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5、奇袭手中现-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35、奇袭手中现

    李感性又对我说:大聪,你明天一早就要到外地学习去了,酒少喝点,不要喝对了,别耽误了明天的行程。

    嗯,好的。

    满江大哥和李感性的酒量当真是超群,喝到现在每人至少八两杏花村了,但也只是脸色微红,并没有其它的什么酒态。

    霹雳丫来了之后,气氛更是浓兴了很多,李感性的酒兴似乎更大了些,频频举杯,带着霹雳丫喝,推杯把盏之间,霹雳丫也喝了接近半斤杏花村了,她已经与我今晚喝的量基本持平了。

    这时,李感性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对满江大哥说:李老师,我还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谈。

    什么事说吧。

    哦,好,要不这样吧,等会儿咱们到一楼去喝茶,喝茶的时候,我再单独和你说。

    嗯,也好。

    十多分钟后,我们四个人酒足饭饱,撤离了贵妃醉酒厅,坐电梯来到了一楼的茶馆里。

    李感性要了两个单间,一个单间在北边,一个单间在南边,李感性似是漫不经心地对我和霹雳丫说:我要和李老师谈件很重要的事儿,你们两个在北边的单间里喝着茶等一会儿吧

    霹雳丫一听,立即拔步向外走去,边走边说:我还是先回家去吧。

    温萍,你等一会儿,等会我们一起走。

    不了,我先回去。

    温萍,现在都很晚了,你自己回去多危险啊

    没事,我很快就到家了。

    霹雳丫说话语速快,走路的速度更快,她脚下不停,现在已经快要出门了。

    李感性顿时有些着急起来,拔步向她追去。

    满江大哥发话了:妮子,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啊让你等一会就等一会儿。等会和哥一块回去。

    关键的时候,满江大哥的话很有份量,霹雳丫终于停止了步子,但半个身子已经出了门。她慢慢地转过身。

    她刚转过身来,李感性已经追上了她,伸手拉住她,就往回拽她,边拽边说:听话,等一会我们一起走,一个人走黑路不安全的。

    她边说边拉着霹雳丫走进了北边的单间茶室里,随后又走了出来,给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我快点儿进去。

    我急忙屁颠屁颠地走了进去,只见霹雳丫静静地坐在里边,默不作声,也不抬头看我。

    我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悄无声息地坐在了她的对面。

    这个单间应该是情侣茶室,里边只有一个四方形的红木小方桌,小方桌的北边是个圆形的玻璃窗,南边就是门了,东西两边分别摆放着一个单人红木沙发,整个布局古色古香,透着浓浓的书香之味和儒雅之气。

    霹雳丫掏出手机来,放在手里不停地拨弄着,也不看我,也不开口说话。

    我更是无语,怔怔地看着她,希望她能抬起头来,但她就是不抬头。

    我手足无措起来,伸手也在身上摸着,也想让手里拿个东西拨弄一番,省的这么干坐着尴尬。

    这是老子第一次在女子面前这么尴尬,以前的贫嘴呱啦舌和死不要脸的无赖痞性,都消失的荡然无存了,就像一个刚出校门不谙世事的大男孩。

    我心中暗道:吕大聪啊吕大聪,你怎么变得这么衰了越来越没有出息了,你要拿出以前的那种无赖嘴脸和蜜舌唇剑来才行。

    越是给自己打气鼓劲,越是不安起来,更加地手足无措了。

    两只爪子摸索的时候,左爪突然摸到了手机,刚想把手机拿出来,忽地看到了霹雳丫手中的手机,灵感突显。

    奶奶的,既然对面手难牵,当面无话谈,那老子只好来个暗渡陈仓,奇袭手中现了。

    你丫不是拨弄手中的手机吗那好,老子就借用你丫手中的手机打开局面,击碎眼前的尴尬局面。

    想到这里,我顿时有了点勇气,微抖的爪子更加哆嗦了起来。

    我哆嗦着左爪掏出手机来,没敢拿上桌面,放在裆间悄悄地给她发起了短信。

    哆嗦着爪子输完了短信内容,我这里刚按了发出键,霹雳丫的手机几乎就在同时响了起来,把我都给吓了一跳,这短信的传输速度也太快了吧

    霹雳丫更是吓了一大跳,身子都抖了抖,我们两个正在沉默对沉默,寡语对寡语,屋里静的出奇,这声音不大的短信提示音,在此时响起,竟显得犹如惊涛骇浪一般。

    霹雳丫镇定下来之后,低头去看刚接到的手机短信,估计还没有看到短信的内容,只是看到了短信是谁发给她的,明显地一愣,随即俏脸一绷,头未抬,却是翻起眼皮隔着眼镜狠狠地白了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