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9、天大的冤枉-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749、天大的冤枉

    接下来,我就开始了解这个小jb分理处的具体情况。这一了解之下,才感到这个分理处的规模不但小,而且人员配备也不齐整,比城东分理处差多了,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

    奶奶的,显得老子也有些掉价,操。

    老子天生惫懒,又不喜欢做些表面文章。现在老子是一把手,在这个小jb分理处里,老子一个人说了算。既然我说了算,那我就要先烧把火。

    我烧的这把火,就是做了一个决定,直接把每天要召开的晨会给取消了。

    奶奶的,天天开什么吊jb会有什么好说的叽里呱啦的烦不烦啊

    虽然上级行明文规定,每个分理处每天都要雷打不动地召开晨会,每个星期还要召开定期的夕会,老子统统把它给取缔了。什么晨会夕会的,一听这名字就烦。县官不如现管,现在老子当家作主了,就坚决把这深恶痛绝的晨会夕会撤销掉,把它打入万丈深渊,让它万劫不复。

    有些读者可能不知道夕会是个什么吊东东,在这里解释一下,先说晨会后说夕会,就很清楚了。所谓晨会,就是早上一上班开的会。所谓夕会,就是下班后开的会,夕会夕会就是指夕阳西下的时候召开的会议。

    lgbd,也不知道是哪个狗日的发明的这词,还t的夕会,真够恶心人的。

    夕你奶奶个脚,老子不但不晨,还坚决不夕,谁能奈何老子乎

    为了花小芬的副职问题,我三番五次地找李感性,最后李感性给我打来了电话。

    大聪,我对花小芬的情况做了个全面的了解,她不太适合给你当副职。

    杏姐,我费了那么多的口舌,你就看在我的唾沫星子的份上,让她过来给我当副职吧,我求求你了

    我开始不按正规套路出牌了,有点胡搅蛮缠了起来。没想到我这一胡搅蛮缠,李感性也和我玩起了八卦。

    吕大聪,你想放什么屁,想拉什么屎,你瞒得了别人,你瞒不了我。花小芬的老公去了美国留学,她自己独守空房,你非把她弄过去给你当副职,我看你就是目的不纯,你是把她弄过去给你当副职呢还是把她天天晚上弄到你的床上去呢

    我晕,这纯粹是陷害革命干部,诬陷党的好同志,老子虽然潜意识里有这个想法,但我却对花小芬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行为。虽然曾经在她的睡裙上留下过圆鼓伦墩的顶印,但那也是在睡梦中发生的误会,并没有完成实质性的进洞探险。

    在我和花小芬的相处上,老子是清白的,也是纯洁的。

    李感性这是天大的冤枉我了,我急忙据理力争起来:杏姐,我绝对没有那个私心,更没有那个龌龊的想法,我再不要脸也不能这么个不要脸法,我和花小芬纯粹是革命友谊,单纯的同志关系,你不要多想。她老公到美国留学不假,但我对她绝对没有非份之想,我真的是纯粹从工作角度出发,推荐她来当这个副职的。

    什么纯粹从工作角度出发你说的比唱的都好听,我早就给你说过,你分理处的副职,必须要懂会计业务,你非要推荐花小芬,我看你就是别有用心,目的不纯。

    我急的汗都下来了,想起我离开城东分理处时,花小芬眼圈红红的样子,禁不住说道:好,杏姐,既然花小芬不适合当副职,那把她调过来当客户经理总可以吧

    不行,坚决不行。

    杏姐

    你少废话,这个问题你就不要再和我谈了,我不会让你达到目的的,你就省了这条心吧。

    说完,吧嗒一声,她就把电话扣下了。

    我懊恼地用双手使劲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因为李感性的确是冤枉我了,我越和她解释她越不信,越解释越是稀里糊涂。

    我推荐花小芬当副职是感觉她能胜任,推荐副职不成,把她调过来当客户经理,也算是答应了花小芬的请求。但李感性就铁定认为我动机不纯,说什么也不答应。我本来想帮花小芬一把,没想到却是帮了个倒忙。我做的这一些,多亏没有提前和花小芬明讲,不然,我真的没法和花小芬交代的。

    此事就此打住,再也不敢和李感性提花小芬了,副职的人选她爱怎么选派就怎么选派,反正这都是公家的事,又不是老子的家事,何必这么较真呢。

    又是几天之后,我正蹲在办公室里喝着大茶,突然外边的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听动静来了不少人。

    我刚将架在桌面上的两只脚蹄子放了下来,来人就进屋了,第一个进来的是李感性,第二个进来的是上级行会计结算部的陈总,第三个进来的竟然是霹雳丫。