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0、雨中哭诉-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40、雨中哭诉

    霹雳丫把我推倒在地上,仍是很气恼地猛一跺脚,也不管瓢泼大雨了,一下子就冲进了浓密狂急的雨帘中。

    她在大雨中不管不顾地快速向前走去。

    我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声喊道:你干什么去

    她也不说话,而是只顾往前走。

    我紧跑几步跟了上去,大声说道:你不要这样嘛,我不那样了行不

    她不理我。

    现在的雨还没有停,可能一会又要打雷打闪的,我们还是回到原地去躲避一番,等雨停了之后再走好吗

    她仍旧是不理我,步子反而走的更加快了。

    我上前拽住她的衣袖,哀求地说:我求求你了,赶快回去避雨吧,我绝对不再触你一手指头了。

    她猛地挥动手臂,将我的手甩开,忽地转回身,就站在雨里,不知是激动恼怒还是伤心哭泣,胸口剧烈地起伏着,透过密集的雨帘我看到她正愤怒地看着我。

    我现在不敢说话,更不敢上前去拽她,就那样怔怔地看着她,不知所措地呆呆地站立在那里。

    沉默沉默再沉默

    周围除了雨声还是雨声大雨滂沱,把我和霹雳丫浇成了个雨人,路上基本没有行人和车辆,即使有也都找地方避雨去了。

    足足沉默了好大一会儿,霹雳丫缓缓说道:吕大聪,你真卑鄙。

    我一愣,虽然雨声很大,但她说的话却是字字犹如火箭一般,穿透密集的雨帘,一个字不少地都钻进了我的耳朵里,敲在了我的心坎上,听的真真切切,震的心似滴血。

    我不由得问道:我怎么卑鄙了

    你不但卑鄙,还更加无耻。

    此话怎讲

    我问你,要是你女朋友还活着,你还对我这样吗

    你女朋友没了,你这又想起我来了是不是

    吕大聪,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你这样做是不是卑鄙无耻

    我问你话呢,你哑巴了

    你不要误解我。

    哼,我怎么误解你了

    今天是碰巧我们坐到了一起,杏姐也是也是好意,你真的不要误解。

    我误解你那你刚才对我做的那些,是不是你应该做的

    我晕,她又提起了我刚才亲她的事,我急忙说道:对不起,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不是故意的我和你是什么关系我和你只是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关系,你凭什么亲我

    说到这里,霹雳丫的话音中又有了哭腔。

    我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是情不自禁。

    情不自禁

    嗯,我真的是情不自禁。对于这一点,老子是百分之一万地肯定。

    霹雳丫突然哭着问我:你还记得欣然心语吗

    记得,我永远都会记得。

    霹雳丫听我说完之后,忽地举起双手来紧紧捂住自己的脸,想压抑控制住自己,但仍是呜呜泣泣地哭出了声,并且越哭越是伤心,整个人都抖栗了起来。

    我看着她哭的很是伤心,心疼无比,想走上前去,将她揽进怀里,但又不敢,只好站在原地不动,揪心地看着她不知所措。

    我现在顾不得什么雨不雨了,也更不管雨有多大了,我现在什么也不管不顾了,只管眼前的霹雳丫了。

    但我真的不知道对她说什么好,因为她的每句话都说到了点子上,我能做的除了哑口无言就是木橛子般傻站着。

    霹雳丫终于控制住了呜呜泣泣,伤痛欲绝地对我说:在欣然心语里,我曾经对你说过,我在22岁之前是不谈恋爱的,当我和你说这话的时候,我我刚刚过完了22岁的生日

    说到这里,她哽咽地又说不下去了,缓了几缓又道:当时在欣然心语和你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哭的很是厉害,因为我长这么大,直到遇上你,我才有了心动的感觉。我当时虽然哭的很是厉害,但我的内心却是幸福的,在欣然心语的那一次,是我从小到大最幸福的一次但但是

    她又哭的说不下去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她才又泣声说道:但是第二天,你却去了冼梅的家呜呜过了不久,你又和康晓茗走到了一起现在康晓茗不在了,你又想起我来了,我是什么你说,我算是什么呀呜呜

    说到这里,霹雳丫放声大哭起来,越哭越悲,她索性也不再压抑自己了,哭的双肩剧烈抖动,泣不成声,哀怨神伤,天地动容。

    霹雳丫的这个样子,让我心疼的颤抖,我早就已经难过地流下了眼泪,雨水和泪水交织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