发现了我额头上的大包,定睛看了一会儿,顿时柳眉竖立,秀眸圆睁,很是吃惊地问:你的额头怎么了

    霹雳丫的语速很快,但语气中却是充满了关心和挂怀,这让我瓦凉的心中有了一丝温暖。

    哦,我不小心撞了一下。

    没事吧

    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霹雳丫听我说到这里,便又扭过脸去和李感交谈了起来。

    霹雳丫刚才对我的这一番关心问候,满江大哥的脸色也舒缓了起来,看霹雳丫和李感性聊的正欢,我举起酒杯来和满江大哥连干了几杯。

    突然,李感性故意大声对我说:大聪,你怎么光顾着自己喝酒啊来,快点倒酒。

    李感性今晚老是玩心理战,让我学习进步了不少,她的话声刚刚落地,我顿时心领神会,立即欠腚站起身来,拿着酒壶开始逐一倒酒,重点是要给霹雳丫倒,我给她倒了个挂灯泡。

    数数在座的每个人的酒量,就我的酒量最差,霹雳丫的酒量也很厉害,最起码喝我没有问题。

    霹雳丫来了之后,我说话格外谨慎了。不谨慎不行,一旦让她霹雳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因为我能感觉到她心中的哀怨愤恨之气向我紧紧逼来,使我感到有些窒息。

    别看这丫在和李感性谈笑风生,但我肯定,我只要一个不注意,有个闪失,让她抓住我的小辫子,那我可就惨了。即使守着满江大哥和李感性,她也不会给我留任何情面的,因为这丫忍的实在太久了。

    我只能是小心谨慎,如履薄冰,言谈举止格外慎重,不能留下任何的小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