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4、阿梅去看康警花-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44、阿梅去看康警花

    就在我坐在沙发上悲伤哀痛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大聪,你从深圳回来了

    直到这时,我才听出了是李感性的声音。

    我有气无力地衰衰而道:杏姐,我这是刚刚进门,回到家里。

    哦

    听李感性的话音,似乎是欲言又止,她想要对我说什么,但似又有顾虑,便没有说出来。

    我一愣,急忙问道:杏姐,你想对我说什么

    哦没有什么。

    没有什么没有什么你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

    杏姐,你到底是怎么了有话你就说啊。

    大聪,今天阿梅来找过我了。

    啊什么阿梅去找过你了什么时候

    半个多小时之前,她刚从我这里走了。

    她找你,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她问了问你近期的情况,她很不放心你。

    她从你那里走了后,说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她她说要去看一下康霄茗。

    啊什么她要去看康霄茗

    嗯,她最后走的时候,我听她轻声说了这么一句。

    她到哪里去看康霄茗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难道她

    嗯,阿梅很有可能是去了烈士陵园。

    听到这里,我泪水狂涌,忽地一下扣断电话,向楼下奔去。

    到了楼下,快速跑出小区,打的向烈士陵园急奔。

    当我赶到烈士陵园后,匆匆向康警花的墓地走去。

    当我拐过几个弯之后,老远就看到康警花的墓碑前,站着一个女子,飘飘长发被风吹的很是零乱,但她浑然不觉,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她那熟悉的背影告诉我,她就是阿梅。

    我轻步缓缓走向了她。

    阿梅阿梅真的是你吗我轻声唤道。

    她缓缓回头,她的脸色煞白,满面泪水,几绺头发被泪水打湿紧紧地贴在她的脸上。

    果然是阿梅我的视线瞬间就被狂涌的泪水模糊了。

    阿梅看到我后,泪水流的更甚,她用牙齿紧紧咬住下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哭声,身子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我急忙走上前去,伸手将她扶住,轻声问道:阿梅,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此时已经悲伤的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阿梅双手捂面,嘤嘤地低声哭了几声,方才抬起头来,颤声说:我我来看看康晓茗她说着说着再也说不下去了。

    我环扶住阿梅的秀肩,她将头趴在我的肩膀上,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呜呜地哭出了声。

    我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仔细看着墓碑上康警花的照片。

    照片中的康警花,身着警服,俊美的脸上荡漾着灿烂的笑容我的视线又被急涌的泪水模糊了,我再也看不下去了。

    悲从心来悲泣哽声悲痛焚身悲戚哀鸣

    天也哽咽地也哽咽康警花静卧墓中,和我永别了

    我再也无法承受心中的巨大悲痛,松开阿梅,踉踉跄跄走上前去,蹲立在康警花的墓碑前,用手抚摸着墓碑,用手轻轻抚摸着她的照片,嘴里轻轻念着阿花,阿花

    瞬间眼前发黑,似乎要昏厥过去,我将头靠在她的墓碑上,悲咽泣声,一下子跪立在了那里。

    哭也康警花泣也康警花悲也康警花痛也康警花

    我似乎已经聆听到了康警花也在哭泣,心疼的几近昏厥,双手抱住墓碑,将脸紧紧贴在她的照片上,只有这样,才能表达我对她的思念才能聆听她的心声才能抚慰她的哭泣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阿梅走向前来,用手搀扶住我,忍住悲声对我说:大聪,起来

    大聪,你不要这样起来呜呜

    大聪你快点起来啊不要打扰她安睡了嘤嘤

    阿梅哭的站立不住,蹲立在我的身边,紧紧地搀扶住我。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阿梅鼻音浓浓地对我说:大聪,你不要这样了好不好康霄茗如果泉下有知她看到你这样子她该多难过啊

    我扭头对她说:阿梅让我呆一会儿

    但我想要说的这句话,连我自己也没有听到。我的喉咙在动,但嗓子里却是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阿梅看我这样,急忙问道:你的嗓子怎么了

    我嘴唇动了动,仍是无法说出话来,喉咙堵得难受发不出声来。

    阿梅大吃一惊,奋力把我拽了起来。

    不行,走了,不要呆在这里了。阿梅催促我离开这里。

    我痴痴呆呆地看着墓碑上康警花的照片,不忍离开。

    阿梅看我这样,更加着急,用力拽着我向烈士陵园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