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7、紧紧地跟着她-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37、紧紧地跟着她

    我唯恐霹雳丫瞧出什么,看完短信后,急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收起了手机。

    霹雳丫喝了口清茶,自言自语地说:不知道李总和我哥谈完了没有怎么还没有出来啊

    我一听,大脑急转起来,和她直接说李感性与满江大哥已经离开了,她会立即起身就走。不说吧,等她知道了,她肯定会不高兴的。

    思来想去,我决定对霹雳丫实话实说,因为我真得不想骗她,我一看到她就心疼,再要骗她,惹她不高兴,我会更加心疼的。

    我实话实说了起来,不过略微地委婉了些:杏姐和大哥已经走了,说是有紧急重要的事不得不提前走了。我这样说法,目的就是不让霹雳丫生李感性的气。

    啊你怎么知道的

    刚才杏姐给我发短信了。

    哦,就是刚才的那个短信吗

    嗯,是的。

    拿过来我看看。

    晕,狂晕,我没有想到霹雳丫会来这么一出,我刚才对她说的与李感性发给我的短信内容有很大的出入,如果被她看到短信内容,我岂不成了在骗她了,那老子岂不也是好心办了个糗事

    我本想说句托辞,敷衍过去,只要不让她看到短信内容就是了。但霹雳丫的手已经伸了过来,手心朝上等待着,很明显这是让我马上把我的手机递给她。

    事已至此,我没有别的选择了,下定决心:该死该活吊朝上,一咬牙掏出手机来递给了她。

    霹雳丫接过手机后,快速地查看了起来,看完之后,整个人就像雕塑一般呆坐在了那里,怔怔地愣神,不说一句话,没有任何的动作和表情。

    我忐忑不安地悄悄观察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片刻之后,只听咣当一声,霹雳丫把我的手机扔在了我面前的桌子上,接着说道:我倒要谢谢李总的好意了哼。

    她最后的那声哼,发音很重,将心中的委屈和不满都浓缩在了这一个哼字上。

    我急忙抬起头来看着她,但她已经站起身来向外走了,我只看到了她的侧面,虽是看到了她的侧面,但我也看到了她的眼圈很红,眼泪也已经流了下来。

    我大吃一惊,快速地站起身来,忙问:你干什么去

    你管我干什么我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话音未落,她已经快速地走了出去。

    我急忙也紧跟着她走了出去。

    霹雳丫走路的速度很快,转瞬之间,她已经拉开了我四五米,我急忙迈着小碎步朝她追去。

    从醉月楼里出来,霹雳丫越走越快,看着她的背影,我感觉现在的她已经变成了个火药桶了,随时随地都会爆发。

    但我必须要跟着她,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她一个人回家很不安全,况且,李感性在短信的最后交待我一定要把霹雳丫安全地送回家。于情于理我都必须紧紧地跟着她。即使李感性不这么交待,我也要紧紧地跟着她。

    今晚天空黑的出奇,刮到脸上的风也很凉,竟使人感觉冷飕飕的。

    我不由得朝天空看了看,竟然看不到月亮和星星,难道是阴天了

    我将走路的速度提高到了极致,还是没有追上霹雳丫。

    奶奶的,这丫有一双举世罕有、美轮美奂的双腿,不但美的出奇,而且走路也是快的出奇。

    我只好甩开小碎步,跑了起来,这才慢慢地追上了她。

    我对她说:你不要这样嘛,杏姐也是好意

    她不理我,仍旧是快步朝前走着。

    我紧跟着她又道:你不要怪杏姐,要怪你就怪我吧。

    霹雳丫忽地站住了,又猛地转过了身,由于我一直是小跑着,惯性很大,险些撞到了她的身上,急忙来了个紧急刹车,刹住了步子,急忙又后退了一步,喘着气不安地看着她。

    霹雳丫大声对我说:我没有怪她,我刚才就已经说了,我不但不怪她我还要谢谢她的好意。

    晕,这丫开始口是心非了,把话反过来说了。

    我有些着急起来,忙道:你不怪杏姐那你为何生这么大气啊

    霹雳丫的声音更大了,已经有些咆哮了起来:我愿意生气,我就愿意生气了,你管的着嘛

    她说到最后,咆哮的声音已经有了明显的哭腔,夜色虽然很暗,但我还是很清晰地看到了她的脸颊上亮晶晶的,这丫的眼泪在狂流着。

    我既心疼又无奈地说:你不要这样嘛。

    我爱怎样就怎样,不用你来管。

    她说着就又转过身去,快速地向前走去。

    我只好又小跑着在后边紧紧跟着她。

    霹雳丫忽地又站住转过身来,声嘶力竭地对我吼道:滚,你不要跟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